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329章
游戏下载

我是江湖人

时间:2016-09-3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最后的狂欢吗?

下一篇: 暗夜追逐

是那个在车站看到的女人,同时还可能是初到步行街时,从后面窥觑他们的隐藏者?

陈锋在一瞬间得出答案,不用开口,李猫已经从他突变的脸色上看到结果,轻轻点下头:“我们的规矩,既然碰到了,就一定得做个了结,这是没法避开的。”

也不问她是如何与对方联系上的,陈锋断然点头:“好,我陪你一起去。”

“不行,我们有自己的规矩,只能在私下里解决,否则他们会迁怒到其他人身上,会很麻烦。”

李猫难得情绪外露,对他的决定似乎挺感动,但拒绝起来却十分坚决。

陈锋涨红了脸,有心说句“我不怕”,可毕竟他没那么中二,会一时头脑发热就什么都不管不顾。李猫很少在这种事情上乱说话,她认为对方会牵连到自己的亲人,那就一定会发生。

“都说祸不及妻儿的,他们怎么能这样?”他只好郁闷的抱怨。

李猫微微一笑,抬手在他的脸上轻轻抚摸了下,道:“你很天真呢,从来江湖道上都讲究斩草除根,只要结仇,就无所不用其极,务必让对手没有丝毫报复的可能,指望他们讲道义?呵呵,怎么可能。”

“可是……”陈锋张口结舌,这跟他所了解到的简直是完全相反!

其实,他又哪里真正知道所谓的江湖,他的一切知见都来自于道听途说,各种小说和影视作品里讲的似是而非,重点是各种武侠、玄幻、国术文里讲的,貌似都很守规矩,并且有大量重然诺、轻生死的真正义气男儿。

李猫的手指在他眼前晃动:“没有什么可是,千万别相信你看到和听到的那些东西,都是用来糊弄人的。”

迷茫了片刻,陈锋脑海中蓦地闪过个念头,双手抓住李猫的肩膀,瞪圆眼睛紧盯她问:“你刚才说江湖道,难道你是江湖人?”

这也太荒唐了,都什么年代还有那种东西存在,只听说各地的黑社会帮派社团,门派什么的也太夸张了吧,难道少林武当华山昆仑当真还存有几大内门存在?

李猫从他眼睛里看出那些杂念,不由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所谓的江湖道并非武侠小说里的六大门派这帮那会的,他们是‘风马雁雀’四大门,还有‘金、皮、彩、挂、平、团、调、柳’八小门,又有‘册、火、飘、风、惊、爵、疲、要’八类江湖骗术的分别等等,说起来不外乎坑门拐骗和捞偏门的。”

陈锋听得眼睛发亮,举手叫道:“我知道我知道,有基本红火的书里专门写这个,徐公子的《惊门》还有那谁的《宝鉴》就讲挺多,好像挺厉害的。”

李猫似笑非笑的抬眼瞟他:“有了现在的经历和实力,你还相信那些东西真能光明正大的横行?”

陈锋尴尬的抓抓头皮,嘿嘿干笑。

李猫却狡黠的咯咯一乐,细嫩手指一戳他额头:“别漏傻气,事实上,那些东西有些说得很靠近,但江湖道远远没那么简单。真正意义上的江湖,包括你所能见到的所有江湖行当,看相算卦看风水的,走街串巷卖药的,变戏法耍猴儿玩魔术的,说书唱大鼓说相声的,卖唱要饭的,扎彩吹鼓手的,唱戏卖艺的,还有道士、骗子、巫婆神汉、小偷大盗、侠客师爷马戏班子妓女,现代的黄赌毒电信诈骗等等,全都包括在内。”

江湖何其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你看到的任何地方,都有它的存在,并不因社会变迁历史潮流而消失,顶多只是改头换面罢了。

试看那些电视购物里声嘶力竭夸大效果的,跟街头卖大力丸万金油的有区别吗?碰瓷儿抽奖猜瓜子儿耍扑克,骗婚拐卖恐吓勒索的套路,跟古时一点都没差。

只是现代人被政府保护的太好,完全失去了解那些流传数千年作恶套路的机会,很容易被他们得逞。

反过来也充分说明一点,他们的潜在势力非常大!

比起那些所谓的黑社会、地方上的所谓恶霸,这些隐藏在各行各业当中,有着自己独特传承手段的人群,才是最危险、最可怕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会在何时忽然一刀捅出来!

陈锋开始还为自己能了解一个全新世界感到兴奋,随后越听越觉得心寒,貌似自家开小卖部,原本属于“车船店脚牙”一类,妥妥儿的江湖老行当,可从来没听说还有独特的道道儿。

“你是出身于哪一门?”

他试探着问,本也没指望能得到准确答案,貌似这些江湖门道都比较隐秘,加上新朝立国打击的太狠,表面上都没了踪影,也绝对不允许他们沉渣泛起的。

没想到李猫很干脆的回答:“我们的组织很复杂,最顶头的叫‘长春会’,下边有风门,风门中另有‘金楼’,主要经营最古老的两大行当之一,优伶娼妓。”

“啊?!”陈锋傻眼,觉得匪夷所思,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在,不是说都给扫荡干净了吗?

