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85章
游戏下载

杀机四伏

时间:2016-09-25   word格式下载

神秘水晶之光,在诡异的遗迹之中倏然绽放。

那光线看上去并无丁点儿杀伤力,柔和清冷,似秋夜寒凉的雾气在狂野中缭绕。

但在陈锋等人心中,却不啻于在快要冻死之时,忽然看到一轮温暖的太阳升腾在头顶。

发自内心的温暖,绝处逢生的狂喜,令他们几乎失态的大叫起来。

就在蓝光绽放的一刹那,巨人骷髅好似被突然打乱了控制系统的机器,蹬踏大地以借力的双腿转筋,下沉反冲的力量陡的变为横冲拉拽,致使下盘失去平衡。

作为力量传递中枢的腰部,骤然膨胀两圈还不止——那是所有肌肉组织细胞群体造反,原本向上身推送的力量顿时被截留,造成细腰吹气似的猛烈扩充延展。

而它的整条脊椎却意外强直,从尾部到颈部,连同脑袋一块儿齐齐反折,像是被大风突然吹得倒卷的雨伞。

如此强烈的躯体异变,导致它整体出力完全被打断。

原本要向下轰击六人的巨大拳头,被拉拽扭曲的力量催促下,歪歪斜斜掠过头顶,结结实实轰在坚硬的石壁上。

“嘣!”

巨响震耳,山石爆碎。

拳头深深陷入起码有一米,造成的震波激荡粉碎了半径两米的结构,喀拉啦一阵急骤的爆裂声中,大片石壁轰然坍塌,露出一个黑黢黢的大洞。

仿佛打开了一个抽风口似的,呼一下把飚射向众人的烟尘席卷进去。

随即,巨人骷髅浑身剧烈颤抖,忽高忽低、忽胖忽瘦的扭动变幻,摇摇晃晃无法自控。

陈锋惊喜交加,断喝一声:“快走!”

也不管那洞里到底有没有危险,通向哪里,拖着发蒙的顾英男扭头就往里冲。

其他人赶紧跟上,大眼泄愤似的往骷髅身上开了两枪,一发子弹诡异的反弹回来,差点命中他脑袋,吓得一缩脖子,怪叫着跑走。

凭空打出的山洞空间并不狭窄,宽度和高度都在五米以上,周边可以清晰看到机械开凿的痕迹。

“这里是矿洞,我们误打误撞的进来了!”

陈锋百忙中看了个真切,心中又是一喜,看样子大难不死,否极泰来,开始转运了。

矿洞相对较为平直,地面可能是长期行走机械的缘故,被压得平整致密,只有一层薄薄的尘土,被他们踢踏的胡乱飞扬。

有相对激烈的空气流动,所以不会太憋闷,只是呼吸之时,有浓烈的腐臭气味呛人鼻息。

这味道太熟悉了,陈锋仿佛又陷入到第一次冒险时的情景当中。

不同的是,他并非手无寸铁,却是武装到牙齿,更有齐心协力的强大伙伴。

“大家小心,这里头可能有情况!”

“明白!”

他的提醒得到一致响应,所有人的武器都自然指向前后左右的位置,菱形站位前后拉开,雪亮的手电筒光柱交错扫射,流水一般往前突进。

“噗通!”

重物坠落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陈锋倏地扬起左手,与其他配合默契的四人同时刹住脚步,就地蹲下。

顾英男猝不及防,一头撞在吴伟斌的背上,哎呀一声惊呼,刚要道歉,被他反手按着肩膀压低了身体。

“噤声!”

吴伟斌低喝道,同时觉得无法理解,这位高智商的姐们面对变异体和活尸时,都淡定从容,冷静的吓人。

但在这等小事儿上,偏偏笨拙的可以,真是奇葩的反差。

脚步声倏地消失,六个人屏住呼吸,于是连细微的声响也收敛。

所有灯光熄灭,陈锋压下三眼夜视仪,绿油油的视野尽头,缓缓冒出几个蠕动的身影。

是丧尸!

