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358章
游戏下载

乱中取利

时间:2016-10-09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把他搞大了

下一篇: 敲山震虎

“靠,我说怎么能把人都拦住,原来准备的还真够充分啊!”

陈锋小小的吐槽,倒也没有觉得有多意外,真要是想不到这点,“潮流”会所恐怕也干不了这么大买卖,很正常。

一名在这路主持封堵作业的黑衣头目听到了,面露狰狞冷笑道:“想要从我这里出去,做梦!”

他不无得意的瞥了一眼那粗大链子,乃是用铅笔粗的钢筋焊接而成,厚重的门户把手更是拇指粗的钢管,完全是不惜工本的产品,其主要作用是在某些必要时刻,阻挡突袭检查的警用破门工具……

你说你一个都不咋经营违禁买卖的娱乐会所,把个消防门都弄这么结实干毛用啊!

其他黑衣打手也是挺硬气的,各自站直了身板嘿嘿冷笑,直到李猫从后边冒出来,手里拿着饼干大小的玩意。

个头很不起眼,但造型太触目惊心。

“饼干炸药!”

某位看过很多大片的黑衣男失声惊叫,其他人定睛观瞧,立马看到上面插着的微型起爆器,正一闪一闪亮着LED灯,看频率貌似还越来越快。

“妈呀,快闪!”

黑衣打手们轰然四散,没有那个傻瓜冲上来抢夺或拦截,那根本行不通好吧!

李猫毫无阻碍的来到门前,将两块饼干炸药分别贴在一个门轴旁边,随即往侧面闪身躲开。

陈锋嘴角一抽赶紧跟上,猫姐玩炸药的时候最好躲远一点啊。

后边那些哎哟哎哟东倒西歪的客人们也听到了,赶紧手脚并用的往远处爬,可没走出几步远,就听“轰隆”一声短促的爆响,半边门户炸得四分五裂。

陈锋挥手扫开呛人的硝烟,飞起一脚猛地踹过去,“喀嚓”彻底踹开,转身冲走廊里的人吼一嗓子:“这边的门打开了,大家伙赶紧逃啊!”

客人们虽然被震得头昏脑胀,可逃生的欲望毕竟占了上风,年轻力壮的一些摇摇晃晃的回转身,三步并作两步疯狂冲进去,沿着楼梯朝下面楼层夺路奔走。

其余的人也相继醒悟,乱哄哄跟着往外跑,黑衣打手们刚想上来阻拦,陈锋的手一晃,亮出颗进攻手雷,呵斥道:“全都滚开!”

“手雷啊!”

众打手顿时胆寒,血肉之躯怎么能给这等大杀器对抗?哥们已经尽力了,但是木办法啊!

如此一来,整个逃生通道彻底洞开,藏在其他地方的人们也相继钻出来,一看果真有路子,连忙跟上往外跑掉。

铁哥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特别是被李猫拿出来的炸药给震得脑袋嗡一下,好似被雷劈了。

好一会儿,他使劲拍了自己一巴掌,混了多年的江湖居然看走眼,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和半大臭小子玩弄于鼓掌之间,搞出偌大的麻烦,真是失职啊!

他咬着牙,摸出对讲机急忙报告,对面传来白脸男子冷淡的回应:“我知道了,你设法尽量拖住他们。”

到此地步,再怎么神经质的家伙,到底还是职责和控制局面的思维占据上风,那人摸起电话打出去,简短说了几句之后挂掉,脸色变得阴冷如冰。

“哼,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既然敢跑到我的场子里闹事,就要有被彻底干掉的觉悟,小家伙们,你们惹怒我了。”

白脸男子自言自语着,抓起酒瓶子咕嘟嘟灌了一大口,几步来到旁边的机柜前,粗暴的扯下几块硬盘塞进公文包,然后摸出车钥匙,推门而出。

另一边,指挥中心里,庞副局长焦躁的如同热锅上蚂蚁,绕着会议桌来回转圈,偶尔停下点燃一根烟,顶多抽两口,就狠狠碾碎在烟灰缸里。

对讲机突兀的响起:“指挥部、指挥部,听到请回话!”

庞局以二十郎当岁小青年的敏捷身手“唰”闪过去,一把抄起来大声回答:“我是庞伟坤,什么新情况,说!”

对面正是郭威大队长,气喘吁吁的道:“庞局,我大概能确认疑犯,就是那两个少年男女。”

庞副局长一皱眉头,叱道:“你怎么确认的,发现切实有效的证据了吗?”

“没有!”郭威做事十分严谨,李猫昨晚从头到尾都是蒙头,没有找到任何一张正面照片或指纹可以指正,“但我可以拿人头担保,没有人比他俩更像嫌疑人!”

刚刚“潮流会所”发生丧尸咬人,还有陈锋和李猫抢枪事件,郭威已经向他作出汇报,这事儿关系太大,没法隐瞒,只是到庞局这一级暂时给压住,随后也加紧调集兵力赶往“潮流”会所,先头两支精干分队甚至已经冲到楼下。

紧跟而来的报告,更像是坐实了之前的怀疑,可庞局还不敢下决断,没有确凿证据,他无法说服上面的领导们同意全面行动。

幸好郭威又补上两句:“还有,枪已经全部找回来,子弹除了消耗掉的没有任何丢失,另外两名嫌疑人手里还有大威力爆炸物,刚刚摧毁了会所的楼层门户,感染人群已经开始向外扩散!”

