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347章
游戏下载

鹰爪,铁布衫?没搞错啊!

时间:2016-09-3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砸场子的来了

下一篇: 套路挺深

“潮流”会所消息灵通程度,要比一般娱乐场所要高的多,自然知道昨晚发生的命案,到今天为止全市的紧张大搜索种种内情。

可他们自信能掌握局势,不会被那种人混进来而没有任何察觉,同时也做了周密的部署,杜绝任何可能的疏漏。

原来怎么都觉着,那种人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但怕什么偏偏来什么,三个人一亮相,尼玛练家子,高手!

可他们摆明了是冲着自家的两个目标去的,那俩货横看竖看都不像是江湖人呐。

化名为林峰的陈锋,整一个小地方痞子做派,无非游戏上有点天赋,外家可能也打过一些野架,胆子比较大而已。

李猫就更好说了,首先是合适的目标,其次有点小心机,警惕性还比较高,但毫无疑问已经是彀中人,逃不过他们的掌握。

就这俩小家伙,也值得三位稀缺罕有的练家子出手?

并且,他们又是如何精准定位的呢,莫非会所里有人向外通风报信?还是这俩人早就被盯上,现在才动手;又或者……他们压根就是一伙儿的,里应外合演场好戏,要在会所里搅风搅雨?

全部使用外来生面孔做事,闹出大乱子来也很难顺藤摸瓜找到背地里的主使者,选的又是今晚这么个敏感的时候,一旦闹大了,上头雷霆震怒压下来,再好的保护伞都得退避三舍,吃了亏也只能往肚子里咽,这种手段肯定有人耍的出来,并且还很有效!

铁哥的脑袋里一瞬间转动了无数个念头,光是阴谋论之类的猜想都有几十种,全都是他行走江湖多年积累下的见识,怎么琢磨里头都有文章。

方才又接到报告,说市局郭大队已经带人上来了,这机会选的未免太巧!

“好哇,明目张胆的给咱们下蛆,手段挺毒辣!”

铁哥认定这三个家伙存心找茬,恼怒之余,彻底打定主意,速战速决,先把他们解决了再说话!

他心念一定,浑身收敛的气息也完全放开,迎着疤脸汉子的凶狠威迫,丝毫不让的顶过去。

同时,背在后面的两手抄到身前,高下错开如两把铁钳,虚握虎爪,色泽发暗的指甲似乎也伸长了,指骨关节都显出淡淡的紫色,分明是血气大量堆积后产生的变化。

“虎形?有点意思。”

疤脸貌似赞赏的轻吟一句,目光在两爪上兜了一圈,又集中在铁哥的脸上,逼视双眸的目光蓦然一亮,喉咙里发出如同鹰隼尖啸般的锐鸣,身形晃动,呼的扑上去!

三米远,一个大步扑到近前,阴阳分立的双手半途中变为鹰爪,照着铁哥的胸膛毒蛇吐信似的戳进去,双臂之上另有一股翻搅的劲力,一旦抓严实了,必定是两下撕扯的手段,足以将个大活人开膛破肚,撕得皮开肉绽!

陈锋和李猫同时目光连闪,各自发动超级动视,将疤脸汉子的招数看个真真切切,顿时暗暗惊叹:“果然非同一般!”

一眨眼的功夫,那双手起码变化了七八次,从身前出招时的反掌为爪,到劲气贯通后的蛇形穿刺,再到后力推进时的臂膀螺旋劲儿发送,末梢鹰爪的劲力吞吐,精巧的破空角度和姿态,充分显示出千锤百炼的扎实功底!

这货要是上了格斗擂台,一招就能要人命!

面对此等招式,两人扪心自问,除了躲避,没被的办法可想,除非也炼成吴伟斌那种强悍变异体格。

但铁哥却没丁点儿退意,更像是要故意展示武力,竟稳稳当当在原地候着对方扑到后,双眼眯成一条缝,将劈面压来的凛冽狂风挡住,同时双臂抖震,袖子破空噼啪爆响,在那双鹰抓即将破入中宫之际陡然前推,正好格挡招架个结实。

“嘭啪!”

四根手臂相撞,发出好似鞭腿抽打沙袋时的闷爆,两人的袖子齐齐破碎成蝴蝶翻飞,暴露出来的胳膊全都呈现出青黑色,肌肉大筋鼓突的活似大蛇盘在上头,一瞬间无数次的剧烈震动下,逼出来大片汗珠,更在一瞬间全部震成细密的雾气,随着狂暴气劲飚射四散!

“好厉害!”

陈锋两眼放光,喝彩声脱口而出!

这可真是平生首次见到活着的高手过招,居然是如此的刚猛!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他虽然不懂多少国术和世界各国名目繁多的格斗,可毕竟交手过的人太多,经验见识眼力都历练出来。

尤其是身边有吴伟斌,又亲眼见识过里世界那些非人类般精英的搏杀,有足够的的积累让他看出其中的妙处。

只是他这么一喊,铁哥耳聪目明立即听到,心中越发认定这小子有问题!

