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256章
游戏下载

莫名危机

时间:2016-09-28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回归与盘点

下一篇: 恐慌降临

随着冒险经验的累积,陈锋对于危险的直觉判断也在迅猛增长,除了在战斗中随时随地的侦测预判,如今更提升到了对较远区域和与自身有羁绊的事件的敏锐感知。

这不是什么特异功能,也并非神棍似的掐指一算,就能提前好几天知道。

——那种事儿,在科学的世界里很难发生,前提是你有远超时代的量子级信息搜集和计算分析能力。

陈锋的“预感”更多是与他有关联的,且正发生在距离比较近的地方的事情,尤其是可能带来生命危险的。

刚刚从里世界的长时间历险回来,他的精神虽然疲惫,却正处于最敏感的阶段,任何风吹草动都很容易引起警觉。

“危机来自于哪里呢?”

他的手中亮出USP,自动加装了消音器,放开碍事儿的浴巾,单手屈在胸前指着房门,然后猛地解锁、拉开,闪身出去。

眨眼之间,他左右扫视了整个客厅,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变动。

卧室内,传来老妈打呼的声音,平稳放松,睡得相当踏实。

陈锋轻轻松了口气,家里人没事最好。

想想也是自己神经过敏了,对于现实世界而言,他压根就不曾离开过,时间没有任何流逝,又怎么会有人那么快发动袭击呢。

自嘲的摇摇头,他回头捡起浴巾,胡乱裹在身上,然后坐进沙发,把枪垂在两腿中间,默默的呼吸吞吐,舒缓神经。

与此同时,对面房屋中监视的人低声惊叫:“张哥,有情况了!”

“什么事儿,大惊小怪的。”

那位张哥正在困的直打瞌睡,冷不丁给惊一下,就算是老侦查员,心脏一时也有点不不舒服。

年轻的同事指着屏幕焦急的道:“你快看啊,那小子的动作明显有问题,手里好像拿着枪,鬼鬼祟祟的!”

监控屏幕上出现的,是一种类似于热成像原理描绘的画面,不同于直接的光学摄像头,仅仅由多个分布在陈家房间各处的微型探头,联网描绘出的实时变化数据,进一步解析后得到的模拟画面。

听上去有点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你想偷看,直接上微型镜头就好了嘛。

但根据段长风发布的指令,他们要监控的人非同凡响,常规手段很容易被侦测到并引起警觉。

很简单,以陈锋如今的水平,你用摄像头直接对着他,跟用枪口瞄准没两样,马上就能察觉到。

只有这种针对环境的被动装置,才能做到无声无息。

来侦查员张哥嘴里嘟嘟囔囔,好像带着起床气还消极怠工,先揉搓两下眼睛,看似慢吞吞的看向屏幕。

左边实时监控和右边的画面回放一起扫过,他那下垂的眼皮倏地一抬,嘴角泛起老猫逮着耗子的笑意,点点头道:“没错,是枪。”

年轻同事噌的跳起来,劈手抓起旁边桌上放着的装备,哗啦扫开椅子就要往外窜。

张哥一把抓住他胳膊:“你干嘛去,急三火四的,弄出那么大动静儿,打算叫邻居们都来参观是怎么地?”

“不是,他都亮出枪来,咱直接抓捕啊!”

年轻同事不解的瞪圆眼睛,特别是发现前辈居然原地纹丝不动,压根没有行动的意思。

“抓捕?你接到过这样的命令吗?”张哥语气平淡,表情也是随意的很。

年轻同事越发难以理解了,焦急的拽了下胳膊,没有挣脱,不由提高了声调:“张哥,这还用想吗?”

不错,上边的命令的确是“监视”,可也没说死就只能干瞪眼看着啊。

现如今要立功受奖,那必须得破大案子,而只要是说涉及到枪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

没见很多人为了立功,都跑到地摊上查禁玩具枪了么,管你是打塑料珠还是呲水的,威力比撒尿都小又怎样,只要达到条文规定的数值,这就算枪。

最妙的是,查这种案子还不用冒风险——小商小贩哪个敢跟官差对抗?

安全,成功率百分百,立功受奖,好处多多。

在年轻侦查员眼里,对面被监视的陈锋呢,只是个十六岁的普通中学生,干巴精瘦也没四两力气,平时也没听见跟谁红过脸,弱鸡一个,一只手都能轻松放倒。

这样的小家伙成了受控对象,又涉及到枪,就算他拿着的是一把玩具又如何,只要把案子先坐实了,说他“威力巨大,打中非死即伤”,先把功劳捞到手,谁也不会认真追究的。

这么简单的道理,他能想通,资格老、经验丰富的张前辈,怎么会不明白呢?

