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335章
游戏下载

搅乱一池浑水

时间:2016-09-3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蛰伏与出动

下一篇: 毒的很

大城市警方的消息灵通程度,绝非一般吃瓜群众所能想象。

特别是冠以都、京的老城里,自古至今活跃的五行八作三教九流,留下的印记太深刻,传承太深邃,许多平日里反复出现在市民嘴边的话头儿、口头语,其实都有着极其深刻的内涵。

往上追溯,就会遇到一个光怪陆离的神秘区域,江湖。

昔日古老的江湖早已远离人们的视线,大家被表面上充斥的家长里短黑帮暴徒占据所有信息容纳,反而对那些街头巷尾开着的理发店、小饭馆,推车叫卖的糖葫芦家传秘方灵丹妙药,摆摊出售的珍惜药材,要饭乞讨卖唱卖花的,见怪不怪,无动于衷。

其实,暗流就隐藏在其中,只是它们平时不曾暴露,也就无人关注。

但作为官差头目,无论刑警队长还是庞副局长,全都始终绷紧了那一根弦儿。

他们的生命历程中,大多数时光都于此无关,毕竟新朝定鼎一甲子以上,那些真传的东西多半风流云散,剩下点边边角角,也都苟延残喘,或悄然熄灭了薪火。

可它们毕竟是存在的,有朝一日突然冒出来,必定会吓人一跳!

庞副局长随即又想到那辆X5,赶紧特别叮嘱了一下:“告诉参与行动的同志,千万千万要注意自身安全,全都提高警惕,别用对付一般犯罪分子的思路,尽量控制住局势,做好跟踪盯梢,等到武警和特别行动处的人员到位。”

转回头,他又对局领导和闻讯赶到指挥中心的市领导特别解释:“对方没有立即逃走,我怀疑他们要搞大新闻,最好能提醒留在市里的重要人员,加强警卫,提高警惕,没有特别理由,最好连夜离开,护送他们去机场是最保险的。”

局领导表情凝重,没直接给个准信儿,市领导则黑着脸用力挥舞手臂,呵斥道:“乱弹琴!照你的搞法,岂不是要告诉所有人,我堂堂天都市连几个重要客人的安全都无法保障,那你们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局长赶紧缓和气氛:“老庞这也是本着为贵客们生命财产安全负责的态度,只是个建议,不一定非得执行,当然预先做好防范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您看……”

市领导拧着眉毛思忖少顷,没好气的闷哼道:“拿出你们所有的本事来,尽可能别搞出大动静儿,想方设法把危险给解决掉,这关系到全市的大局,任何人在这上头掉链子,后果你们自己清楚。”

局长肃然打包票:“是,请各级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先把话头说死了,随后领导们才开始关心细节问题:“那什么江湖手段,到底是真是假,听着太虚了,最好能提供有说服力的确凿证据。”

局长尴尬的笑道:“这事儿老庞是专家,得等他回来之后才能详细了解,不过可以先让他把前方发现的情况顺便解说下。”

于是乎,庞副局长临时担当起现场解说员的职责,一边指挥人扩大搜索范围,抓紧采集痕迹证据,一边对每一样发现做分析讲解,特别是从非常规的角度出发,对每一种特定的器械、物品,寻根追溯到古典时代,再沿革科技发展的变化,说的头头是道。

领导们啧啧赞叹:“这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听上去真跟评书里那江湖似的,很热闹嘛,我看老庞以后退休了,完全可以写本这方面的书,让小年轻们都开开眼界。”

庞副局长嘴里打着哈哈,暗地里直抽凉气,暗道:“快算了吧,这种事儿我找个徒弟传下去就得,写成书光明正大的宣扬,那是要砸了天底下整个江湖道的饭碗子,名留青史倒未必,被人记恨着祸及子孙,却是一定的。天底下,也就连阔如老先生一个有那豪侠之胆,换别人,难!”

民国年间,连阔如老先生拼着掉脑袋的干系,把自身经历和所知的江湖隐秘写成连载,发表在报章上,等于是把江湖门道给公开了,任何识文断字的人通读了,都能避免这世上九成的骗局,等于砸了四大门、八小门和无数江湖人传了几十代的饭碗子!

这仇恨结的够大,一般身段儿谁能担得起?

后来这些文章结集成《江湖丛谈》,连续再版,影响之大造福消灾之广,绝对不下于那些文豪大家,更是经世济用、教育后代擦亮眼睛、带眼识人的绝佳范本。

庞副局长自不敢跟连先生比肩,可他更知道里面的艰险。

江湖人轻易不会跟官家起冲突,因为知道最后肯定是他们自己个儿吃亏。

可一旦官府势力介入他们之间的仇杀冲突,极可能导致激烈的抗拒,由此而波及到无辜群众,让不明就里的一线差人付出血的代价,几乎成为必然。

在情在理,他都要尽量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好在官方可用的力量足够庞大,一声令下,整个天都市的有关人员全部调动起来。