李猫冷笑道:“怎么可能清理的掉,贪花好色是人的本性,只要有机会一定会形成新的土壤。国内当时是打干净了,但跑到国外去的不知道有多少,这些年,他们打扮成爱国华侨回来,打着投资支援祖国建设的旗号,迅速把各种见不得人的行当都建立起来,夜总会歌舞厅私家会所KTV洗浴中心棋牌室赌场……呵呵,一两句话没法说清。”

“那你们……”

陈锋犹豫着怎么措辞才不会伤害到李猫,毕竟在大众潜意识中,在那些地方讨生活的人都不是啥好鸟,既脏又坏,尽量躲远点好。

“怎么,担心我也是那种出来卖肉的?”李猫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彩,身上有淡淡的寒意隐约发散。

陈锋尴尬的摸鼻子,他脑海中的确闪过那些不堪的念头,毕竟是十六岁的诚实好少年,看过一些东西方生理教学片,气血充足冲动强烈,加上十几年人生形成的惯性思维,要说一点都没往那上面想,那是虚伪。

他的坦然,反而让李猫咯咯笑起来,轻抚一下他鼻子尖儿道:“傻哥哥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当还会有人花大力气去培养什么名妓、瘦马之类?为了钱主动岔开腿把自己摆上床的婊子多到没法数,哪里还用逼良为娼?‘金楼’主要是做背后的操控业务,顶多会派出一些经理、妈妈桑之类的在前台,一般情况下,根本都不会自己下水。”

“我们的人员主要分三种,一种玩脑子的,负责策划包装推广设计,针对的目标都是人的美色欲望,设套做局引人上钩。第二种是玩武力的,主要用来摆平一些不开眼的、不配合的、不上道的人,也包括抢地盘砸场子暗杀买命。第三种就是推出去当前台,不过那种基本没机会进入核心。我是第一种,被他们拐出来从小培养的极少数独特个体。”

她的语气平淡,似乎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其中暗藏的血泪悲伤,却深厚的一时都难以形容。

陈锋却在想象,以李猫的聪慧,估计在三四岁时就已经开始记事,那些人如何的拐走她、强迫她、打骂呵斥教训折磨,必定历历在目,积累的如山之厚、如海之深,并从未真正顺从了他们的所谓培养。

故而,一旦有了机会,她就立即逃跑,哪怕成了发现后立即被追杀的叛徒,也在所不惜。

这样的日子,她是如何坚强的熬过来?面对小小猫的突然悲剧,她内心是怎样的痛苦和疯狂?面对强大更甚的敌人,报仇无门,又该是何等的无奈?

尽管知道她的倔强刚强,已经有些扭曲的性情,见多了残酷人生的冷漠汇聚下,极少甚至都不会接受别人的怜悯同情,却还是依然坚定的搂住她肩膀,用力的拥抱进自己怀中。

整个动作生硬机械,力气大小控制的极其糟糕,身板儿稍差点儿的小女生,估计都能被勒的岔气儿,强悍如李猫,推了两把没能挣脱,只好翻着白眼无奈的叹气。

过了足足两分钟,李猫冷冷的在他耳边道:“抱够了吧?”

“啊?噢!”陈锋恍然反应过来,赶紧松手,嘴角嗫嚅着,一时间没想好怎么措辞儿。

李猫嗔怒的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噗哧一笑,宛若百花绽放。

两人之间太默契,很多话根本不用说出来,陈锋尴尬的嘿嘿傻笑,全没了战斗中那种聪明果决的劲儿。

李猫抬手一挽发梢,轻声道:“好了,我的事情大概就这样,你也别多想,只要做个了断也就是了。”

“可我还是担心……”

陈锋话没说完,被李猫的手指压住嘴唇轻轻摇头:“别说傻话,你知道我有怎样的实力,那人再厉害还能强的过超级变异体?”

陈锋想想,莞儿一笑。

是啊,如今的李猫比起刚刚进入里世界时,何止强大了十倍!若是那些人依旧照着老印象,用寻常江湖手段来对付她,一定会得到足够惊喜的结果。

嗯,也可能是惊吓。

论战斗力,李猫或许差点意思,可要说机变狡诈和自保袭杀,陈锋也得甘拜下风。

他终于点点头:“行,你自己小心。”

李猫嫣然一笑,似乎毫无担忧。

对方来的果然足够隐秘,速度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快。

两人先享受了一顿丰盛的当地特色大餐,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宛若跑到异地度假的小情侣,陈锋陪着小心拿捏作势的姿态,像足了打算追求(拐骗)小女生上床的色迷心窍坏小子,只是显得比较生涩。

反倒是李猫,状似单纯迟钝,没发现他的坏心思一样,却始终没被引诱上钩,摸摸小手搭搭肩膀就算极致,再想更进一步,门都没有。

旁观者们都替他俩着急,尤其对陈锋的笨手笨脚,恨不能以身相代。

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夜市都开始散了,公交车也零星稀少,街道上行人罕见。

两人所住的大床房后玻璃,也被“吧嗒”敲响。





上一篇: 最后的狂欢吗?

下一篇: 暗夜追逐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