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352章
游戏下载

彻底乱了

时间:2016-10-09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战吧!

下一篇: 这下尴尬了

不合理,不可能!

铁哥心中惊怒交加的嘶吼,身体在踉跄倒退,一路撞翻沙发和雕花隔断架子,木头断裂的喀嚓响声,绿化植物被撕碎后飞扬泼洒的威势,都向众人表明一个着实难以接受的结果。

他输了一招,败得很惨!

胸口好似被铁桩子夯进去,一股刁钻的力道穿透铁布衫的硬性防御,震荡的他心肺剧烈抖颤,好似突然浸入滚烫的热水之中,挤压搅动之下,几乎令他当场吐出血来。

光是这一点,足有令铁哥惊恐,他练了二十年的功夫居然就这样破了,还是被一招最常见的军体拳,在一个十七八岁的愣头青小子手中实现。

没了这最大的依仗,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根本无法放手搏杀,处处缚手缚脚,早晚还得吃大亏。

最令他难以接受的,明明陈锋半途以手臂带动出军刺,必然卸掉了打击的力道,他又从哪里来的第二道大力,爆发到如此凛冽可怕的程度!

匪夷所思,不合拳理,陈锋又不是什么大宗师,可以信手而发致人死命的绝招,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想不通!

陈锋也感到一点意外。

出拳之时,他脑子里根本没有成功或者失败的念头,在有意无意之间,近乎本能的将精神专注加持在拳力的流转上,脑海中迅即勾勒出一把最为简单的AK47,就在拳头撞击对方胸口的刹那,“枪”射出子弹,一起爆发。

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仿佛是一拳打穿了铁哥的胸膛!

尽管事实上,他的拳面如同砸在岩石上,硬生生搓掉一层油皮,手腕更被反震力冲的产生轻微挫伤,可那打击力道透体而入,甚至连带他幻想的子弹也穿透进去,如真的一般翻滚搅动,产生致命空腔。

铁哥惊骇着倒退出去的结果,足以证明他的感觉真实不虚。

“有效啊,那就再来!”

陈锋得势不饶人,左脚一跺地面,“喀嚓”崩碎小片地板,身体飚射如炮弹,如影随形紧追上去,毫无花俏的当胸又是一拳。

他的姿势,只差喊一嗓子“黑虎偷心”来助威,架势却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另一边,李猫与孙疤脸缠斗在一起。

他们之间没发生任何的碰撞,一个仗着身大力不亏,企图一举摧垮对方的抵抗,一个却凭着小巧轻灵、身法快捷,在满是沙发、茶几、和凌乱花架隔断障碍的空档之间,左冲右突翻腾辗转,快到化成一条影子,别说打中,抓住点衣角都困难!

孙疤脸又惊又怒,口中呼喝数声,再三催动身法招数,依然难以奏效。

他吃惊于李猫的灵敏,简直是一头小号的老虎豹子合一,手脚身条的配合妙到毫巅,变幻莫测,根本找不到相应的规律,更没法从传统拳法里找到蛛丝马迹。

他的愤怒在,李猫居然会偷冷子发出暗器,若非他足够警惕,只怕早已被激射的飞镖命中。

想到铁哥手下那些出了事的黑衣打手,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若是自己也中了招,恐怕下场会很惨!

另外,他还瞥到人墙保护之下的钟少脸色,那是相当的难看,显然对他们一阵忙活都没能拿下目标,感到十分不满了。

拿人家的钱,得帮人家把事情办漂亮,这点节操必须有,他鹰爪孙师傅好歹也是有字号的拳师,不能在这上头载了跟头。

眼见着另一边的铁哥失了先手,孙师傅心中的紧迫感更加强烈,断然下了决定,冲两位关敌料阵的兄弟呼哨一声,发动三面夹击。

陈锋察觉到了,大骂这群家伙不要脸,心里也是焦急,生怕李猫在围攻下吃了亏,手中攻势却更加的猛烈,狠辣!

“嗡~嘭!”

又是一次结结实实的撞击,铁哥以两臂招架住陈锋的拳头,却被透体而入的古怪力量绞碎筋肉也似,骤然丧失所有抵御力道,一个趔趄倒撞在隔断架子上,喀嚓崩碎,对面紧挨着的沙发更是整条飞起来,轰隆隆平推出四五米开外,撞得碎玻璃和酒瓶子漫天横飞,砸的围观黑衣打手狼狈逃窜,嗷嗷叫疼。

“这不可能,你怎么能发出暗劲来?!”

铁哥气愤之下,一嗓子吼出来。

太荒唐了!自己辛苦练拳二十年,用尽全部积蓄,拼上所有心力,甚至要到这些修罗场里来给人当打手,才勉强摸到一点门槛,却还没有真正把握到真髓。

他陈锋一个半大小子,胳膊腿都没有彻底练成,招数更是简陋的一塌糊涂,居然能发出如同暗劲一般的杀伤力,这特么像话么,简直是在嘲讽所有拳师们的努力啊!

不服,大大的不服!

铁哥咬紧牙关,狠狠一抖双臂,瞬间恢复气血畅通,运劲张开两爪,发现竟然有了一点障碍,那股力量跟活物一样盘聚在中招的位置,怎么都无法驱散掉。

太古怪了,这小子特么有鬼啊!

