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302章
游戏下载

论:如何正确地结仇

时间:2016-10-24   word格式下载

这是一座宽广程度大到令人惊叹的停机坪,以陈锋的眼力之强,从他们所站立的位置上看去,无论哪一个方向都一眼望不到边。

唯有在视线的尽头,模模糊糊能看到地平线上隆起的山峦,那毫无疑问已经在十几里地开外。

可就是如此远的位置上,居然也有庞大的超级飞行器停靠,甚至在肉眼观感中,论雄伟恢弘程度,两者之间竟没有太大差别。

实在是,超级飞行器太大个儿,数量也是太多,一艘艘如同登上陆地的超级战舰,被粗壮如摩天大楼的架子支撑悬停于半空,大型运输车辆和坦克、装甲车从下方行走时,恍如彪形大汉身边爬行的小耗子那么不起眼。

一道道宽度超过两百米的通道贯穿整个停机坪,数不清的部队急匆匆往来,一部分战车正沿着上百米长的坡道缓缓开进飞行器的腹部,成群的雷霆战士穿着外骨骼战甲列队行进,一切显得井然有序。

而陈锋他们六个,此时也都穿了简陋的外骨骼战甲,排在一列长长的队伍中间,往停靠的步战车里面登入,正是一半杂牌军一半正规军的编成方式,两两搭配。

眼瞅着,再有十几组人就要轮到“天烽战队”了。

陈锋心中一紧,如果上了战车,必然重蹈覆辙,再想离开根本不可能。

他冲着五位迷茫的同伴打个手势,简短急促的说道:“我们是在模拟实景作战中,上车就死定了,必须设法摆脱约束控制,设法找到破局的关键。”

他把“伞降训练卡”一亮,看到上面倒计时的数字“88”,众人瞬间懂了。

虽然更多事情不清楚,却可以肯定陈锋必然知道详情,相信他的话照做就够了。

“必须脱离队伍吗?”李猫盯着他问。

陈锋肯定的点头,她眯起眼睛四下里环视一周,特别在高处警戒的炮塔和周围短枪严肃巡视的宪兵身上停留。

新鲜的东西太多了,简直彻底颠覆他们以往对里世界武装力量的猜测,常规的战车不提,配备到个人的外骨骼战甲,还有十米高的机甲存在,一下子将战争形态拔高到科幻的地步。

几个男生都觉得眼睛不够用,顾英男差点当场离队,跑去研究下那些装备的神经传导和协同机动是如何实现的……

李猫目光一凝,低声道:“装病,闹事!”

陈锋心领神会,一指头戳在大眼的腰间,那厮愣了下,随即抱着肚子惨叫起来:“哎吆!哎吆!特么疼死哥了,不行不行我好像食物中毒了,我要去医院!”

他把腰弯的跟大虾相仿,叫声惨烈凄厉,登时惹来周围人齐刷刷的目光注视。

陈锋一把扶住他肩膀,“焦急”的问:“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一定是来之前吃的东西被病毒污染了,快点,马上找医生!”

王彬也凑上来,左右一起架着大眼离开队伍,吴伟斌绷紧脸皮在前头开道:“麻烦大家让让,我们的伙伴突发急病,需要赶紧治疗!”

大多数人一听“病毒感染”几个字,顿时避如蛇蝎一般赶紧躲远一些,生怕被他们给传染上,虽然大多数都能治疗,可后遗症有多严重谁都没底啊!

那些类似“雷霆战队”的雇佣兵多半不想管,雷霆战士们也一时弄不清,眼睁睁看着他们六个跑出队伍。

正在指挥人员分配的一名大队长看到了,扳着脸不耐烦的呵斥道:“你们搞什么哪?有问题不早点说,非得等到这会儿才闹腾,净特么添乱,滚滚滚,赶紧走远点!”

