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323章
游戏下载

李猫的心事

时间:2016-09-3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选择

下一篇: 我陪你去冒险

“查那帮冒失的小子?谁闲的蛋疼发这种任务出来,纯粹没事找事的么!”

大壮瞪圆牛眼,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就在昨天,他们刚刚收到有关怀玉市发生丧尸危机的消息,随即在更详细的秘密情报中,发现了“天烽战队”的身影,以及对他们惊人突出表现的评价。

可以断定,这支以十六岁少年陈锋为首的秘密小队,已经进入了许多军方高层的视野,有关他们的资料和密切关注都会暴增,无关人等谁试图靠近都会被发现,受到警告或者处分!

随后在凌晨,调音师总务吱吱发出最新公告,再次把“天烽战队”推上风口浪尖。

第一支受到公开挑战并引发有偿单挑的最新服务,以绝强姿态碾压对手,打出零伤亡的惊天成绩,外骨骼战甲的配备和非人的高机动战斗技能,都把陈锋等人推上所有战队的警惕排行榜前列。

当然,这样的表现还不足以令吕零小队感受到压力,他们只是以超然的身份表示欣赏,并乐于见到陈锋一伙儿跟其他队伍撕逼,如此而已。

可有一点,大壮等人也敢断言,至少在短时间里,轻易不会有那支队伍会贸然打“天烽战队”的主意,那是在找死。

可如今忽然听说真的有人要找刺激,他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虹影涂着血红色指甲油的右手一翻,亮出锋利的飞刀,随意在左手食指尖轻轻刮擦,懒懒的道:“既然有人肯出暗花,那就受累灭了那帮小家伙好了,还用特地让人家跑来商量?小题大做了点。”

刀子抿紧纤薄嘴唇,猛点头便是认同。

吕零并不因为他们的诘问和质疑而生气,笑容如故,声音平和:“我不是想杀了他们,而是要设法把整件事的进展掌握在手中,以此为筹码,跟悬赏的人达成一些平时不方便的交易。”

“哼,还是太啰嗦,有谁值得您这么给面子?”

虹影不以为意的撇撇红唇。

大壮烦躁的狠抓抓头皮,闷声道:“你做决定就好,具体怎么搞法,是不是先把那帮小子找出来,暗中监视着,再把打算靠近的人都收拾掉?”

吕零点头:“差不多,但行动时一定保持低调,尽量避免引起其他方面的警惕,最近风声会比较紧,不好弄出太大动静。”

“知道啦,无非是被怀玉市那边儿出现的丧尸给吓到,其实压根没多大危险。”虹影肆意的嘲讽道。

吕零笑道:“官僚嘛,总是喜欢避免一些无法掩盖的麻烦发生在自己辖区,另外他们暂时也没弄明白原因,小心谨慎总是无大错,可以理解。”

“那能不能想办法让他们知道,这种情况很难出现第二次,多数时候的威胁度都超不过SARS的程度,别弄得到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麻烦。”

吕零摇头:“政府里面有明白人,他们很容易就能搞清楚诸多内情,可知道了和怎么对待完全是两回事,我们还是别妄自揣摩的好。”

“那就只能先这样啦!”

虹影似乎感觉束手束脚,答应的很勉强,随即明眸一转,眼角眉梢泛起兴奋,“哎对了,据说这帮小家伙离开的时候带走了武器装备,真想看看他们遇到围追堵截时,逼急眼了拿出来大闹一场,那可就有乐子看了。”

说着话,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殷红性感的上唇,笑得好似一条妖娆毒蛇,充满致命的魅惑,令刀子再次面色涨红,身体绷紧。

吕零貌似无奈的轻叹,手指在桌上敲打两下,道:“好啦,尽量别弄得太难看,大家还是要守住些分寸,彼此脸上才能过得去。嗯,我打算这么安排……”

他随手沾了茶水,在平滑的清代老桌子上点画勾勒,将一系列复杂而缜密的计划结构剖析,事无巨细的分解给三人看。

时光呼呼而过,转眼已是黎明,窗外传来汽车的早起汽车的轰响和人声,吕零眉头微微一皱,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望厚重天鹅绒窗帘上一瞥,淡淡的道:“基本就是这样,你们忙去吧。”

“好嘞,保证办妥妥儿的。”

大壮摩拳擦掌,咧嘴露出森森白牙,活似准备出洞捕猎的猛兽,凶煞之气四溢。

虹影一甩烈焰般的秀发,沙哑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子压抑的快意,道:“又能亲手放出一些新鲜的热血了,那气味必定会很好的,走啦!”