铁哥顿时想起江湖中的旧例——凡是遇到僧道老幼妇孺,都要多加小心,轻易别招惹,因为你不知道他们练得是什么奇招,被暗算了都没地方说理去。

显然今天正好犯了江湖大忌,而且往深里想,人家两个分明是冲着“潮流”暗藏的势力来的,恐怕也明白要面对何等强大的势力,又如何会对他这种看场子的没应对手段?

正所谓汹汹而来,必有所恃,自己心切之下,到底还是没想透彻,大意啦!

只是现在明白也有点晚,他骑虎难下,除了击败抓住陈锋两个以外,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铁哥咬紧牙关,强压下双臂的不适,挥手扫开身上的破碎杂物,一步一步踩得碎玻璃喀嚓作响,周身战意升腾,再次逼向陈锋。

但陈锋却没有继续冲击,他一看十多位黑衣打手都围拢上来,在对方身前形成一道障碍,顿时失去与他们纠缠的兴趣,出其不意的转身扑向一名围攻李猫的武师。

那边三人才合力缩小了包围圈,把李猫限制在一个卡座的范围,逼迫她双手亮出兵器,闪转腾挪的互相攻守换位。

陈锋突如其来的一拳砸到那武师近前,快要碰撞时,拳头却倏地展开,手掌间多了一把正握军刺,乌沉沉刀锋紧贴掌心生命线扫过去。

那武师没想到他如此歹毒诡异,怪叫着仓惶抽回招架的手臂,身形晃动间,蓦地一脚飞起,跟大号锥子似的戳向陈锋心窝。

“靠,还能起无影脚?”

陈锋压根不认识这是什么路数,随口吐槽一句,赶紧往旁边一闪,滴溜溜转了半圈,却又突地扑向另一名武师。

“小心手里刀!”

一记戳脚走空,武师急忙发出警告,被攻击的伙伴貌似从李猫那儿得了教训,早已有所堤防,果断不理陈锋的攻心一拳,仗着双腿长度优势呼呼连续起脚,绷紧的脚尖好似枪刺,破空砰砰爆响。

陈锋连续遮挡两下,震得双臂差点脱臼,心中大骂武打片骗人,特么的谁说随便一巴掌能拍掉人家的踢打,胳膊拧不过大腿是至理名言!

好在目的已经达成,让他这么一番打岔,李猫那边得了喘息之机,从容穿出包围圈,纵身来到他侧面,背靠背的相互遮掩,协同防御。

“哎,你到底打算闹腾到什么程度啊?”

陈锋两眼紧盯铁哥逼进的步伐,语速极快的问道。

李猫回答:“别急,还有人没来齐呢,等彻底乱起来之后,再动真格的。”

合着你老人家还嫌不够乱啊!

陈锋完全猜不透她心里到底盘算着什么,只能无声的一叹,点头道:“好,那就再陪他们玩一会。”

没错,在他感觉上,跟这帮人过招就跟玩闹一样,非是轻松,而是烈度远远不够。

他其实已经习惯了战斗即拼命的方式,对每个敌人只有一种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尽快杀死对方,无论他是人还是丧尸,还是变异体。

如今面对一帮高手,反倒要顾忌尽量别出人命,还得评估李猫需要的进度烈度,出手时难免要有所保留。

而铁哥和孙师傅四个人,也都是以擒拿打伤为目标,根本没有杀人要命的念头,出手的狠辣程度远远比不上老资格冒险者,故而难以产生多大的压力。

反倒是他们四个人,被陈锋和李猫出其不意的变招闹得手忙脚乱,始终无法得逞。

一看两人居然采取守势,没有逃走的意思,铁哥更加郁闷,同时也气愤难平,咬牙暗想:“摆明了瞧不起老子吗?”

疤脸孙师傅则在暗暗叫苦,这回真是碰上硬茬子,闹不好兄弟仨得把命搭上,为挣点钱,亏大发啦!

藏在人堆里的钟少,现在是两股战战浑身哆嗦,牙关碰的得得得直响,恨不能拔腿逃跑。

陈锋两个太彪悍了,在四个高手围攻下还游刃有余,看样子拿下的可能性极低,再看下去难说有没有危险啊!

他左右看看,发现自己这边还是人多,咬咬牙继续坚持,并推搡身边的跟班们:“你们别愣着啦,都一块儿上去,堆也得把这俩家伙堆死!”

一个躲在后面的三十来岁男子眼神闪烁,沉声劝阻:“实力相差太多的人,上去了反而是累赘,容易让他们趁乱跑掉。”

“那怎么办?”钟少貌似对这个留着两撇老鼠胡子的男子尊重些,语气放和气了问,“苏老师,你有什么办法,快说出来。”

鼠须男两颗眼珠子滴溜溜转动,沉吟道:“最好是有能让他们忌惮,不敢随意动手打杀的人过来,把他们先镇住。”

钟少当即摇头:“我是想出头,可他们一点都不怕我!”

他倒是听清楚了前半句,以其身份之贵重,的确没人敢随便要他的命。

苏老师没说破打脸,转换话头:“不用钟少你出面,这里正好有一个可选对象。”

“谁?”钟少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也没看出有谁如此天赋异禀。

“就是刚才在电梯里,给丢出去的那人,他是市局刑警队郭大队长。”

钟少倒是没觉得把个大队长得罪了有啥大不了,赞同的点点头:“官差头目啊,他应该可以,哎呀早知道就留着他了。”

说话间,一个人气喘吁吁的从消防通道推门冲进来,可不就是郭大队!


上一篇: 战吧!

下一篇: 这下尴尬了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