他那嘴脸,分明是对这类乡下杂牌武装很是瞧不上眼。

陈锋巴不得他这样,表情僵硬的冲对方咧嘴一笑,簇拥着惨叫连连的大眼急匆匆往后边跑。

只要能暂时混过去,他不在乎被人鄙视。

眼瞅着就要离开这一区域登机队伍,前方忽然光影一暗,一台机甲叉开粗腿咣当站到前方,拦住他们的去路。

“慢着,你们几个,想上哪儿去啊?”

瓮声瓮气的声音透过扬声器传来,懒洋洋粗糙嗓门,语气之中充斥戏谑,很是不善。

陈锋感觉咋那么熟悉?抬头一看刷在胳膊和胸口的编号,顿时心情大坏,尼玛居然是“kz48”,老熟人!

这家伙很不好糊弄,而且做事粗暴蛮横,根本不和你讲道理。

“难道上边某个家伙存心不想让哥们顺利过关?”

陈锋暗暗吐槽,脸上维持僵硬的表情,冲对方道:“我们一个队员突发急病,需要马上接受治疗,所以……”

没等他说完,“kz48”一挥粗壮机械手臂,嘿嘿冷笑道:“行啦行啦,别他娘的瞎扯淡!胆小怯战就明说,装病找借口,这么低级的手段都敢使出来,老子很佩服你们的胆量啊!”

……您呐到底是看不起还是瞧得起啊,不觉得话说出来很矛盾么?

陈锋还想辩解两句,试图把这家伙糊弄过去,不料“kz48”根本没打算多费唇舌,两条手臂一抖,哐啷直接亮出装配在上面的粗大枪管,黑洞洞枪口对准他们六个。

“别动,谁敢乱动,老子一炮干掉他!”

你大爷!

陈锋一伙人心中是万匹神兽狂奔,怎么会遇上这号混蛋?!

“kz48”冲着旁边几名宪兵招呼一下:“你们几个过来,把这些试图临阵脱逃的家伙押送到禁闭室去!等到了空降作战的时候,把他们编入突击队里打头阵。”

“是!”

几名宪兵痛快的应命,满脸不屑的冷笑着用枪炮指着陈锋六人,先把他们摆在外头的武器全部缴械,催促推搡着往登机舷梯上走。

王彬急赤白脸的叫嚷道:“干嘛干嘛,你们还讲不讲道理,有没有王法?生病都不许看医生,你们这是公然践踏人权,漠视人命!”

嘴上那么说,身体乖乖的转过去往回走,嘀嘀咕咕的不情不愿,被强迫押送着单独上了飞行器。

后边传来一阵哄笑,许多雇佣战队幸灾乐祸,言语之间颇多嘲讽。

都到了这种地方、这种时候,才想起来要撂挑子回头,怎么可能嘛,活该被收拾。送进突击队,那是死定了的。

陈锋明面上脸色都很难看,暗地里却较为欣喜,这种结果已经算比较理想了,起码不用被困在步战车当中。

超级飞行器个头硕大,若是解决了推力和密封问题,估计能直接当成宇宙战舰来使用,上面的设施齐全,有单独隔开的禁闭室,空间起码几十平米,六个人都塞进去也显得很宽松。

墙壁和门户栅栏有单独力场护盾发生器笼罩,想要硬闯出去那是做梦。

相应的,所有信号也都被隔绝,只能通过外面的监控或人员眼睛监视。

几名宪兵把人塞进去,设置好禁闭措施,冷笑着转头离开。

陈锋扑到栅栏上试探着拍了下,立即被护盾毫不客气的反弹回来,站在外头的警卫只是冷冷瞥了一眼,就扭开脑袋,表示不惜的搭理他们。

“这样最好,可以放心好好说话。”

陈锋松了口气,回去靠着墙根坐好,然后将截止到目前收集到的信息全部告知五人。

这花去了他们足足二十分钟,再各自提问、回答之后,半个小时过去了。

“这么说来,我们至少要解决三个问题,才有可能完成整个训练任务过关,避免遭受惩罚。”

李猫竖起三根指头,上来先把大伙儿吓了一跳。

“惩罚?!这是奖励的训练卡好不好,难道还能跟正式任务一样啊!”大眼首先就不干了,这特么也太欺负人了。

李猫冷笑道:“你以为一个区区青铜宝箱开出来的东西,能值几个黑晶石,怎么会提供这么庞大的训练计划?你知道整个过程中,我们收集到的信息打包出售,可以换来多少黑晶石?成千上万!”