张哥轻轻摇头:“这事儿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老实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

他的手始终没有放松,抓的很近,清晰表明态度之坚决。

年轻同事先是愤懑不解的拧起眉头,脸都变形了,以为老前辈是在故意阻挠自己上进的机会。

但他马上看到对方眼神中那份坚定老辣,被立功心切冲昏的头脑顿时冷静许多,认真想想,腾地出了一身细汗。

他放弃挣扎,老老实实回到原位,放下装备,搓着手小心翼翼的问:“张哥,这里头有什么道道,您给说说呗?”

说着话,他讨好的给递上一根烟,打火点着,眼巴巴的看对方。

张哥坦然受了他的伺候,深吸一口下去四分之一,在肺里闷了足足五秒钟,才徐徐吐出来,变白的烟气把两人之间熏染的缭绕恍惚,更添一份神秘。

“你知道,前些天泰东市发生的大案子吗?”

“泰兴集团被毁那个?说是发生了激烈交火,有大量枪械和手雷什么的,最后连有关部门都惊动了?”

年轻人,对这类极具话题性的劲爆消息最为关注,马上想到,脱口而出。

张哥慢吞吞的点头:“前脚案子发生,后脚就派咱们来监视这小子,你认为里边有啥联系?”

年轻同事身子一震,想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可能性,瞪大眼睛盯着屏幕上发呆的陈锋,难以置信:“就他?那么大的事儿,他干的?!”

一个人畜无害的青葱少年,和做下惊天大案的超级罪犯,两者怎么都无法联系到一起。

张哥不解释,笑眯眯的吞吐烟雾,姿态莫测高深。

小样儿,别以为学历高底子好后台硬,就能踩着老家伙们的脑袋往上窜,论起踏实干工作,有的是东西要学呢。

表面云淡风轻,张哥其实也彻底清醒了,以他多年的经验判断,几天来他们多组人换着班的监控,估计很快要处成果了。

消息很快传出,这一夜,必然有很多人要无眠。

陈锋在客厅里坐了十来分钟,确定威胁并非来自于近处,直觉好像离着很远,但一定与自己有关联。

他的精神已是疲惫到极点,在给其他人发出警告信息后,干脆收枪上床,呼呼大睡。

千里之外,李猫回复了短信,从一片黑暗的住处起身,站到废弃厂房的顶端,遥遥望向中祥县所在的天幕尽头。

“没有人可以动他。”

喃喃低语,片刻之后,她腾身跃下,迅速消失。

十五分钟前,距离中祥县约二百公里的怀玉市,一个普通的中档小区里,林头儿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卧室中。

他浑身的伤势全都修复,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一双善于隐藏情绪的眼睛,此时却异常的瞪大,眼珠子各自朝着不同方向疯狂的转动,偶尔停顿了,便能看到其中放射出狂热的光彩。

他的脸极度扭曲,那表情已经不能用古怪来形容,更像是面部肌肉彻底失控,一条条的各自朝着不同方向肆意抽搐,组成的面相好似一副信手涂鸦的抽象画。

“嘿嘿!唧唧!桀桀!嘁嘁!咦嘻嘻嘻……”

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变着花样从他喉咙里挤出来,偏偏他的牙关又咬的紧紧,牙龈都破裂出血,似乎都毫无觉察的样子。

黑灯瞎火,万籁俱寂的深夜里,这样的怪声传出去,足以让很多人做噩梦。

幸好,这套房子做过专业的隔音装饰,双层玻璃窗,厚重实木门,吸声材料吊顶,多层复材地板,制造出一个人工静室。

就算他大吼大叫,邻居们听到的动静也只是很小一点儿,很容易忽略过去。

林头儿抽搐的时间很短,几分钟后,他忽然全身松弛,好似被抽掉了骨头一样的瘫软在床上。

大量汗水从体内逼出来,把他的衣服和床单都湿透了。

他的两眼也恢复到正常位置,瞳孔、瞳仁和眼白都完全消失了,只有一双好似无底深渊的漆黑眸子,似乎充斥着吞噬魂魄的邪异力量。

随后,那颗他从里世界带出来的奇怪大蛋,凭空出现在脑袋上方,一道无形波纹随着神秘幽光的出现,瞬间激荡向四面八方。

便在此时,陈锋觉察到了那股深入骨髓的惊悚。

林头儿的脑袋好似被一只无形大手托着,缓缓向上扬起,直到下巴顶住了胸骨才停下,头皮无声无息的掀开、颅骨如门户裂成两半,露出里面已经变成黑灰色的大脑。

那大蛋倏地钻进去,跟着头骨合拢,看上去跟平时毫无二致。


上一篇: 回归与盘点

下一篇: 恐慌降临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