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343章
游戏下载

女神的心思你别猜

时间:2016-09-3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浮出水面

下一篇: 天罗地网

“你让我过去!”

“我不许去!”

“你闪开!”

“不行!”

愤怒的娇叱,耿直的拒绝,在偏僻的城中村黑诊所秘密实验室中回响。

秋鸿杏眼瞪得溜圆,一口银牙似乎要咬碎的架势,对着堵在门口的黑壮小医生张牙舞爪。

她的胸膛急剧起伏,两抹雪腻丰盈在低垂的领口里若隐若现,荡漾起令人眼晕的波涛,美好的曲线在双臂的摇动下勾勒出摇曳多姿的影子,足以令天下间多数男子迷醉在其中,难以自拔。

但这里面不包括小牛大夫。

他张开两臂撑住实验室的门,健壮厚实的身躯堵的那叫一个严实,粗壮脖子鼓出来大筋和血管,乱蓬蓬的脑袋向前梗着,任凭那双宛若恶魔夺魂之爪的黑手在眼前晃来晃去,眼皮都不带眨一下,半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

活似一头被刺激红眼的猛牛。

威胁,呵斥,恐吓,咒骂,全都没用,秋鸿气的肺都要炸开,又因为伤势的进一步发展,她原本可以单手撂倒几名大汉的强壮身体,却连基本的氧气供应都开始短缺。

这让她无力再像往常那样直接动粗,用巧劲儿简单的弄开堵门的夯货,当然也可以放毒针——可她压根就没起那种心思。

呼呼喘了好一阵儿,秋鸿确定自己是甭想利索的出去,面前这家伙死脑筋油盐不进,左右看看也没有合适的家伙用来敲打他,泄了气似的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专门为她准备的转椅上。

要在平时小牛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面根本不会准备坐的东西,他奉行上官金虹的理论——站着做事比较有效率,坐着很容易让人产生懒惰的念头。

可能坐下的动作稍微有些大,拉扯到了腿上的伤口,秋鸿“哎呀”痛呼,弯月双眉微蹙,那柔弱的表情足够令人心碎。

小牛大夫顿时给刀子戳了似的,嘴角跟着剧烈一抽抽,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一只手已经伸出去了,却又被他以绝大的毅力给硬生生刹住,坚定的摇头:“别给她骗过去!”

可内心里又实在的担忧她的伤势,那真是“伤在你身,痛在我心”,这进退两难的煎熬,着实难捱。

看他那纠结的德行,秋鸿又好气又好笑,无奈的幽幽叹道:“我就是想亲自去确定一下,到底在‘潮流’会所里的人是不是她,你干嘛非得拦着?”

小牛大夫坚定的摇头:“你别想骗我,真让你去了那里见上面,根本没有收手的可能。馨馨看人的眼力向来不会出错,你去了也是多此一举,再说你现在的样子,万一动起手来是要吃亏的。”

“我吃亏又怎么样,既然入了江湖,还能指望有什么好下场?反正就算得有一天死在哪个犄角旮旯里,也没人心疼。”秋鸿哀婉的摇头,那心丧若死的表情,直令人心酸无尽。

“谁说没人心疼,我……”小牛大夫一冲动,差点把心里话说出来。

“你什么?!”秋鸿身子往前一欠,目光咄咄逼人的盯着他。

小牛大夫顿时慌张的手足无措,赶紧把脑袋扭开,不敢与她的灼灼眼神触碰,仿佛那样也会亵渎了她似的。

这时候的他,哪里还有看病做研究时的信心十足,杀伐果断,根本就是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般模样。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位属于自己的女神。

那是糅合了他心目中最美好的形象,所有的优秀品质,人世间一切的美德,经过想象力无数次PS之后,得出的模糊肖像。

哪怕其实并不完美的女神就站在眼前,他的目光也会自动产生磨皮、调色、修图和柔化等等功能,把心目中最完美的形象给裱糊上去,然后偷偷的欣赏,暗暗的迷恋。

哪怕当了备胎呢,也一千次一万次的在心里告诉自己:“她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她其实是纯洁的,是自爱的,是无暇的……”

爱情令人盲目,心中树立起女神的雕像,更是直接瞎眼。

论起玩弄人心情感,出身“金楼”的秋鸿堪称骨灰级专家,她甚至能从对方的一丝微表情中猜到其本人都可能没注意到的想法、念头。

这如同读心术一般的技能,在以往执行任务时堪称无往不利。

可眼下,她却不想用在小牛大夫的身上。

没有别的理由,就是忽然起了那样的念头,于是也任性的抛弃一切伪装,直接问出如此直击心神的问题来。

小牛大夫吭哧吭哧好一会儿,终于如同能量积累到极点的火山样爆发,勇敢的扭头面对她,大声道:“我知道,你觉得自己没救了,所以要去找那人同归于尽,对不对?”