调音师总务从来不会做亏本买卖,调音师与魔音师的存在是对立而对等,有多大的奖赏,就有多大的难度,这个规则牢不可破。

大眼沮丧的耷拉下脑袋,叹道:“那还怎么玩啊,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嘛!”

陈锋描述的情况太吓人,特么动不动就是毁天灭地放大招,除了机甲生存几率较大,普通装甲步兵上去等于送菜,怎么赢的胜利?

李猫不理他,目光一扫其余几人:“还是那句话,上边的家伙不可能发布无法完成的任务,只有难度的差异。我们这次名义上的训练作业,那么首先就得找到正规的空降机会,而不是在袭击中随着飞行器残骸一起坠毁,或者被迫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搭便车。”

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们没有记忆,这也不重要,找出问题才是关键。

陈锋恍然明白过来:“不错,从登机到伞降一系列过程走一遍,才算完成训练。但这么一来,我们得解决遇袭之前的防护罩故障问题。”

李猫点点头:“这个问题最为关键,想要让庞大的飞行军团同时全部失灵,这种技术手段和行动执行力,绝非一般小打小闹能够完成,背后必定有一个庞大的群体暗中主导,而且还是我们之前认识或知道的。”

“熟人?谁?!”


张宁在漫长的游戏生涯里,已经励志以消灭祸害为己任了,但是,现在他发现,不当祸害,有些事情还真是难办。

没有办法,去年的校园赛强队,能接最好还是接一波。

但是,韩笑说的这个“仇恨”绝对不够——不但不够他们输掉以后不大肆宣扬,甚至都不够人家同意和他们打的。

虽然他们在练习赛上赢了博学校队,但那毕竟只是一场练习赛,没有往年成绩拿出手,人家凭什么和你接队训练?

张宁看他们一张张为难的脸,只能叹了口气。

看样子,除了博学校队之外,他们确实是找不出什么靠谱的仇家了。

“行吧,那我们决定就接这支战队了,”张宁退而求其次,一边翻资料一边说道,“既然要接,阿笑说的这仇肯定不够……得想办法惹点事……”

“嗯……”全队没有异议。

“惹事,嗯……怎么惹事呢?”张宁抓头。

“我们可以……”陈尧刚起了个话头,就看到张宁和所有队友,都朝着他投来了恐慌的目光。

“不要你惹!”张宁斩钉截铁地把陈尧的话掐掉了。

他们只是要小小地结个仇而已。

陈尧一不小心就搞个大新闻的路子,他们可遭不住。

既然已经被队友们排除,陈尧也不再说话,一个人去一边训练去了。

张宁松了一口气。

“好了,我们继续。”张宁说道,“其实,古往今来,结仇的方法无非也就那么几种,杀父,灭族,退婚,抢亲……”

他一溜说出十几种结仇方案,听得沈照楼他们直往陈尧那边看,

和张宁说的这些比起来,好像还是陈尧的破坏力小一点?

“当然,我说的这些都是结大仇,”张宁看到他们都翻了一下白眼,干笑两声,继续往下说,“我们只需要一点小仇就够用了……”

“比如?”沈照楼问。

“比如他们队长走在路上走得好好的,我跳出来……呔,你不就是那谁家队长吗?就凭你这小样儿也能打校园赛?给爷舔鞋都没资格,哈,哈,哈,哈……”

“……”沈照楼他们面面相觑。

什么鬼!

