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333章
游戏下载

死亡警告

时间:2016-09-3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杀机涌动

下一篇: 蛰伏与出动

“你已经死了。”

轻柔的话语犹如呢喃在耳边响起,婉转清澈,悦耳动听。

倘若是情人之间,即使那字眼无比糟糕,只凭百转千回的暧昧,也足以燃起汹汹烈焰,激起猛烈的战争。

可它来自于防不胜防的敌人,就像每个人都惧怕的死亡,明明把所有门窗都关好,一切声音和气流都屏蔽在外,时光却依旧坚定的迈步前行,衰老不可阻挡的降临到每个人身上,一丝丝一点点的抽走生命力,将所有挣扎无情的碾压成废墟,化为灰烬。

所以,一刹那前才升起的喜悦,转瞬间被锥心刺骨的恐惧所替代,如同数九寒冬泼洒的热水被凌空冻成了冰屑,洋洋洒洒落地时,一切流动的生机都已经被剥夺殆尽。

那人惊恐的张大眼睛,嘴巴也张开,似是要发出一声感叹或者惊呼,两腿前后交替,还摆出要迈步离开的姿势,一只手按在腰间,似乎要拔出匕首来反击,但终究快不过生命流逝的速度。

李猫的手从那人脖子上离开,同时拔出来的还有两根缴获的钢针,上面涂抹的奇怪毒药能令人迅速变得僵直。之后是放血还是掐死,全凭她的意愿。

当然,她选择的是自己最拿手的,锋利的箭矢刺进后脑,直接破坏掉脑干,上面沾染的里世界产出烈性药物导致一瞬间的异变,毒素在脑脊液中蔓延,令他毫无痛苦的瞬间失去生命。

尸体诡异的保持原样没有倒下,从远处看来,似乎这人仅仅是愣住了。

李猫从其腋下摘掉小型对讲机和喉麦,给自己戴好,又从他的右手里拿过那把造型奇怪的高压气枪样武器。

那根本就是一个气瓶外加一根厚壁钢管的拼装玩意,冷不丁打眼看上去,简陋的令人发指。

可李猫却知道,这东西在平凡的表象下,隐藏着不弱于专业狙击步枪的可怕威能。

发射管和弹仓都是高精度机床加工而成,材料来源于国外进口的优质枪钢类合金,气瓶承载压力远超市面上的常见货色,能把CNC制造的特种精雕弹头打出亚音速来,破甲杀伤效果一流,关键声音极小,携带主要零件方便,到任何地方都能轻易拼装,造成案件也很难引起警方关注。

江湖道上的杀人手段,往往就是如此诡谲隐秘,那些扛着枪火大刀伤人害命的,基本都是外门俗人,哪里知道其中大奥妙。

看似简陋的气枪,重量却高达十斤往上,李猫单手端起,拉开枪膛看看,里面安静的躺着一颗子弹,便重新合拢,再顺便把那人胸前的子弹盒子摸走,脚步轻快的从后面绕向几十米外高耸的反应塔。

整个过程中,她的动作快捷精确而无声,前后没花费几秒钟。

当她敏捷爬上几十米高塔顶,居高临下俯瞰大半个化工厂,一片乌沉沉的夜色中,密密匝匝的钢铁丛林好似矗立的怪物,到处都是可以轻松藏人的阴影死角,似乎在这样的地形里,最优秀的狙击手也只能瞠目而无所作为。

李猫不是任何其他人,她是最强的自己,黑暗中最凶狠的捕猎者。

架起高压气枪,压力表现实的兆帕数达到30,呼吸造成的震颤被减低到近乎没有,两条细弱的臂膀却承托的犹如青松磐石。

突出的眼球带来超高立体视野,将路灯和歪斜X5所在区域囊括其间,如同超高像素的监控头,将方圆数百米景象全部聚拢。

死寂一般的静默中,虫豸也仿佛感受到肃杀的气息而全都停止鸣唱,一片黑洞也似的区域在这座即将被开发的工厂里展开,凝重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一个黑影轻轻挪动,幅度微妙,好似块破塑料布被风吹得漂浮,看起来十分自然。

李猫的眼眸微颤,半蹲身体倏地扭动,双臂与脑袋形成的三角枪架却没有丝毫震颤,旋转回撤的导致的横向扰动小到极致,停住的刹那,枪口锁定那影子,噗的打响。

黑影发出难忍的痛叫,陡然抽搐着仆倒,却一时未能就死,手足痉挛,喉咙中嗬嗬有声,嘴角吐出浑浊的血沫子——那一枪,打穿了他的肺脏,弹头抹的毒药破坏神经与脏器,痛苦的如同坠入地狱。

李猫全然不为所动,冷漠的嘴角甚至还有一丝兴奋的笑容绽放,眼角捕捉到左侧角落里,另一道身影苍鹰也似倏然扑出,朝着化工厂更深处的钢铁丛林狂窜。

只要给他十秒钟,足以引入密集的建筑深处,除了地毯式搜查,别想找到他。

李猫右手不动,左臂倏地抽出、向后伸直,黑暗中似乎有弩弓的影子一闪,一根弩矢嗖的飚射过去,洞穿那人后背,扎个透心凉。

使用装备寄存处的特性来战斗,“天烽战队”成员们是越来越熟练,快的几乎让人难以看清。

惨叫声给外响亮,完全不像坚韧的江湖人应有的素质。

李猫冷冷一笑,稳健收回左臂,再次承托起气枪。

抢来的电台对讲机忽然发出一丝杂音,秋鸿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小妹子,打个商量,放我的人一条生路,日后我还你一场人情。”

李猫淡淡拒绝:“做梦。”

既然你们找上门来,还想要人家的性命,现在才说妥协,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秋鸿的声音陡然尖利起来:“你想鱼死网破吗?别逼我杀了你那个小情人!”