那灰白腐烂的皮肤,迟钝拖沓的动作,低沉断续的呻吟吼叫,离着老远都能闻见的浓烈臭气,无不表明其身份。

这些丧尸都是残缺不全,缺胳膊断腿甚至干脆没了半截身子,在地上一瘸一拐、爬啊爬的,速度慢的令人发指。

陈锋左手食指轻轻晃动两下,放低SCAR,从腿上拔出USP,瞄准缓慢靠近的丧尸脑袋,噗噗噗稳健点射,一枪一个把它们爆头射杀。

随着最后一只丧尸扑通栽倒,窸窸窣窣的爬行声彻底消失。

陈锋往远处观察片刻,没有更多的动静。

安全。

他手指一勾,重新操起SCAR起身向前。

转眼间来到丧尸面前,总共七具残缺尸体,因为长期缺水和环境干燥的缘故,显得枯瘦干瘪。

它们的肢体磨损严重,看样子是经过长途跋涉。

这是不是意味着,它们就来自于几十公里外的辐射区核心?

陈锋觉得自己运气似乎忽然好的过头,想什么来什么啊!

打开高亮手电往远处照射,矿洞似乎变得更加开阔,四壁也凹凸不平,难以完全看的清楚。

所有人带上呼吸面罩,隔绝熏人的臭气。

顾英男立即转换为专业人士模板,表情肃然的摆弄过每一具实体,并从上面取样化验分析。

“它们生前和死后受到过两次不同程度的辐射,具体射线种类和强度暂时无法给出结果。可以肯定,它们行走了很长的距离。”

“看样子是真的了。”

陈锋收起欣喜,恢复冷静。

时至今日,他绝不相信什么运气,一天是冒险者,身受调音师、魔音师的操控,就绝对不要放下警惕。

一时的所谓顺利,往往暗藏着更深重的危险,稍微疏忽大意,会死人的。

“继续前进。”

他轻轻挥手,继续在前面充当尖兵。

所有人保持沉默,只有轻微有序的脚步声。

他们五个人配合习惯了,连落脚节奏和轻重都能配合默契,井然有序。

顾英男加入时间短,在里面显得格外凌乱不协调。

但她显然意识到了这点,以强大的智力迅速找出节奏规律,然后有意识的控制自己步伐加入其中。

短短路程下来,变得异常和谐。

陈锋一直竖起耳朵倾听,敏锐发现扰人的杂音没了,顿时佩服不已。

学霸牛逼不解释,这是要全方位的逼死学渣啊!

心里感慨,脚下不停,渐渐的通道进入一片凌乱区域。

好似沟通了一个天然地下空腔,陡然开阔了好几倍,周边有大石头随意放置,还有腐朽的工具,生锈的设备,拽断的电缆和凌乱的骨头。

除此之外,隐约可以听到流水声从深处传来。

死寂之中,任何自然的声响都足以给人安慰。

几个人绷紧的神经顿时舒缓许多,可陈锋的脸皮却猛然绷紧,一股危险感突如其来,立即断喝:“警戒!”

话音未落,前方突兀下垂的石笋后面,蓦地伸出一支又细又长的爪子!

利爪破空,啸声尖利刺耳!

动作迅速,来的又格外突然,黑暗之中又难以看的清楚,角度更是诡异刁钻。

也就是陈锋提前一丝丝时间生出警惕,耳朵里听到异常的动静,行进中的身体倏然往下一缩,同时扬起枪口,果断开火!

“嗤啦!”

利爪擦着他头盔扫过,差点把三眼夜视仪给拽掉,但也割开了网罩。

陈锋甚至能感受到刀锋掠过头皮的森冷气息,倏然发射的子弹也精准捕捉到触手一般柔软的长臂。

血光四溅,一串痛楚的尖叫从石头后暴起。

利爪长臂好似受惊的毒蛇,嗖的倒抽回去,途中却诡异的扭转向下,耙子一样狠狠的掠向陈锋的脖子。

这明显是还不死心!

陈锋再次拧身躲闪,后边一箭猝然射来,穿透利爪掌心,带着它往上拉扯。

“是疾风体!”

