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244章
游戏下载

吓着吓着就习惯了

时间:2016-09-28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摊牌

下一篇: 糟糕的定段开局

“我说。”陈尧静静地回答。

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张宁和胡子也并不是完全清楚。

他自己说,最合适。

夜晚的房间里很安静。

虽然明天早上还有比赛,但陈尧没有节省口水的意思。

“我先说结果,”陈尧看着队友忐忑的脸色,淡声说到,“校园赛出线以后,七中将挂独裁战队c队徽章,参加c级联赛。”

已经准备好接受分离的沈照楼他们,嘴巴突然就张大了。

裴鹏天猛地眨眼:“独……独裁战队?”

他们羡慕隔壁的博学校队,能穿一线队队服,背靠一队双主神的暗影战队,羡慕得要死要活的。

现在,陈尧告诉他们的事情,不但不是他要离队,反而是整个七中校队,直接要提到和隔壁博学战队同等的地位?

“过程?”谢轻名震惊地看着陈尧,“或者说,你是谁?”

陈尧沉默了片刻,整理了一下思路,从他和秦一烛幼年的时候说起。

沈照楼他们的脸色,跟着他平静的叙述一变再变。

陈尧的脸上没有什么波澜,但他在队友心里激起的波澜,已经随着他一句句话出口,而翻涌成了惊涛骇浪。

一线战队!

主神级的人物!

那些东西,一直都离他们这支三流校队无比遥远。

可因为一个陈尧,他们之间的距离竟然被突然拉到了这种近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听到秦一烛要直接带陈尧入队的时候,他们羡慕又震撼,但听到陈尧因为狩猎意外,不得不放了秦一烛鸽子,又是一阵心疼和惋惜。

“也就是说,你那个暗网小号……不是串号?”韩笑后知后觉地回忆起了很多东西。

“嗯。不是。”陈尧回答。

全队有种崩溃的感觉。

他们想起第一次看到那个乱码账号的时候,谢轻名还因为看不起那个号的天梯登记拒绝跟陈尧对战。

现在他都已经脸白如纸了。

陈尧提起过这个帐号是一个朋友给的。

韩笑他们也嘲笑过是什么朋友,会给他这么个奇葩账号。

陈尧回答说,过命的兄弟。

现在他们才陡然反应过来——陈尧指的那个人就是秦一烛!

“被你烧到的那个雷道远的参赛证,也是秦队的东西?”韩笑想到这件事,才真的意识到他们两个的交情有多可怕。

“嗯。有一盒子。”

“你就翻了?”

“嗯,翻了。”

“还……还烧了……”裴鹏天很崩溃地补话道。

“嗯,烧了。”陈尧看向张宁,“大叔要求的。”

“我我我我我……”张宁都要哭了,“我什么时候指使你干这种事了?如果秦队在天有灵……哦不,在监狱有灵,一定要记得烧参赛证是我们队长的个人行为……这个锅我不背……“

张宁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当着镜头的面,烧毁堂堂一个一线队长的参赛证吧!

“我们要冲进顶级联赛,我们要跟飘神他们正面战斗?”面无人色的谢轻名,想忍住心里的恐惧又忍不住。

“对。”陈尧却淡淡点头。

“能行?”谢轻名真的被吓得不轻,尤其是目睹了今天方惊堂无法解释的那种压枪的精度,几乎都觉得那是自己一辈子无法超越的领域。

陈尧瞟了瞟他:“我能行。你看着办。”

陈尧依然只是陈述事实。

但是,谢轻名一肚子话,立马都被全堵了回去。

他冷哼了一声,不再开口。

时间已经到晚上一点了,张宁没有催他们去睡觉。

因为他知道现在催他们回房间去,他们肯定也睡不着。

“咳,”沈照楼都有种不敢轻易靠近陈尧的感觉了,“虽然队长一直都是……一言不合就搞个大新闻的节奏……但是……但是,这件事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以为我已经被你吓习惯了,没想到,真来大事儿了,我心脏还是完全扛不住……”裴鹏天不停地拿爪子掐自己的手臂,一遍又一遍。

“那你带我们去的地方……”韩笑还是想得深。

“嗯,独裁战队的战队基地。”

“独裁战队真的没有解散?”沈照楼问。

“我在。你们在。”陈尧回答。

他在,他们都在,独裁战队就没有解散。

就算被降级处罚,他们也会一起带着独裁战队,杀回顶级联赛体系!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每个人都是一肚子的问题。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

“时间不早了,”张宁看他们继续问下去,有能问一晚上的意思,不得不叫了停吗,“现在你们应该知道了,不是队长要离队。可以安心去睡觉了吧?”

沈照楼从来没这么小心地抬头,看陈尧:“可以,但是……以后也不敢欺负你了。”

“一言不合刷了一个来头恐怖的大神到七中,吓人的节奏嘛。”裴鹏天扁扁嘴。

“等一下,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韩笑举手。

“嗯?”陈尧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没动。

“独裁战队的恶性事件发生之后,很多媒体都在挖掘出事的原因,”韩笑虽然声音紧张,但吐词还算清晰,“但是,监狱里的秦队,和医院里的受害者霍小乙大神,都不做任何回应,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人知道,秦队为什么要打伤队友……我也就是好奇,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韩笑想知道的,同样也是这个房间里,以及这个房间外很多很多人,都想知道的。

可惜,陈尧摇了一下头:“我不知道。”

“呃?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全队都不相信。

“他没说,我没问。”陈尧用六个字,给出了最无懈可击的解释。

秦一烛没有特意去说,他只说了个故事。

陈尧也不是那种刨根问底的人,故事听了,过了,这件事在他脑子里也就被无视了。

“如果你们感兴趣,三年以后,可以自己问火虫,”陈尧的目光沉沉的,“如果三年之后他能出来的话……”

全队又被他惊起了一身白毛汗:“什么意思?”

陈尧没有回答。

秦一烛那种脾气大,智商低的人,在监狱里会折腾出什么花儿来,还真是不好说……


上一篇: 摊牌

下一篇: 糟糕的定段开局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