谁会理他啊!

人家只会想,这哪里突然冒出来的神经病!

张宁手上的资料又翻了两页:“嗯,或者,这样吧,让胡子找俩兄弟,租一辆什么跑车……不,不用跑车,随便来个宝马就够了,开到对方队长面前,说,穷逼,除了会打游戏你还会什么……”

“喂,你剧本拿错了吧?我们是要接队练习!”谢轻名直皱眉。

张宁咦了一声。

然后,他尴尬地摇了摇头。

他手上的资料又翻了好几页……

“这个这个,”张宁很快又兴奋起来,“这个好!简单易执行,效果拔群……”

“什么?”

“调戏他女朋友!”

“我去,这种事你怎么想出来的……”韩笑他们对张宁另眼相看。

“别急啊,又不是让你们真去调戏!做一下样子就可以了,你们看,他调戏过你们楼姐,对吧?你们只不过就调戏回去……说说他女朋友漂亮总没事吧……”

“你确定这样能结仇?”谢轻名实在不理解这个逻辑。

“呐,小说里不都是那么写的吗?”张宁拿起手机,“主角带女朋友去吃饭,来几个不长眼的小年轻,围着女主说漂亮,然后被主角各种打脸……”

“等一下。”沈照楼眼皮猛跳,“你是不是弄反了?”

“没弄反啊!”

“美院附中的队长是主角,我们……是不长眼的小年轻?”韩笑怎么都觉得这设定他无法接受啊。

“不然呢!”张宁理直气壮,“我们必须是主动跳出来的那一方啊!”

“你们慢慢玩吧……”谢轻名脸都绿了,推开椅子训练去了。

胡子、韩笑跟裴鹏天三个人,面对张宁诚挚的星星眼,同时低头,吃面。

只是,他们去扔泡面盒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

为什么每天的垃圾桶里,都有好几种他们没见过的泡面盒子?

……

张宁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派遣一群小萝卜头收集到了完整的资料——就和他之前帮裴鹏天收集绑架罗敬之的妹妹罗静织的计划一样。

同时,队内训练也没落下。

因为陈尧的临战反应,基本已经不用训练了,他的暗网训练直接停下,张宁堆了一大堆的视频给他看。

从现在开始到赛前,陈尧都会处在多看、多想、少练的状态。

谢轻名则被张宁派去勾搭暗网里那位叫做“猜猜我是谁呀”的神秘选手。

因为,按照张宁的说法,谢轻名只要跟他多练练,脸也不红了,心也不跳了,抗嘲讽能力瞬间提升几个八度……

“我心不跳我就死了。”谢轻名对此深表不屑。

又是一天,夜黑风高。

陈尧和谢轻名两个人,被留在训练室,一个恶补视频,增加大赛经验,一个勾搭暗网嘲讽高手,提高二号位的抗嘲讽能力……

其他人则在张宁的带领下,离开了独裁战队基地!

说实话,知道张宁要去找美院附中队长的麻烦,而且还是以那种反派的方式,胡子和韩笑跟上纯属无奈。

沈照楼反正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就当是调整赛前的心情了。

而裴鹏天是看着张宁收集美院附中的资料,收集了那么久,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支持教练的工作,甚至主动请缨打头阵。

哪怕张宁再脑残,那也是他们的亲教练!

美院附中算是江城市比较有名的校队,有自己的训练室,晚上到九点准时结束训练。

他们队长的女朋友,一般会在七点钟就离开。

张宁他们到达的时间,正好是是七点整。

一行人等人、核对照片,很快就锁定了一个从学校门口走出来的漂亮妹子……

“就是她,上!”张宁指着那个妹子,朝着裴鹏天低声说道。

“我靠,小声点,你这架势是怕别人不知道还是怎么着……”韩笑更加无奈了。

夜幕刚刚降下,星子在天空闪烁。

裴鹏天捶了两下自己的胸,就朝着那个女孩子走了过去。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