对于这奇特的体质结构,古怪的叫声,吃过亏的大家可谓刻骨铭心。

吴伟斌抬起气锤,对准石笋嘭的一记爆轰。

碎石纷飞中,一条又高又瘦的扭曲身影应声跌扑倒射,两条几乎垂到地面的爪子当空舞动,嘶嘶啸声不绝于耳。

陈锋身形扭曲,枪却端的格外平稳,倾斜着连开三枪,在它身上打出三个窟窿。

但这不足以要了疾风体的命。

它惊恐的尖叫着扭身弹起,因为缺了一条腿,导致无法正常站立。

歪斜在地上,它拉长的大嘴里牙齿急促碰撞,发出咯咯咯的节奏信号,矿洞深处顿时有嘈杂的吼声响应。

“妈的,还会叫增援了?!”

王彬愤愤的叫着,端起M249突突突一个长点射过去。

疾风体上身剧烈的震动,被斜着扫上来的弹雨打成破筛子,最后脑袋啪的碎裂,抽搐着仰天栽倒。

呼隆隆的凌乱脚步声由远而近,其中夹杂着相互碰撞的闷响,撞在洞壁或石头上的动静此起彼伏。

陈锋侧耳倾听,铁口直断:“数量在三十以上,有至少两个型号变异佣兵,还有敏捷单位……好像是狗?”

丧尸狗,非常罕见。

在他们经历过的战斗中,多数变异动物都早早被清理过,所以极少碰上。

因为第一次感染就是吃了丧尸猫的亏,陈锋对此极为敏感。

现在,他们却意外当中,不期而遇。

灯光攒射下,空旷区域的两个分支矿道里同时涌出尸群。

冲在最前的,是两头足有一人高的丧尸狗。

原本应该是大丹品种,高头阔口长相威武,尸变之后庞大三圈,体型跟叫驴有一拼!

这俩家伙咧开大嘴,湿哒哒的唾液落地腐蚀的冒烟,一直张开有差不多一百八十度的夸张形态,里面增生两圈的长牙森森然如匕首,咆哮一声,腾身直扑陈锋头顶!

 

 

第一八六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

快!

漆黑矿洞之中,光线本就几近于无,它们与环境融为一体,除却沉重有力的咆哮声外,甚至听不到庞大躯体破空的动静。

刹那之间,陈锋惊讶的发现,两头丧尸犬扑击的动作异常美观,

它们的脑袋夹在前腿之间,矫健有力的身体在后方自然曲线起伏,细瘦的尾巴棍儿和两腿形成规则的三角结构,稳定整体的同时,还能把阻力减小到最低。

丧尸狗,居然能作出极其符合空气动力学的精准动作,这尼玛是要闹哪样啊!

陈锋不懂啥叫动力学,可他在电光火石间,从那精准的身姿、快速飚射的扑击中,感受到一丝令人心惊肉跳的危险。

这已经不知是多少次的危机感,让他不假思索的作出最正确的反应。

放弃瞄准射杀,全力横枪往前一架,同时大吼:“斌哥!”

“喀嚓!”

精致的SCAR精准的塞进一张裂开一百八十度的大嘴当中!

那嘴巴也实在太大,陈锋右手抓住握把,左手推动枪托,加装ACOG瞄准镜的部分正好横在喉咙中间,如此连两条手臂也随时处在如刀利齿的威胁之下。

倘若这丧尸狗有变异佣兵的力气,咔擦一口下来,陈锋立马就要变成伤残人士。

但这种糟糕后果显然不容出现。

丧尸狗的扑击力量太大,陈锋只是稍微抗拒,不得不卸力缓冲,顺势往后一倒,同时飞起一脚正踹在狗肚子上。

另一边,就在他大吼出口的刹那间,紧随其后的吴伟斌一个大步纵跃三米,跨到与陈锋平行的位置上,撇开气锤,吐气开声,一拳捣出。

“嘭!”

拳风破空有声,砂锅大的拳头挂起层层幻影倏然轰进丧尸狗的大嘴内。

壮哉老吴,悍勇不可挡!

脑袋脖子形成一条直线的丧尸狗,湿哒哒的舌头给他一拳齐根砸回去,粗大的嗓子眼和横骨恰巧成为卸力的基准点,耳听得喀嚓爆响,起码两百公斤重的狗身硬生生拒止当空,不得寸进!