她扭动着要命的翘臀,修长双腿摇曳着S型上半身,妖娆的洒下一路醉人香风,“吱呀”当先拉开房门,一会儿之后,大排量摩托车沉重有力的咆哮着飞驰而起。

三人都走了,黎明时分的清冷光辉从门口挤进来,吕零平淡的目光注视良久,身体徐徐挺直,信步走出去。

那姿态,仿佛是国王将要前去巡视自己的国土,无比笃定,毫无做作。

这一夜,无数暗潮在广阔大地上涌动,围绕的核心要么直指“天烽战队”,要么与他们有间接的关联,所引发的波动与影响,远在死亡大学里那些战队的百倍以上。

只是天地广阔,人群以亿万计,些许动作在芸芸众生间只是沧海一粟,很难溅起显著的浪花。

泰东市,寂静依旧是主流,整个城市街道间一片昏暗,晨曦还未曾唤醒这里的大多数人,只有勤劳的环卫工细致的清扫树叶垃圾,唰唰的扫帚声营造出寥廓的气氛。

似乎没有人会关注这些辛勤劳动,为整个城市百万居民带来洁净环境的底层工作者们,即便是疾驰而过的车辆,顶多会不耐烦的按着喇叭,提醒别挡了他们的路。

但也有例外,便是那座平时他们都难以靠近高档写字楼上,几道目光正幽幽的俯瞰着,其中并无居高临下的意味,多的是感叹欣赏。

陈锋凭窗看了许久,直到那名环卫工人的反光马甲渐渐远去,才收回目光,低声说道:“看看他们,明知道自己干的工作很苦很累,收入低还被人鄙视,可没有糊弄过去,很认真的在劳作。我记得哪个老师说过,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现在负责,别把心思都放在过去,无论是好的回忆还是坏的,你都没法改变它,所以别无谓的浪费时间。”

说着话,他的眼睛看向对面,李猫抱着肩膀靠在窗边,娇小的身躯显得有些单薄瘦弱,令人很容易产生怜惜,最好能提供一个宽广温暖的怀抱,让她有所依靠。

只是,陈锋很清楚那是错觉,如果自己当真那么做了,迎接他的必定是锋利的爪子,那是会要命的。

李猫幽幽的目光泛着淡绿,在暗影里格外鲜明,嘴角噙着冷笑,轻声道:“你是在劝我当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吗?”

陈锋认真道:“我是想你别一直自己扛着,有事情可以说出来,让大家帮忙解决。”

“那是我的私事,不用你们管。”李猫别开头,没有立即转为尖刻和敌意。

陈锋坚定的走到她面前,绷紧脸皮严肃的道:“现在已经不是了,我们是伙伴,相互帮助是最起码的,你也要相信我们一定全心全意的帮忙,不然谁能放心把后背交给你?”

说出这些话,陈锋暗地里松了口气。

他憋了很长时间,一直在找机会试图明白说开来,但如何措辞却是个大问题。

李猫太有个性,浑身都是刺,把自己严严实实的保护在里面,不让任何人触碰。

这跟定时炸弹一样,早晚会让大家都受伤,于公于私,他都必须尽快解决掉。

而经过昨天与今晨的一系列变故,陈锋觉得不能再拖,是时候剥开她的软猬甲,直面内里的真实。

李猫没有跟往常似的开口就是尖刻逆反,非得噎死人才开心,或者冷嘲热讽凡人的智慧。

她躲开陈锋火热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脚尖,幽幽说道:“我的事情很麻烦,谁沾上了都会死。”

“我不怕,我相信大家也不会因此就退缩的。”

陈锋说的斩钉截铁,胳膊大幅度的挥舞,把其余人都划拉在里头。

大眼和王彬躲得老远,貌似凑一块儿商量什么,耳朵却都竖起来偷听,此时猛点头表示赞同,很明智的没多废话。

吴伟斌笑的意味深长,抱着胳膊一副看好戏的德行,却与平时两个模样。

顾英男在里间举起手来叫道:“我没问题!”头都没抬一下,非常之敷衍。

即便如此,陈锋也觉得浑身发热,貌似得到五倍加成助力。

李猫抬眼瞥着他,似笑非笑的凝实良久,忽地转身来到房间正中,冷下脸来冲众人道:“好,我说。”

陈锋赶紧颠颠儿的跟过来,本以为她会酝酿下情绪,不料李猫一开口就直奔主题,干脆利落,如同她射出的弩箭。

“我曾经有个妹妹,名字不用说了,我叫她小小猫,长得很漂亮也很活泼,就是脑子笨一些,很容易相信人,还特别贪玩。”

她仿佛是在说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陌生人,语气平淡,没有丁点儿情绪波动。

根据她的描述,陈锋迅速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美好的形象,那是一个身材发育极好的十五岁女孩儿,皮肤白皙长相漂亮,有一头令人羡慕的长发,还有一点单纯和开朗,常引来周围许多情窦初开小男生的关注,以及一些成年人垂涎三尺的窥觑。

小小猫贪玩,经不住锦衣玉食和高档礼物的诱惑——其实也可以理解,她毕竟是一个从小生活在艰难条件下的普通女孩子,与李猫这种天生妖孽没法比。

总算在李猫的督促教导和盯防下,小小猫没被出手大方但动机明显的成年人给骗了,却忽略了同龄或稍微大一两岁小男生的引诱,先是混迹网吧,随后开始出入酒吧舞厅夜总会、各种会所,学会了喝酒,也开始跟李猫拌嘴顶撞。

不过她依然听从李猫的教训劝阻,加上新鲜劲儿也过去了,行为开始收敛,顶多去网吧玩游戏之类。

李猫也因此放松了警惕,结果悲剧就在不经意间突然发生。


上一篇: 选择

下一篇: 我陪你去冒险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