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264章
游戏下载

丧尸猫

时间:2016-09-28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丧尸凶猛

下一篇: 相当危险

真正聪明的人,总是能从其他人身上学到本事,这一点同样适用于陈锋。

虽然只是跟顾英男相处短短一次任务的时间,耳闻目睹的东西让他学到一些初级手艺。

看着他用军刺不住的解剖焦糊的碎尸,大眼恶心之余也觉得好奇,问道:“锋哥,你这是打算转行当验尸官吗?好歹多看两季CSI再下手,这工作质量也太差点了吧?”

陈锋一脚踢开半拉破碎的头颅,没好气的道:“你懂个毛啊,这叫活学活用,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多了解一些新型丧尸的情况,咱们后边干起来才轻松。”

“噢噢,听起来挺深奥的,不过我觉着吧,咱们稍微应付他几下子就算完,要拼老命,值当的吗?”

大眼貌似鬼祟的左右看看,冲陈锋挤眉弄眼,话是出自真心。

两兄弟无需多言,陈锋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不想让官差抓着当炮灰使唤,眼下的情况摆明了非常糟糕,姓段的可能是真需要人来帮忙,但肯定也有趁机把他们收拾掉的险恶用心。

站在大眼的角度,那是绝对不能让对方得逞的,。

陈锋想得还要更多一些,他转头往深处凝望片刻,深吸一口气,坚定的道:“不是为了其他人,咱们还要继续往下走,很难说会遇到相似的任务,早一点弄清楚其中奥秘,将来就少一分危险,这是正经事。”

    大眼抓抓头盔,摇摇头:“算了,我不费那脑子,你往哪指我往哪儿打就成。那什么,真能肯定这玩意的要害在脖子后了?”

“是脑干!”陈锋纠正他,“主要功能是维持人体的心跳、呼吸、消化等功能,普通人一旦伤到这里,很容易引起死亡。”
    “哦,我明白了!”大眼恍然大悟,“怪不得打架的时候大家都尽量躲开后脑,原来是怕出人命啊!”

讲别的他不一定能懂,街头斗殴的经验,大眼哥最近学的比较勤快,有一定积累了。

陈锋嘴角一抽抽,半晌无语。

他果断放弃给这厮上课的想法,把军刺抬起来,让大眼看清楚上面沾着的一些泛着微弱蓝光的细碎晶体。

那是来自脑干的神经核,本来应该是大小不等的灰质块儿,现在居然成了结晶体,并且那光色很像他们先后得到的两块神秘幽蓝晶体。

就是看到这一点特征,陈锋才灵机一动,作出判断。

大眼脑洞大开,想到:“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晶核?吃下去的话,立马就得到某种超能力?”

“我看直接变丧尸还差不多!”

陈锋对他的异想天开也是服气了,随手摸出个小瓶子刮进去,又多加一个无菌袋包裹好,收入背囊中。

——话说,自从顾英男加入之后,“天烽战队”的成员们每次有新发现,都赶紧收集样本,已经成了习惯。

顾英男还没有回信,段长风的研究室估计还要拖沓,究竟判断的是否正确,还是未知数。

大眼问:“那咱们原地等结果出来,再往里去?”

“不用,多杀几只丧尸试试,就知道真假了。”

陈锋收起军刺,把SCAR顺过来轻松顶在肩头,深深一个呼吸,迈步踏过仍在扭动抽搐的碎尸块,坚定的往前搜索。

两人的背影完全从防线官兵的视野中消失,空中无人机俯瞰下,他们速度极快的越过战斗区域,进入建筑相对完好的街道深处。

或许是刚刚经历过一次集中清理的缘故,街头没有成群丧尸存在,横七竖八的车辆遮掩住大半视线,让人很难一眼看清全局。

两边店铺里基本没人,卷帘门紧逼,玻璃窗多数都碎了,随处可见炸烂的尸体。

陈锋的脚下踩着碎玻璃,发出清脆的声响,在死寂街头显得格外清晰。

“嘭!”

距离四五米远的一辆SUV车门玻璃突然爆碎,一只漆黑的利爪伸出来,朝着他们当空用力抓挠,呜呜的嘶哑吼声同时传来,从后视镜折射可以看到一张残缺的长脸。

后方指挥部里,正在看放大画面的官僚们齐齐惊呼,郑处长几个甚至浑身哆嗦,仓惶倒退两步,脸色蜡黄,大汗淋漓。

段长风鄙夷的横了他们一眼,暗道:“什么东西,除了抢功夺权背后算计人,屁用都没有,还不如俩孩子镇定。”

他倒是忘了,陈锋和大眼是什么经历啊,一个多月时间都在疯狂战斗杀戮,神经早都麻麻的,这点儿惊吓算啥。

就见两人毫无停顿或抖颤,依旧保持原来的速度与姿态逼到近前,先用头盔上的摄像机给那丧尸来了个多角度特写。

那家伙被安全带捆在驾驶座上,两腿被变形的车体挤住难以动弹,胸膛不知道让什么撕咬开个窟窿,车内到处是血迹,看着还蛮新鲜的。

看到陈锋靠近,它更加疯狂的挣扎抓挠,但总也无法挣脱安全带。

画面传到指挥部,第一次看到长久清晰聚焦下的丧尸,特写突出的焦黑脸庞和幽深可怖的眼睛,都令众人不寒而栗。

对于直接面对丧尸的两个少年,他们终于收起部分轻视,至少这胆魄就值得称赞两句。

拍完了,陈锋调侃道:“我就说游戏和电影里,那些丧尸非得等人走到眼前才忽然冒出来,纯粹为了吓唬人,其实这些玩意听力嗅觉都很灵敏,很远就能发现活人,会早早跳出来,哪里懂得打埋伏。”

