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94章
游戏下载

只做坏事,从不留名

时间:2016-09-25   word格式下载

“这几张照片,是我在一个黑网吧拍到的。”

教导主任打开第一组照片。

被磨损得很旧了的战戈网吧的牌子,楼道像阴暗的刷字,已经肮脏的内部环境,再加上偷拍的特殊视角……

“如果这些照片,发给学生家长,我想,他们都会支持开除陈尧的!”

“哦……”校长若有所思地点头。

他没看出来,教导主任还做了不少准备工作。

他当了十几年的校长,还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手下有间谍潜质的老师。

然后,教导主任又给了他第二组照片。

校长的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这是什么?”

“打架斗殴!”教导主任拍的是医院的病床,和照片配起来的,还有偷录的一段两个伤员之间的谈话录音,“陈尧和这些社会人士混在一起!虽然我不知道事情发生在哪里,但我知道他参与了一场很严重的斗殴——也许过几天,就会被警察找上门,那样对我们学校的声誉,将是极大的影响!校长,你可要考虑清楚!!”

如果只是第一组照片,校长心里其实还挺平静的。

但是,第二组照片那两个伤员的伤势和对话,让校长心里打了个激灵。

他眯起眼睛,叹了口气,说:“主任啊……”

“嗯?”主任突然觉得,校长这个表情有点捉摸不透,

“你真不怕出事。”校长笑了一声。

“我?”主任没明白他的意思,“出事?”

校长却没继续说下去,而是叫了秘书进来,吩咐了几句,让她去把陈尧叫过来。

不出十分钟,陈尧就出现在了校长室。

他进来坐下的时候,主任心里一颤……

陈尧进校长室的时候,好像和早上进教务处的时候,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嗯。少了点什么。

可一时半会,他也想不出来少了什么。

陈尧一坐下,校长就把主任的手机推到他的面前:“陈尧同学,你看看。”

陈尧扫了一眼,没有翻动。

主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知道,校长再怎么不情愿,为了留下他,也为了校园安全,估计还是要牺牲陈尧了。

“哼。”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一个普通学生而已,和他赌斗?还想逼他辞职?

现在该知道哭了吧!

教导主任看陈尧那张脸,真的是越看越不爽。

那么平静,波澜不惊。

他如果能看到这样一张脸哭着求他不要开除,绝对能高兴得当场一蹦三尺高。

解恨!只有那样才解恨!

谁知,陈尧依然平静,道了声谢,把手机推回给校长。

“可以说说,这些是怎么回事吗?”校长问。

“不用。”陈尧说。

“……”校长和主任同时一愣。

“江城晚报的记者,和江城市教育组的邮箱,都已经收到了主任的自首信,”陈尧淡淡地说道。

“什么……跟什么?”主任完全听不懂他在说啥。

他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自首信了?

倒是校长反应快,打开他的邮箱——他的级别能收到递交教育组的文件抄送,所以,主任的“自首信”他也是能看到的。

然后,一张张日记的截图,就刷新在了他的眼前……

“……xx年xx月xx日,我把程老师叫到了办公室,一开始她还不愿意,切,又不是小姑娘了,还装什么纯?先放她走了,晚一点再约她吃饭……”

“……xx年xx月xx日!今天我很兴奋!高三班的毕业酒会,我搞到凡凡了,年轻的身体就是好啊,我兴奋!我兴奋!我兴奋!我还以为高三班毕业之后,再也没机会搞她了!不行我今天要写满一页的兴奋兴奋……”

他果然就写了一页。

可见他那天是有多兴奋。

校长青着脸继续往后面翻,内容越来越不堪入目。

大概到一半的地方,提到了沈照楼!

“那个小姑娘……”校长对沈照楼的印象还是很深的,有点调皮,又挺可爱,长得真的是过目不忘级别的漂亮,就像他的小女儿一样。

而在这些日记的截图里,叙述的笔触也变得极其癫狂。

沈照楼实在是太漂亮了!

沈照楼的美貌,和她身上飞扬的活力,都让日记的记述者,像着了魔、发了疯,日记里关于她的篇幅越来越多,充满了对她不堪入目的想象和意淫。

而随着他和沈照楼之间的冲突,有几篇日记在极其愤怒的笔触下,竟然还出现了一些有强烈犯罪倾向的叙述……

校长再看教导主任,都有点毛骨悚然了。

他当了十几年的校长,打死都想不到,在他的学校里,西装领带加眼镜皮鞋的外表之下,竟然隐藏这这样疯狂、这样可怕的人!

校长也是养女儿的人。

所以,看着这日记里所写的那些内心层面的剖析,他心里渐渐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慌感。

再怎么坚强的人,看到这种日记,都会和他一样的恐慌——只要他也有女儿。

“雷锋同志是只做好事不留名,用日记让自己的事迹流传千古,供人学习,”校长浑身被汗浸湿了,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而你,是只做坏事不留名,用日记让自己的事迹遗臭万年……”

教导主任看不到校长的屏幕,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校长揉了揉太阳穴,后怕得声音都不稳了:“天哪。我和你共事了十一年……”

“借用了一下,还给您。”陈尧看着主任搞不清状况的样子,挺好心地将一个小本子,递还给了他,补了一声,“谢谢。”

之后,陈尧就站起来,对校长鞠了个躬,离开。

早上在教务处,陈尧就只坐了三分钟,而现在在校长室,他竟然连一分钟都没有坐到!

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也不和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做任何的沟通和妥协。

他只是安安静静地说了他要说的事,直接起身走人。

而教导主任低头,一看到那本日记,眼睛逐渐瞪大,瞪得有铜铃那么大。

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就像是突然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冰窟窿。

“我锁了门。”他真的已经疯了,下意识地,竟然是跳到了这么一句……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