这是力量的正面碰撞,吴伟斌的强大得到充分展现。

那大狗汹汹而来的力量被强行截断,后半截身体不由自主的蜷曲,大嘴更自然闭合,锋利牙齿噗哧咬进他的粗壮上臂。

吴伟斌眉头都不带皱一下,拧腰摔臂狠狠往地上一掼。

“嘭嗵!”

丧尸狗把岩石地面砸出个浅坑,浑身骨骼喀拉啦爆响,脖子嘎巴扭曲,竟是给他一把给摔折了!

另一边,陈锋兔子登鹰似的一脚,顺势踹的丧尸狗腾空飞跃,以倒栽葱姿势翻向后边,合拢的大嘴兀自死死咬住枪身不放。

便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刻,大眼大步冲来,抡圆了枪托,照准大狗两腿之间狠狠捣下去

“噗哧!”

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丧尸狗发出一声古怪的哀嚎,大嘴开合的刹那,陈锋猛地夺回枪来,一咕噜拧身趴伏,枪口顶着狗头啪啪啪连发三弹,将其掀开打碎。

硕大狗身急剧抽搐,摇摇晃晃的似乎要站起来。

大眼怪叫道:“你奶奶的,这都不死!”

调转枪口,顺着狗肚子往上突突突十几发子弹尽数射进去。

狗嘴里喷出一股浑浊腥臭的黑血,终于停止挣扎。

那边,吴伟斌左手抓住狗嘴用力掰开,喀嚓直接弄断骨头。

他浑然不顾右臂血淋淋的恐怖惨样,一脚踩住狗脖子,双手拧着狗头,猛烈地左右摇撼,竟是把脑袋连同一截脊椎硬生生扯出来!

血腥,凶残,狠戾,霸道!

吴伟斌的胳膊飙血,被口水腐蚀的衣服残破、滋滋冒烟,他却浑然无事一般,单手抡圆了狗头,狠狠砸向蜂拥而来的尸群。

陈锋等人听到他发出古怪嘶哑的笑声,急忙吆喝提醒,防止他过度狂化难以收拾。

却见吴伟斌几个大步冲到前方,双手乌光闪耀,亮出战斧,对准汇聚的尸群嘶吼一声,嘁哩喀喳疯狂砍劈不止。

他一个人,居然以一夫当关之势,把两股尸群洪流死死的堵在汇聚点,不得寸进。

几道光柱汇聚之下,吴伟斌身形膨胀一圈,恍如变异佣兵的体格,健壮双臂有战斧加成眼神,横过来拦扫五米正面,左右跳踉,不过一闪身的功夫。

那些尸群固然汹涌彪悍,却没有一个顶得住他一斧头剁的。

饶是变异佣兵粗壮健硕,张牙舞爪悍不畏死的前扑,却也只是一斧头开膛破肚的份儿,转眼即被淹踩倒淹没,挣扎不起。

陈锋慢慢爬起来,心疼的掏出手绢擦掉枪身上腐蚀性口水,特别是ACOG瞄准镜,生怕给弄坏了没得替换。

而后,跟其他人并肩看着老吴大发神威。

王彬慨然叹道:“老吴猛啊,一次比一次爆发的厉害。只要不尸变,我估摸着早晚能升级到咆哮体的程度。”

“那不可能,生物体形态决定了力量的极限高度。”

学霸姐毫不客气的泼冷水,以专业素质狠狠打学渣厨子的脸,“除非他能改变细胞体和人体形态,否则达到变异佣兵精英的程度已是极限。再高,他的身体挥承受不住自身力量增长而崩溃。”

王彬黑着脸嘴硬:“那也不一定吧,远的不提,就说刚才遇到的活尸,那身体强度和力量、速度,我看就超过变异佣兵了。”

顾英男目光锐利,自信的道:“据我初步判断,哪些活尸只是拥有人体的外表,其内在结构已经脱离骨骼肌肉和细胞组织的基本形态,从里到外都是一种类似于硅基的物质组成,不能算是碳基生物。”

王彬登时懵逼了,什么硅基碳基的,能说点咱听得懂的人话么?