子弹有了消耗……

庞副局长立即明白,尼玛肯定发生了开枪伤人事件,这无论如何也隐瞒不住,只能期盼着没打死无辜市民,责任还能小一些。

他猛一拍桌子,当机立断:“你们尽力协助维持秩序,一定盯紧那两个嫌疑人,别让他们趁乱跑掉,支援力量马上就到,我会申请进行全面动员!”

抓人还在其次,一旦丧尸什么的感染者往市区扩散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庞副局长深吸一口气,赶紧去给领导们汇报。

“潮流”会所外面,两辆电动车在距离门口大约五十米的路对米娜嘎吱停住,后边的女骑士下来后,紧走两步上前,狠狠拍了膘肥体壮的前面壮汉后背两下,娇声埋怨道:“你说你一个堂堂天才医生,连辆像样的轿车都没混上,连累老娘骑这破玩意赶路,瞎耽误工夫!”

这俩人,正是从城中村赶来的秋鸿和小牛大夫。

小牛大夫貌似被拍的身体发酥,嘿嘿憨笑道:“这玩意其实也挺方便,还不用担心堵车,目标又小,比较安全。”

“安全个屁!”

秋鸿没好气的喷他,扭脸往灯火辉煌的会所门口看去,发现几辆车争先恐后的猛扎过去刹住,呼啦啦跳下来许多精悍男女,她一眼看出这全都是警察!

紧跟着,两辆奔驰小巴拉响警报疾驰而至,各自在会所两头的路上打横停下,十多名军装警员一涌而出,手脚麻利的设立警戒拦截过往车辆。

秋鸿一跺脚,气愤的叫道:“你看,来晚了吧?里边已经彻底乱套了!”

小牛大夫继续安慰:“不怕,有馨馨暗中盯着,一定能找到他们。”

说着话,他又关切的仔细观察,发现秋鸿的脸色没有其他异常,悄然松了口气。

还好,病情没有迅速恶化,否则就算拼着被抓,他也要冲进去把人找到,设法弄到解救的办法。

两人躲在树影里静静的看着,发现越来越多的警员接踵而至,没多大会儿,连特警都赶了过来,就在楼前展开紧急部署。

就在一些警员准备冲进去时,六楼明晃晃的一体幕墙轰然爆碎,几张沉重桌子翻滚坠落,砸的下边车辆砰啪爆响,防盗报警尖叫声此起彼伏,那叫一个热闹。

围在近处的警员们赶紧往后撤开,向上观望,赫然见六楼窗户破口处人影晃动,转眼有几个黑衣身影歪歪扭扭一头栽下来,“啪叽”摔得闷响十足,胳膊腿的扭曲折断。

可他们居然没有摔死,还歪歪扭扭的爬起来,一瘸一拐迎着警察,嘴巴拉的好似木乃伊也似嘶哑吼叫,扬起完好的胳膊,竟要继续扑人撕咬!

现场指挥镇定的喝令:“全体注意,任何这种可疑变异者越过警戒线,一律开枪射杀,不要有任何犹豫,全市人民的生命安全就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是!”

被吓一跳的警员们咬牙答应,异常坚定的把枪口瞄准那些扭曲家伙的头颅。

据说,只有打头才能杀死丧尸呢。

路对面暗影里,小牛大夫看的真切,身体一个劲儿的颤抖,强压心中激动,颤声道:“没错!就是这种东西,他们一定是一种病毒造成的感染!”

秋鸿脸色惨白,再没之前的妖娆狠辣,仿佛一个彻头彻尾的小女人样,哀声凄婉叫道:“我不要变成他们那副鬼样子!萧佑,你一定得保证,要是我失去人性,就彻底杀死我!”

小牛大夫,或者说萧佑,坚定的望着她脸庞,摇摇头:“你不会有事,我发誓一定要治好你!”

“该死的,听话!”秋鸿急眼了,貌似蛮横的呵斥。

小牛大夫缓慢的摇头:“这次,你要听我的。”

秋鸿从来没见过他有如此爷们的表现,一时间竟有些痴了。

会所内,陈锋又踹开一间包房,看到里面藏着的人正是钟大少一伙儿,顿时乐了:“呦,你们还在呐,正好省了去找你们的麻烦。”

钟大少都吓得尿裤子了,若非那位姓苏的中年男子扶持着,他能直接瘫地上。

孙疤脸也是怕了这疯狂凶狠的少年男女,强撑着问道:“这位朋友,大家没有必死的仇怨,有误会也可以解开,你何必非要把事儿做绝了?”

“别害怕,”陈锋一摆手,“我就想问个问题,你们是怎么把我俩认出来的?”

钟大少以为他要杀人灭口,哆嗦的压根说不出话来。

那苏老师倒是沉着冷静,眼神闪烁着答道:“这是巧合,钟少手边有一份关于您几位在怀玉市的行动录像资料,恰巧又看到了你们在网吧里对战时的直播画面,两下对比,就认出来了。”

陈锋眼睛微眯,端详着他问:“事情恐怕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吧?无论那边还是这边,我们都是化了妆的,这都能比对出来,你本事挺厉害的啊!”

苏师傅僵硬的一笑:“呵呵,都是混饭吃的些许小伎俩,不登大雅之堂,让您见笑了。”

“小伎俩?这可是惊门里的秘传手艺呢,我没说错吧?”

李猫清冷脆声的话音儿一出,苏师傅面色终于大变,目光蓦地森利如刀盯着两人:“你们到底是谁?!”


上一篇: 把他搞大了

下一篇: 敲山震虎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