秋鸿被他猛然迸发出的威势逼迫的身子一缩,露出些许娇弱,嘴上顽抗道:“哪有那种事,老娘还没活够呢,再说了,这伤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兴许就跟重感冒似的,扛过一阵儿就能好了呢?”

小牛大夫沮丧的垂下头,神色黯然:“别说那种话骗自己,你知道我的诊断绝对不会错的,我没有办法彻底治好你,唯一可能提供帮助的人又迟迟没有回信,可能再过几天,也可能只要一天,你就……”

他难过的声带充血,嗓音黯哑,更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说着说着,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记耳光。

“啪!”

脆响震耳,他的半边腮帮子眼瞅着红肿鼓起来,嘴角更有一道血线涌出,可见力道用的多足。

“你个笨蛋!”

秋鸿猛地挺身扑过来,一把抓住他还要再抽的胳膊,劈头盖脸的叱骂:“平时的聪明劲儿都到哪儿去啦?!你就没想过,伤我的人其实是最有可能解决问题的,光在这里自怨自艾有个蛋用啊!”

“啊?”小牛大夫茫然抬起头,傻不愣登的眨眨眼,“怎么可能啊,她既然冲你下死手,哪里还会救人,你别想骗我让开路。”

“我骗你个棒槌!”

秋鸿气急了,挥起拳头照着他胸口piapiapia一顿乱捶,呼呼娇喘着道:“她真想杀人,当时有的是机会,却返回头去把我的组员都干掉,分明是留下日后见面的暗扣。”

“那怎么还放跑了一个?”小牛觉得这话漏洞很大。

秋鸿叹道:“我不是当时没转过弯来,事后才明白,她一直有留手。我报警电话打的太早,没给她留下足够的清理时间,所以有了岔头儿。今晚上去找她,当面搞搞清楚,顺带着把剩下的人也叫过去,一并处理了。”

她说的漫不经心,小牛大夫却激灵灵打个冷战,眼睛里闪过一抹惊惧,重新恢复到最开始时的敬畏。

“你们这些干脏活的,心思真是复杂。”

面对自己的女神,他没敢把批评的话说太直接。

秋鸿捂着嘴咯咯笑的前仰后合,一度将丰满的胸脯触碰到他的身体,虽然仅仅是一忽儿的摩擦,那别样的柔软和近在方寸间弥漫的香艳,却令他浑身发酥,皮肤发麻,鸡皮疙瘩乱蹦,心跳的快成了将军令。

秋鸿忽然双手一用力,轻而易举把他推得踉跄后退,窈窕身姿一晃闪出来。

小牛大夫如梦方醒,再想堵住卷帘门,却见她轻轻摇头:“算了吧,你这样单纯的人,就别往那些麻烦的事里瞎搀和,不然怎么死的都难搞明白。”

早知道如此容易通关,她早挺着胸脯硬顶上来了。

小牛大夫痛恨自己的软弱,但也知道她决心已下,又找到自己的弱点,再想拦住千难万难。

他咬咬牙,狠狠一挥拳头:“好,我可以放你去,不过我也要跟着,我想亲自看看,能把你伤成那么古怪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哪路高人!”

“说的是呢,我也很想弄清楚,那小妹子儿短短时间里,怎么就变那么厉害,还跟老娘玩这么一手。”

秋鸿咬着银牙,眼角眉梢煞气弥漫,显然对吃的亏耿耿于怀。

说走就走,两人略作收拾,各自遮掩住面孔,出门骑了电动车,一前一后往外赶。

外边的城中村胡同里,正是一天里最热闹的时候,人挤人人挨人,在凌乱的灯光下攒动。

对面和两边店铺都在开门营业,看到两人出来,一个店主暧昧的吆喝道:“小牛大夫,这么早就关门,这是打算干啥去啊?”

小牛没好气的哼道:“老子去约会,咋滴,你们谁眼馋啊?”

“我看是去开房呢吧?其实咱们楼上就有房间,直接办事儿还省钱,多方便……”

荤话连篇,臊的他脸皮黑红黑红的,赶紧骑了电动车狼狈逃窜,引得身后一阵欢笑。

艰难的穿过满地污水废纸果皮垃圾,两人从城中村的后边绕到人流稀少的马路上,小牛大夫赶紧解释:“我那是说了堵他们的嘴,这帮人平时胡说八道惯了,你别往心里去啊。”

秋鸿咯咯笑道:“放心啦,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只要你别多心就好。”

小牛大夫如释重负,赶紧连连点头,然后抖擞精神,拧动车把提速,在前面开道。

秋鸿看着他宽厚的背影好似城墙一样坚挺,脸上掠过一丝黯然。

如果是在另一种情况下相遇,该有多好。


上一篇: 浮出水面

下一篇: 天罗地网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