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331章
游戏下载

女人的战争

时间:2016-09-3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暗夜追逐

下一篇: 杀机涌动

秋鸿,很雅致的一个词,在古诗文中象征别离,为苏轼等大诗人所用,读来韵味十足。

但在江湖道上,“秋鸿”却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它既代表一个人,也代表一个组织、一个团队,而任何被“秋鸿”找上门来的人,则必定与其象征意义一般,要与这个世界做别离,没有例外。

多少年来,秋鸿作为“金楼”下属暗堂力量的杀手锏,始终存在于黑影之中,绝少有人见到他们的真面目。

就像古龙小说里渲染的西门吹雪的剑一样,见过的人,都死了。

闻名而不见真容,神秘感和强大的执行力,随时可能威胁到身家性命的可怕能量,成为“金楼”看家法宝,令人忌惮的武力中坚。

李猫出身于“金楼”,自然知道秋鸿的存在,却始终讳莫如深,难以得见真人。

没想到,就在今天,一次意外的遭遇,居然会让她碰上,还如此的突兀直接,犹如兵法当中的出其不意,犀利十足!

李猫心中虽惊,却面不改色,伏在车后面的身体更是纹丝不动,只是双眸中锐利的光芒闪烁,如同遭遇天敌一般凶险莫测,却透出浓烈的狠劲儿,杀机盈动,散布出的气息令周遭气温都仿佛降低了许多。

“吆,看样子你是知道的呀,那就省了好多事儿,怎么样,乖乖的出来接受制裁吧?”

秋鸿似乎感受到李猫的杀意,却浑不在意的抱起胳膊,将丰隆的胸脯挤压的更加挺拔诱人,眼角眉梢笑意盈盈,看上去好似在邀请朋友去家里做客那么随意。

但其中的意思,足以令许多人心丧若死,这是要人家自我了断!

当然,从秋鸿的角度看,她的做法的确堪称仁慈,背叛“金楼”还能自己选择死法儿,起码不用受罪,家人不受牵累——假如他(她)还有家人的话。

真要等着她动手,那就不只是要人命那么简单,必定要让对方受尽各种刑法,令其真正体会到背叛应有的惩罚,保证以后几辈子都要记住,投胎转世也得在灵魂中刻好了畏惧的印记。

至于那人还活着的亲友故旧,就难说会有多少要受到牵连。

一向以来,“金楼”就是用这等酷烈的手段维护其名声,保证其组织的纯洁、团结和长期存在。

当然,这也是他们乃至其他江湖道受到政府打击铲除的主因,太特么不和谐了。

李猫叛出“金楼”年纪还小,智慧却已早开,一听就知道对方的潜在威胁:“你不自杀,我们就对那小子下手。”

她和陈锋白天的卿卿我我,早已落在这帮人的眼中,无论两人是什么关系,今天自己不束手就擒,恐怕连当夜都过不去,就会有人去收拾陈锋。

只不过……他们未免把自己和陈锋看的太轻,把事情看的太容易!

李猫嘴角轻翘,不屑之意一闪而过,轻哼道:“你们以为我逃出金楼,还会担心追杀惩罚吗?我今天来,是要算账的。”

“哦?这还真是新鲜的说法,多少年了,你还是第一个敢当着咱们的面儿发出威胁的。小妹子儿,光说大话可没什么用,早听闻你是个能当大任的天才,有机会接掌大权的,有什么本事亮出来,让姐姐我瞧瞧有几分火候?”

秋鸿貌似轻蔑,言语之间充斥着调侃,妖娆站立的身姿也是纹丝不动,明显没当李猫的话是一回事。

李猫双眸微眯,脆声喝道:“我让你见!”

声音未落,她蓦地向前一扑,作出要越过车头冲向对方的姿势。

但就在她身体已经腾起的刹那,左手却突地一按挡风玻璃,借力横向平移了大约两米。

就在这刹那间,一声尖啸破空袭来,穿过她身形残影,噗的爆开玻璃,打出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

李猫似乎早有预料,脚尖在车前脸标志上一点,借力发力,扑击速度陡增一倍,沿着路边上方飞腾三米多远,蹭蹭蹭几个高速变向,扑到秋鸿的面前!

快,快到一般人无法反应!

只用一秒钟时间,她避开暗中窥觑的杀招,近乎面对面的贴近对方首脑的危险距离内!

秋鸿略微惊诧,画着浓妆的鹅蛋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水波迷蒙的双眸中闪过一丝见猎心喜的光彩,环抱胸前的手臂倏然弹起,漆黑手套指尖夹着几枚三寸长钢针,在转动手腕的同时,叮叮叮连连碰撞,将李猫当胸戳来的军刺给弹开。

“吆!小小的人儿,好大力气!”

她嘴里惊叹,修长腰肢如风摆荷叶般优美的左右晃动,避过李猫极其隐蔽的一记腋底穿刺,将短短的奇特形状飞镖堪堪躲开,另一只手却灵蛇般倏然缠上来,擒拿向手腕。

李猫小巧的身躯当空蜷缩,双膝挂着风声狠狠顶向对方的鼠蹊,只要命中,男人当场蛋碎鸟折,半身神经麻痹肌肉失控,趴下是必须的。

女人挨上了,估计轻则长时间卧床乃至半瘫,重则要掉半条命!