有时候,官场就是个筛子,任何消息都会在十分钟内传遍需要知道的人耳朵里,特别是依附于他们身上的那些所谓黑势力,消息灵通程度超过一般官员。

李猫还在街头跑步呢,黑白两道有头有脸的都已经得了信儿,赶紧排查自己的场子里有没有混进来那些危险分子。

——道上的混子头头儿们,其实更清楚江湖人的可怕,他们宁可在当地鱼肉百姓甚至操控官差,却绝不敢轻易撩拨真正的江湖门里人。

现如今上面有指示下达,他们只能乖乖照办,寻思着即便发现了生面孔,也赶紧的礼送出境,千万别给这些祸害给连累了。

这一切都在暗中进行,街面上波澜不惊,貌似平安无事。

李猫的形象太具有欺骗性,摆在警察面前都没人上心,慢悠悠很放松的跑步到某个灯火流溢的广场里,此时正是夜生活热闹的时候,里里外外进出各色红眉绿眼的非主流、小年轻。

李猫混在一堆看午夜场的少男少女中间顺利脱身,趁人不备“借”了辆自行车骑走,回到商务酒店附近随便往墙角一靠,看看四下没有摄像头,腾身三纵两窜上了楼顶,顺顺当当回了客房。

没用五分钟,那辆自行车就被一群喝个半醉的坏小子们给顺手牵羊,从此消失无踪。

陈锋正瞪眼等着呢,突然听到她的脚步声,喜不自胜的跳起来,强压心中激动,站在中间死死盯着窗户。

李猫灵巧的一闪进来,掀开兜帽,四目相对凝望片刻,陈锋轻声问:“一切顺利?”

其实这就是废话,两人之间有腕表联络,自然知道好坏与否。

李猫莞儿一笑,轻松往床上一跳,摊开四肢躺下,低声呢喃:“比预想中还要好些,我留下点后手,也许会对我们的行动有帮助。”

陈锋也不多问,欣然点头:“那就好,你累坏了吧,赶紧好好休息。”

……好吧,单纯的少年情窦初开,其实真不会啥花言巧语,即使是关心,也表达的十分笨拙,好在意思传达的足够清楚,聪明的少女也不会误会。

当然,直接休息是不可能的,他们先约定了下,全队人进入死亡大学碰面,李猫简明扼要的把情况解说一遍,然后分析由此而可能带来的影响。

“江湖啊,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大眼和王彬一脸神往,顾英男压根没兴趣。

吴伟斌却露出些许紧张,郑重其事的叮嘱两人:“千万要小心提防,要论玩阴谋诡计、用下三滥手段,世界上没人比他们更精通,防不胜防,尽量避免暴露行踪,必要时我们赶过来支援。”

他家传武功,本就是江湖里重要的一股力量,虽说从小没混过,耳闻目睹的典故也足够丰富,那真是除了叹为观止,就只剩下戒惧警醒,非万不得已,尽量别去捅那马蜂窝。

同样的,吴伟斌也对李猫出身“风门”感到惊讶,世界原来就是如此小。

他们这边紧锣密鼓的商量,导致一切乱象的秋鸿却很顺利的穿村过巷,三拐两拐的跑到附近城中村棚户区。

大半夜的,街头只有零星啤酒摊开着,大多数人喝的醉马刀枪不便东西,路上时而有上夜班的特殊工种人员骑着电动车往来,那形象跟秋鸿伪装后没什么两样。

数以十万计的外来人口汇聚,里面做特殊服务的起码大几千,隔三差五出个人命打场架的,司空见惯,没人在意。

秋鸿骑车一直到了胡同里的无牌黑诊所,门口的“两性用品”灯箱噗啦噗啦乱闪,卷帘门没拉到底,下边缝隙有暗淡彩光在闪耀,听上去像是电视机在放糟心的国产神剧。

秋鸿抬脚咣咣踹了两下门,里边儿懒洋洋的粗糙男声不耐烦的叫道:“谁呀,大半夜的不让人安生……”

踢里踏拉的拖鞋声响起,几秒钟后,旁边小窗拉开,一张胡子乱糟糟的黑脸横着贴在上面,往外一瞅,正看到秋鸿揭开口罩露出的妖魅笑脸。

“我的娘唉!”

那人一声惨叫,直接摔倒。

秋鸿笑容僵住,脸皮发黑,银牙咬的咔咔响,差点当场拔出飞针射进去。

“开门!别让我说二遍!”

她故意沙哑着嗓子,粗糙的好似烟酒过度糟蹋坏了,身体在电动车上扭成三道弯,旁边楼上偷窥的目光顿时了然:“明白了,又是个特殊职业者。没想到诊所的小牛大夫平时一本正经,暗地里也有忍不住开荤的时候,下回再买套子时,顺便臊他两句。”

没多久,卷帘门嘎吱嘎吱掀起,满脸脏胡子的小牛苦唧唧的露出头,有气无力的冲她一招手:“进来吧。”

随后,诊所里电视机声音开大,里边搞什么勾当,谁也无法偷听。


上一篇: 蛰伏与出动

下一篇: 毒的很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