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255章
游戏下载

只是个小别扭

时间:2016-09-29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一点兴趣

下一篇: 媒体战争

谢轻名的名字,和他的ID百无一用,已经挂上了荣誉墙。

职业二段。

除了陈尧之外,他是今天被定出的最高段位了。

到目前为止,四十多个参赛者已经完成了定段,但大多数都是职业初段,能定到职业二段的包括谢轻名在内也就四个人。

胡子的电话打了半天……

至少嘟了十声,谢轻名才接起来:“喂?”

“你在哪里?”胡子问。

“我……我有点事,你们……先回去……”

胡子听他声音有点不对,眉头皱了皱,换了只手拿手机:“你怎么了?”

谢轻名剪短地撂过来一个:“没,挂了。”

“喂,等等,你什么情况,不会真被绑架了吧?”

“想多了。”谢轻名冷笑地回了一声,果真就挂了电话。

胡子摊了摊手,和他们复述了一遍对话内容。

看样子,谢轻名心情不是太好?

他一个人躲起来了。

他们又看了一遍挂出来的谢轻名的名字,确定是通过了啊!

如果谢轻名没过,那他情绪不好还有可能,但过都过了,还闹个什么劲儿?

“呃,不会是因为陈队定到了三段,他却只是二段,所以,不高兴了?”韩笑和谢轻名毕竟多当了一年队友。

“不会。”陈尧却直接开口否定,“他知道,他和我有实力差距!”

谢轻名确实和陈尧存在实力上的差距,但这是他心知肚明,并且在一次次失败中,都已经接受了的事情。

既然如此,和陈尧的段位差别,最正常的也就是他酸两句,闷闷不乐一路,但绝不至于找个地方躲着不见人。

“那是什么事儿?现在又怎么办?”胡子挠头,简直一头黑线,“我们不可能真的扔下他一个人,跑回去吧?”

“当然不扔。”陈尧从胡子手上,把手机拿了过来。

“呃……队长你……”

陈尧重新拨通了谢轻名的电话。

那边,很快又接通了,还没等谢轻名开口,他就是一句甩过去:“我是陈尧。”

然后……

很长时间的沉默。

再然后,谢轻名愤怒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陈尧又怎么样?你是陈尧你有理啊?都说了让你们先回去了,我这么大一个人还能走迷路了不成?学会给人一点隐私空间行不行?我在哪里,什么事,全都要让你们知道啊?!”

他一说完,心里突然就一空。

以前他也是这样说话的,尤其是输比赛之后,把全队大骂一通已经习以为常了。

可是,只有今天,他不舒服。

尤其是他刚刚说完,就听到陈尧把电话挂了。

四周突然一下静下来。

他感觉到有点心慌。

而另一边胡子他们完全搞不懂陈尧的意图,他打个电话过去,惹得谢轻名大吼大叫一通,然后,他一句话都没再说,直接挂了电话。

“呃,什么……情况?”张宁问。

陈尧静静地把手机交还给胡子,清晰地说道:“电话里回音混沌,可供声音折射的空间很狭小,伴有断断续续的水流声……他在某个卫生间。分头找。”

张宁、胡子和韩笑,看着他波澜不惊的面容,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他的电话确实是打给谢轻名的。

但他实际上完全无视了谢轻名的存在。

谢轻名在说什么,吼什么,再怎么声音大到胡子他们都能依稀听见,陈尧也许一句都没听进去。

因为他从一开始要听的,就是背景声音。

五分钟之后……

谢轻名就黑着脸,被胡子拎到了休息室里。

“我就不明白了,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们,有罪吗?脑子有病吧你们!”谢轻名没拿正眼看他们。

“对,我们脑子有病。”陈尧站在他面前,双目平视。

谢轻名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了一下——真的是脑子有病,不然,怎么会接纳他这样一个队友?

张宁站在谢轻名身后,搓了搓他的脸:“喂,既然都被逮出来了,有什么不开心的就说来让大家开……咳,分担分担?”

“我没有。”谢轻名习惯性地嘴硬了三个字,然后,看到所有人的眼睛里都是担心,他又咬了一下嘴唇,低头,说道,“就是跟三生战队的队长打完,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想到了昨天晚上陈尧说的事,而且,仔细一想,我将来在独裁战队中的位置……是主力突击位——这是秦一烛的位置!”

“所以?你担心,秦一烛出狱之后,你再没有上场机会?”张宁问。

“……”谢轻名一抬头,那种咬着牙不肯承认的委屈,却让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张宁这话是大误会了。

“你是觉得,你不可能达到火虫的高度。”陈尧帮他直说出来,一点弯儿都不转的,就这样正面刷脸上。

“……”谢轻名扛不住,脑袋埋得更低了。

“你确实不能。”陈尧又一句几乎打出了爆头。

“……”谢轻名紧紧地攥着手指。

张宁他们都笑了。

搞个半天就是这么点事情呢?

谢轻名自己纠结,又不愿意说,躲起来一个人闹小别扭。

当然,也能理解。

谢轻名从初中开始一直到现在高三,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不是没有人看在眼里,他不缺天赋,他又肯为自己的梦想付出努力,根本没有任何理由不成功。

可他今天和王孤意对战,几乎整整一天,他明白,他真的差得太远了。

一线战队的职业选手,没有天赋能打上来?

一线战队的职业选手,不肯努力早就被刷下去了。

他们是从残酷的分级赛制中,竞争出来的最优秀的一群人。更不用说他们之上,还有位于职业圈最顶端的七鬼神。

“你知道为什么不能吗?”陈尧平静地说,“因为,你很聪明,而他,是个傻逼。”

张宁捂着嘴又笑了。

韩笑则偷偷地擦了一把汗——秦一烛高大上的主神形象,真的在陈尧这里连个渣都不剩。

“你在损我,别以为我没听出来!”谢轻名不情愿地抬头,说。

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感觉触碰到了天花板,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办法再上一层楼。

谢轻名心里打了个透亮,暂时也不知道这个毛病自己能不能解决,但是,至少他嘴上是不可能承认的:“歪理。不和你们扯了,很无聊,回去了。”

“等一下,谢轻名。为了照顾你的情绪,我决定一口气说完……”陈尧却没放他走,他仍然是平淡如水的语气,叙说着让谢轻名差点当场崩溃到底的事实,“我们在校园赛和C级联赛之间,会穿插一场表演赛的穿插赛事!”

“什么!”谢轻名想拽住陈尧的领子质问,他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才会觉得,他的所作所为,能叫做“照顾你的情绪”?


上一篇: 一点兴趣

下一篇: 媒体战争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