李猫听不下去了,冷哼道:“别说没用的,你们很闲吗?帮忙清场!”

王彬顺坡下驴,赶紧闭上嘴,捧起机枪瞄向右侧矿洞,突突突的射击不停。

陈锋倒是听出一点儿门道,可也同样难以深入理解。

他迅速检查SCAR没有大碍,当即加入阻击左侧尸群的战斗。

短短一分多钟,这一波尸群全数冲出,一多半让吴伟斌给砍零散了,堆积成臭烘烘的肉山堵在矿洞中间。

到最后一个丧尸以磨掉肌肉的骷髅爪子,慢吞吞从阴影里爬出来,陈锋上去一脚踩着它脑袋,枪口戳进空洞的眼窝中,狠狠的扣动扳机。

转回头,见吴伟斌“当啷”丢下斧头,腰身佝偻着,两手几乎拖到地上,呼哧呼哧牛吼一般喘息。

顾英男小心翼翼凑到后面,拿指头试探着戳了一下,发现没有暴走,才放心的帮忙止血包扎。

娴熟的剪开吴伟斌的右臂碎烂衣服,用冷凝喷雾把表面血污变成结块揭掉,一看那狰狞的牙印,愕然发现居然都已经止血,并开始急速增生肉芽,相互融合!

“这种病毒基因的活性还真是强的令人惊叹呐!”

她两眼放光,恨不能当场切片研究下。

想想看,一种能够近乎无限的快速增生愈合,却不会对身体造成过载的基因,必然是超过人类基本基因的,如果能把其中有益的特性分解出来,彻底嫁接到人身上,那将会造成多么大的提高?

……诶?貌似人家里世界的基因强化,还有眼下的病毒强化,走的就是这种路子来着。

只不过,那是人家的科研成果,并非自己亲手实证出来的东西,光是看着,不给力啊!

结果就是,顾英男把伤药给省下,给他打了两针高能补液,又给了少量镇静药,确保主导人格和精神保持优势。

虽然战斗来的突然,陈锋却是格外欢喜,这意味着,他们找到通往辐射区矿道的几率进一步增加,第一关任务可轻松完成无忧也。

满地尸体血肉的地方是没法呆的,他们果断继续前进,在走了大约百来米后,前方几条岔道重新汇聚在一处空旷的洞窟内。

这洞窟能有一个足球场大小,轩敞高大,联通十几条岔道。

引人注意的是,中间好似小型车站一样,堆积了大量电动矿井轨道牵引车。

“就是它们!”

陈锋大喜,之前的猜测再一次被应验了!

从地下冲出突袭卡森市的尸群,来自于地下矿道。

沉重的变异体无法长途跋涉,必须有载重车辆运输。

这些平时转运成百上千吨矿石的轨道车,正是作为载具的最佳选择。

距离,位置,数量,全都对上了!

“哈哈哈!我们的运气果然好的离谱,随随便便闯进来,就找对了,没说的,这回想失败都难。”

大眼兴高采烈,嘎嘎狂笑。

“不要高兴的太早,我觉得这一切都太多巧合,好像有人刻意安排好的一样。”

李猫毫无喜色,警惕的往周遭观瞧。

“哼,大惊小怪,你当自己多重要,谁闲着没事瞎算计?”

王彬少说两句风凉话,都不自在。

陈锋却是和李猫一样的感觉,太心想事成了,不对劲!

他转过车堆,往前面看去,就见一道宽达二十多米的裂缝突兀出现在眼前,而缝隙从上而下的扭曲婉转,不知起点与去向。

只有潺潺的地下暗河,从侧面流出,经过通道正面的裂缝底部后,蜿蜒灌入远处的缝隙里。

裂缝上,有一座用粗木头和钢铁件建造的桥梁,下方从裂缝半腰处相对架起,看起来很坚固。

上面铺设的轨道锈迹被磨掉,明显刚刚用过。

“看起来,我们的目标就在对面了?”

他正思忖着,蓦地听到隐约有说话声从对面传来。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