秋鸿的话还没说完,空手瞬间放弃钳制,急促向下迎着李猫的膝盖啪啪两次拍击,震得她前臂一阵激烈震荡,紧贴皮肤的袖子差点炸裂,忙不得的往后退开大步,似是拧身躲闪,一条长腿却刁钻的自下而上踢过来,长靴脚尖弹出一寸多长的刀锋,蓝汪汪幽光闪耀,显然是抹了毒药!

“你也不差!”

李猫仿佛早有预料,右手军刺顺着崩开的劲道画个圆弧,斜刺里斩在靴子刀刃上,身体借力横向翻滚闪出两米,以半蹲姿势轻飘落在路沿石边,背部恰好与高耸的围墙形成个夹角,避开适才袭击者可能所在的瞄准基线。

眨眼之间,两人各自出了三招,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但李猫是先躲开了冷射袭击,又强攻逼迫对方退步,其实是略占上风。

彼此拉开将近四米距离,易地而处,李猫依然在路灯暗影的边缘,如同一只随时准备扑向猎物的猫科动物,警惕的目光在黑暗中格外显著。

秋鸿的额头渗出一抹细细汗水,空气中的奇异香味随之浓郁数倍,她的胸口因为大口喘气儿急剧的起伏,荡漾起令人口干舌燥的韵律。

她看向李猫的目光中带有真实的惊讶,但更多是遇到对手时的见猎心喜。

靴子尖头顶着地面略微用力,喀嗒一声压回原位,她抬起左手轻挽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动作极尽柔美,惹人遐思。

而后,冲着李猫幽幽叹道:“谁能想到,之前当成师爷培养的小诸葛,一段日子没见,动手的本事都快赶上我了,果然是天才。真是令人为难呢,楼里那些老家伙们要是知道你现在的身手,恐怕要拼着破了规矩,也得设法把你拉回去。”

李猫眼皮都不带眨一下,冷然道:“别痴心妄想,我既然离开那个鬼地方,就永远都不想回去。你们真要把我逼急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秋鸿轻轻摇头:“啧啧,小小孩儿哪来那么大火气,你自己都知道说的话有多不靠谱。想跟楼里硬刚?呵呵,多少年来,多少个朝代都没办到的事儿,你又有多大点儿能耐?还是听听我的建议吧。”

“不需要。”李猫干脆的拒绝,“你们最好也别来管我的事,就当彼此毫无瓜葛,这是底线。”

“怎么可能呢,”秋鸿露出惋惜的表情,其哀婉之色楚楚动人,更动人心魄,“你知道楼里的规矩,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千百年的规矩没得改。”

“没得商量?”

“没有。”

“那就鱼死网破!”

李猫陡然发出尖利的叫声,仿佛如凶猫要拼命的疯狂气息激烈涌动,娇小身躯紧贴地面倏忽闪动,一扑冲到对方的面前,劈手一刀撩刺,戳向柔软的小腹。

“还来这招?”

秋鸿好整以暇的随口调侃,手挥琵琶般优雅的胳膊一拂,漆黑之间弹出钢针,恰到好处的连续点在刀身之上,随着手臂的急促抖震,连绵爆发力量在针尖催逼出近乎手枪弹头的动能,几乎达到合金材料的极限!

一震,李猫的军刺被拨偏十几度。

二震,刀锋歪斜、力量传递被打断。

三震并带有拨打的巧劲,居然挑着刃口要反戳李猫自己!

这就是“金楼”培育出的金牌打手真正实力,他(她)们不比三大内家拳和其他众多拳法的高手差多少,出招更加刁钻鬼祟,防不胜防,更加的难缠!

李猫以前终究是以玩计谋居多,格斗搏杀技能都是后来才学习到,比起自小浸淫其间一二十年的职业选手,相差不可以道里计。

秋鸿有百分百的信心,确定那军刺被拨弹的反噬自身,即便立刻弃刀自保,要躲开也是极难!

果然,李猫似乎完全没预料到第二次交手的巨大差距,眼眸中显出一抹愕然,半个身体似乎都僵硬了,保持原来姿势猛然坠地,右手军刺不由自主的狠狠戳在胸口。

“哎呀,真是可惜……”

秋鸿嘴角挂起真假难辨的遗憾,刚刚叹息出口,蓦地后脖子窜起一股凉气,心惊肉跳,暗道:“不好,不对劲!”

她果断跺脚往后躲闪,眼睛却死死盯着李猫的手。

就见那明明已经割破外衣扎进去的军刺,却诡异的陡然停止,嘶啦一声裂锦响动,横着在其胸口拉开到半尺多长的裂口,却扭曲的自右向左陡然撩出去,迅如雷霆,快似闪电!

秋鸿已经竭力闪躲,依旧被刀光掠在大腿上,紧绷的长袜应声翻卷,一道狰狞伤口在绷紧的力道下绽开!


上一篇: 暗夜追逐

下一篇: 杀机涌动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