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228章
游戏下载

挺进!最终轮!

时间:2016-09-28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枪法和指挥的硬拼

下一篇: 新秀之夜

陈尧没有等,也没有时间去等。

他切换手枪并侧移的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如果站在他们身后的吴夜泊能放慢镜头的话,甚至可以看到,陈尧切手枪是在对方闪光弹出手之前!

陈尧落在键盘上的敲击声,还是很轻。

他的目光很安定,呼吸很平静——根本不像是吴夜泊印象中,突遭意料之外的闪击应该有的状态。

陈尧全无视野。

但他的脚步没闲着,他手上切出来的手枪也没闲着……

对方闪击之后的第一个点,就是来找他这把狙击枪了,而从之前十几局的局面看来,他的队友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不可能跟得上周于斯的节奏——他们反应不过来,更不可能形成掩护火力。

砰!

第一枪很快就出手。

吴夜泊听这第一枪枪响略有点失望,因为这一枪不但没有命中目标,反而还暴露了星火的位置……

可是当下一秒所有的火力都朝着星火暴露的位置,点对点地铺过来的时候,吴夜泊突然睁圆了一下眼睛!

因为,星火已经不在那个位置!

周于斯他们所有的火力,都被星火的一声手枪的响声,汇聚在了一个极其集中的“点”上,不再是他们刚进来的时候那种排点扫射的状态。

也就是说,星火在那一枪之后,让他开枪的那一个地点,成为了火力的焦点,反而让其他的地方变得比刚才更加安全了!

闪光弹效果还没结束。

但先出手的烟雾弹,效果已经结束了。

场上周于斯的死小卒,一看清楚面前的空箱子,心里一紧,立刻转向……

同时响起的还有星火的队友杂乱的脚步声。

再然后,他就看到漆黑的手枪枪口,已经贴在了他的脑袋上。

砰。

周于斯看着自己的角色死小卒,几乎是贴着星火的脸倒下,那一口凉气别提多酸爽。

但他心里还没觉得会输。

他们这边是闪击进来的,虽然没弄死星火,但弄死了星火的一个队友。

现在,星火距离他们这么近,直接一波子弹就能把他扫成渣渣。

可星火顺着他的尸体倒地的姿势,就是一个翻滚,躲进了一个掩体,利用手枪的高射速,低准备以及低后座,和周于斯的队友强行硬拼了整整五秒钟!

五秒钟!

如果星火那边的钻石高手,在这种一个人硬顶三个人整整五秒钟的强行对枪中,还拿不下人头,那他真的就枉为钻石了!

“好强……”周于斯这五秒钟完全处于呆滞状态。

虽然除了他之外,他其他队友的人头,都不是星火拿下的,但这五秒钟已经足以刷新了他对职业定段赛选手的实力认知。

他周于斯自认是惊弓战队训练营根正苗红的选手,但他都拿不出这样的实力顶上去!

比赛结束。

陈尧以四对五,面对对方有超强指挥位的情况下,带领队友取胜!

“很精彩!”吴夜泊在他们身后为他们鼓掌,“你,你,还有你。”他指着周于斯、陈尧,还有那个和陈尧同队的钻石高手,“编号牌给我,我签字!”

“哦也哦也!”周于斯高兴地跳起来,“Asa大神我爱你!”

“啧。真不容易,”吴夜泊笑着给他们签好通关的字,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我只要在惊弓战队一天,就一天不会听到有人说爱我呢!”

“哈哈哈,不怪Asa大神,都怪飘神风头太大!”周于斯捂着肚子笑。

陈尧他们都听不懂吴夜泊在说什么,也就是周于斯,才能一下就明白这个只有惊弓人秒懂的玩笑。

惊弓战队,有一个生死狙击第一人气主神,方惊堂!

像马萌、吴夜泊他们这些,虽然也都是实力强劲的一流选手,换在别的战队,那也是让粉丝尖叫扑倒的人物。

可不巧,他们身在惊弓!

就算有粉丝不喜欢方惊堂的,惊弓的队长黎隐决胜千里的指挥,和祁希大神污遍整个职业圈的嘲讽战,也足够抢戏了。

哪里会有什么粉丝关注他们几个?

“晚上的新秀之夜,我给你安排个离黎队近的位置。”吴夜泊玩笑归玩笑,正事归正事,“我看了一下你的号牌,早上从黄金组打上来的,抓紧休息一会儿去吧。”

“呀?谢谢大神!”周于斯一听竟然能直接进选手席,立刻压下激动的情绪道谢。

……

陈尧和周于斯就此分开。

周于斯按照前辈的指令,回酒店“抓紧休息”去了。

陈尧看了一眼时间。

下午三点半,太阳射进场馆的光线不强,角度温暖。

虽然时间还早,但陈尧还是留在了休息室,没有先回酒店。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场馆里已经显得很空了。

早上六点钟开始能容纳五千多人的场馆里,现在还在奋战的,已经不足百人了。

陈尧没有看到沈照楼和裴鹏天的身影。

他低下头,打开微信群,打了个问号上去。

果然,两个人都回答,已经被淘汰了。

沈照楼的基本功,能带的动早上的比赛,但一到下午,立马就不够看了,从第三轮开始打的钻石高手,没几个基本功比她差的!

裴鹏天确实是运气很不好。

下午的几场战斗,连续遭遇强敌,不是打过N年定段赛的资深落榜生,就是一线战队重点培养的对象!

他硬实力不够,再猥琐也是被淘汰的命运。

陈尧看着他俩聊完,又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快四点了。

休息室里坐着的人不多。

大多数进入了最终轮的参赛者,都已经回去休息了,只有少数和陈尧一样还有队友的通过者,还坐在休息室里等。

时间好像过得很快,但又好像过得很慢。

陈尧闭上眼睛,在椅子上靠着打了个盹。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一只手拍醒,一个带着一丝不悦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你什么时候过的?”

他抬起头,谢轻名撇了一下嘴,正问他话。

他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没有回答三点半,而是回答:“比你早一个小时。”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