这话分明是给收看的人做科普了,随后,他掏出CZ75瞄准丧尸大张的嘴巴,“砰”一枪打穿,子弹变形从后面带出破碎的脑干组织。

丧尸像是被突然拔掉电源的风扇,惯性的挣扎几下,只剩神经自主的抽搐动作。

“看吧,我猜对了。”

陈锋冲着天空竖起大拇指,并露出灿烂的笑容。

段长风面露喜色,低声道:“这臭小子,果然有点道道儿。”

之前,他对这类半路出家的人都比较鄙视,认为他们没资格称之为战士,更无法与真正千锤百炼的军人相提并论。

现在看来,那有点儿偏见的意思,人家还是能做点事的。

旁边的官僚们又按捺不住,其中一位领导问道:“段中校,既然已经找到了丧尸的要害,是不是可以立即发起全面围剿,迅速把他们消灭掉?”

“还不行。”

段长风断然摇头拒绝,“这只是其中一类丧尸的弱点,不见得适用于其他变种;另外眼下的部队都是新兵,缺乏在战斗时精确命中丧尸脖子的能力,派他们进去极可能造成巨大伤亡,还是再等等。”

“哼,要我看,你这是在消极避战!”郑处长用一块爱马仕手帕擦掉脸上的汗水,随意丢进垃圾桶中,义正辞严的质问道,“两个临时征召的小孩子都能做到的事,你们这些职业军人就做不到?要那样,国家每年几千亿军费养活你们有什么用!”

段长风很想一巴掌抽烂那张扭曲的臭脸。

可他能晋升到现在的位置,光靠过硬的军事素质可不够,政治手腕情商关系全都得到位,很清楚要是跟姓郑的撕扯起来,一点好处都没有。

同样的,别看这油头粉面的玩意儿貌似挺牛叉,其实根本没办法伤到自己一丝一毫。

段长风想得通透,索性装作没听到,随便那丫的怎么叨逼叨,就当是一只苍蝇在嗡嗡叫。

郑处长也没表现出来那么跋扈浅薄,他的种种作为,都是要趁机弄成个既定事实,把自己硬塞进立功队伍当中。倘若段长风是个简单的直肠子军人,无论是妥协还是翻脸,结果都有利于他。

可人家装聋作哑不搭理他,这就有点儿骑虎难下。

旁边人冷眼看戏,没谁上去帮腔,他们爱咋咋地,干好自己本职工作不出错为要。

陈锋两人可没觉着就自己这点儿事,也能引起一堆尔虞我诈的斗争。

他们继续向前,接连射杀了六七个困在车中发生变异的丧尸,也查看了一些纯粹死掉的普通尸体,对自己的发现渐渐有了信心。

转眼之间,商业街过一段落,前方出现临街小区楼房。

右侧三楼的阳台上,一家人忽然发现正在街道上行进的两人,那一身迷彩服看上去无比的亲切,顿时忘了刚才还破口大骂仓惶后撤的部队来着,急忙嘭嘭拍打窗户引起他们的注意,并大声喊叫起来。

“救命啊!你们快点上来把我们救下去!”

死寂之下,这声音格外的响亮,陈锋早都发现他们,可没料到会如此莽撞,赶紧杀鸡抹脖子的打手势让他们闭嘴。

可这家人才不管那一套,他们只看见街头貌似安全,部队都进来了,逃命最要紧啊!

大眼给逼急了,吼道:“特么叫个屁啊,赶紧闭嘴,别把丧尸引过来!”

一听这话,那家人顿时不干了,一个光头胖子指着两人破口大骂:“小逼养的他么说什么,老子交税养你们这帮傻大兵,就是为了保护老子安全的,你特么要不赶紧过来,我特么弄死你信不信?”

大眼哥哪里能吃这个气,嘿嘿狞笑道:“好啊,我就在这儿等着,看看是你弄死我,还是你先死!”

陈锋踹了他一脚,喝道:“少胡说八道,干正事要紧!”

话音未落,五楼上一面玻璃“嘭”的爆碎,一道黑影倏然扑下来,嘶啦勾住三楼防盗网,嘴里发出刺耳的怪叫!

那是一只身长近一米的猫,浑身没毛黑不溜秋,嘴里突出十公分长的獠牙,爪子弹出跟钢勾相似,轻而易举切进水泥墙面,在铝合金防盗网上一划,居然割开深深的刀痕!

“丧尸猫!”

陈锋对这玩意的记忆刻骨铭心,他第一次被感染,就是给丧尸猫抓的。

而今又见到这货,顿时杀意沸腾,刚要开火,那凶猫竟一头钻进防盗网格中,撞破玻璃冲进阳台!


上一篇: 丧尸凶猛

下一篇: 相当危险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