“你可以试试看。”

李猫回答的冷漠,仿佛完全不关心陈锋的死活。

秋鸿却从里面听出一股子决绝,倘若真那样做了,李猫走遍天下也要追杀他们,不死不休。

被这样一个古怪的天才高手盯上,便是“金楼”、风门也会觉得很麻烦,毕竟一片和谐平稳的大局下,因此爆发激烈冲突,弄出许多人命来,一旦被官方盯上,不忍痛砍掉大量枝枝蔓蔓,别想脱身。

那可是要元气大伤的。

“你到底想怎样?!”秋鸿居然使出对付男人的手段,语气哀怨中带着点儿撒娇的味道,似是在服软,却显得格外委屈,铁石心肠也要被软化。

李猫不包括在内。

她的目光依旧在搜索,随口答道:“你们挑起了战争,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顺便,也给楼里带一个警告回去,别惹我,你们惹不起现在的我。”

无线静默了一会儿,秋鸿忽然恢复到阴冷凌厉:“我已经见识到了,你很强,超出所有人的预料,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破坏力足够带来极大的麻烦。楼里那些老家伙们一定会很高兴,他们成功培养出一个足够强大的叛徒,也许能为千百年来持续僵化的体制,带来一次革新的机遇。”

“哦?那还真是荣幸呢。”

李猫嘴上貌似淡然,眉头却微微皱起,当真如此,自己岂不是反过来帮了他们的大忙?

秋鸿似乎也在等这消息造成的震撼效果,没有急于追击,或者故意用心理战术,把压力推回到李猫那一边。

微妙的博弈,胜负不光是靠真刀真枪,有时心理、信念的冲突斗争,结果更残酷。

但这对于李猫依然没卵用,她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追求方向,别人丢过来的所谓震撼信息,都只是无谓的干扰,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金楼”如何,风门又如何,长春会又怎样,加起来能强的过魔音师?还是他们可以比得过世界级财阀巨头们联手的势力?

比较起来,不过一盘散沙,一碰就碎。

无声的莞儿一笑,李猫轻轻地道:“你说的那些,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今天,是你主动来招惹我,必须得留下些代价,能跑掉几个,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说罢,她摘掉喉麦一把捏碎,单手把对讲机远远的丢出去。

“啪嗒!”

金属外壳碰撞生锈的反应釜,擦出短促的火星,更把藏在那里的人吓了一跳,以为是什么要命的爆炸物,不假思索往旁边扑出去。

李猫枪口一转,噗的一发子弹打穿其大腿,奇形弹头变形翻滚,将腿骨震断,大筋血管神经肌肉搅成烂泥,鲜血跟水龙头似的喷出,转眼间人命只剩下半条。

不能马上给他止血送医院,五分钟内就没救了。

可在枪口压制下,谁能救他,自顾尚且不暇。

秋鸿在射程之外,气的胸膛急剧起伏,却又不敢折回头去救人,她是真的被李猫显露出的可怕实力给惊着了。

思来想去,她紧咬银牙一跺脚,从路边沟里掀开伪装布,拽出辆电动车,骑上后提速到最高,一溜烟跑个没影。

李猫的耳朵捕捉到微弱的电动引擎声,没做出任何反应,只将强化视力收起,眯眼养护的同时,以耳力辅助继续监听四周动静。

秋鸿行动时会有多少成员,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李猫通过袭击的数量判断有六个,如今应该还剩一个。

可这人的耐心似乎挺足,自始至终保持极致的安静,连外泄气息都隐藏的格外干净,以李猫的敏锐感知,居然无法立即找到。

“应该是另一个枪手。”

李猫沉静的思索,判定那是整个行动队伍中的真正王牌,是与秋鸿一明一暗相互配合的保障者。

相比而言,三个用弩箭的家伙明显是生手,本身不是战斗主力,否则起码也能趁着黑暗环境与自己对攻两次,更别提惊慌失措的叫起来。

当然,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终于遇到个有趣点的对手,李猫的心态反而更加平和宁静,她用腕表给陈锋发了个报平安的消息,而后干脆把枪口慢慢垂下,似乎放弃了战斗。

居高临下,并不是十分隐蔽,暗影中那人应该能看清她的动作,但却没有趁机反击。

彼此僵持了足足十分钟,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警笛声,李猫脸色顿时一冷。


上一篇: 杀机涌动

下一篇: 蛰伏与出动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