普通人,发现自己被这等高手盯上,没吓尿裤裆已经算够胆,那厮怎么看都不像是傻大胆,如此淡定坦然,难道是在演戏?现在发现该摊牌了,就暴露出来真面目?

世界上的事儿都经不起琢磨,更何况还想歪了。

铁哥误会之下,自然心生忌惮,身体产生的异常反应立即被疤脸汉子给感知到。

“跟我交手还敢分神?你到底是胆子太大,还是在这种场合呆太久,功夫退步了?”

疤脸可没有那种风光霁月的胸怀,正是全力搏杀的关键时候,发现对方反应有一丝的迟钝,都不用转动念头,双臂自然本能的作出反应!

原本被格挡住的胳膊倏然爆发出强烈的力量,鼓突的肌肉如毒蛇般蓦地扭动,滑不留手震开铁哥的格挡纠缠,下翻搅动如钻头,狠狠的冲进内围,直逼心口!

这一变快如电光火石,仿佛他停顿那一下只是错觉,前后两招本就是一个整齐,在普通人扎眼的短暂时间里,接连几次气劲和身形动作变化,快到常人没法看清。

铁哥反应也是一等一的快,一错愕间,身体也自然给出应对。

他猛地做了个大口吸气动作,胸膛小腹却诡异的同时塌陷,险之又险避开刁钻的鹰爪,衣襟陡然宽松空荡,被“嘶啦”抓的粉碎。

下一瞬,他的脊背好似被抓住脖子扯动,弹簧也似拉伸绷直,干瘪胸膛瞬间鼓突,狠狠撞在那双还没撤开的鹰爪之上。

疤脸汉子凶光毕露,双爪顺势勾挂撕扯,却好似抓在了坚韧的生牛皮上,指头尖碰的发麻生疼不说,还有一股子刚猛的反震力道涌出,差点儿让他手爪关节散开!

“铁布衫?!”

他眼神闪过一丝愕然,没想到还真有人会练这种挨打的笨功夫,更奇怪的是居然练成了,这厮打哪儿找到的药方和已经死绝了的药材?

疤脸嗖的退回去,落脚点恰好是之前的站位,仿佛压根没动弹过似的。

他收起浑身凶戾,认认真真再次打量铁哥,心中一阵犹豫。

他练得鹰爪和一般铁砂掌、对方的铁布衫,都需要用到特殊药方在各个阶段的外洗外敷,消毒消肿之外进一步坚韧皮毛,增进气劲贯穿的威力。

到现在,他已经可以抓透撕开牛皮,在同侪中已经算拔尖儿的高手。同样的,想要再进一步,需要的药物很难找到凑齐。

对方那笨功夫更难练,靠着看场子得来那点钱不够买药的,这年头各种天然稀缺药物都绝种了,也没地方买啊!

如果能搞清楚对方药物的来历,功夫更上一层就有希望。

可要想跟对方缓和关系,必然得放弃自己的使命,这回头没法交代啊!

疤脸不甘心的往卡座里望了一眼,见陈锋和李猫正兴致盎然的看着他们,兴奋的两眼放光,顿时感到一阵腻歪。

铁哥觉得意外,这厮刚才明明有机会伤了自己,至少也能暂时打开,足够冲进去对目标下手了,怎么突然停下?

再看疤脸的眼神,他马上明白了。

铁哥胸前衣服碎裂,露出的皮肉颜色呈灰紫色,几道鹰爪刮擦造成的白印子清晰可见,活生生挂掉一层薄薄的表皮,但没有造成严重伤害,只是那几道印子会很快鼓起来,不用药的话,十天半月消不下去——有气劲潜伏在里头呢。

对方大概其是眼馋了自己的这身功夫,可怎么练的,关系到绝大的秘密,不能说。

明知可能性很低,疤脸还是忍不住一抱拳,问道:“刚才兄弟冒失了,这位师傅请多包涵。”

以师傅相称,是要把对方往武行里的套路上引,按照潜在的规矩,大家论起门派出身传承来历,多半都能拉上关系,有矛盾也可以说合,不必非得往死里拼。

再者,铁哥既然已经来这种地方镇场子了,想必也没有那么轴,刚才交手大家都没吃什么亏,完全可以说开。

铁哥却是眼明心亮,一眼看出对方的心思,断然摇头:“没什么好说的,无论是这里的人还是我的事,三位请回吧。”

疤脸眯眼:“真不能商量?”

铁哥摇头,原地纹丝不动。

说话间,两头呼啦涌出来十几号黑西装工作人员,全部孔武有力四肢发达,其中几个凶煞逼人,显然是砍杀过人的老打家。

疤脸嘴角往下一拉,心中大骂:“真他娘邪性了,老子就是想收拾个人,咋这么难!”


上一篇: 砸场子的来了

下一篇: 套路挺深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