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73章
游戏下载

相爱相杀

时间:2016-09-23   word格式下载

“我以为这一刻很晚才能到来,却没想到你竟然那么沉不住气。”

劳伦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竖在了胸前,防割半指战术手套顶住森冷刀锋,避免它割伤自己的脖子。

他的嘴角泛起一抹苦涩,说话的声音中带有自嘲和遗憾。

哑光匕首倏然收回,他缓缓转身,看到比伯已经后退三米,小眼眯缝着,脸上略显一点尴尬。

没错,那突如其来的要命一刀,就是比伯从背后发出的。

任谁也无法想到,在人前如胶似漆、你侬我侬的两个基友,转眼间却要兵戈相向,变化之突兀,简直令人猝不及防。

劳伦却能防得住,轻轻松松挡住这必中的一刀。

而这也同样意味着,他们之间貌似亲密的关系,彻底破裂。

正向许多人长吁短叹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

劳伦定定的望着他,眼神略显复杂,幽幽叹道,“我以为,凭我们两人一起出生入死的交情,所有阵营之类的问题都不能成为障碍。原来只是我一厢情愿,终究在你的心里,组织和使命占据的分量更重要,真是……让人心凉啊。”

比伯给他看的激灵灵打个寒战,浑身冒起一层鸡皮疙瘩。

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两手交叉护在胸前,怪叫道:“喂,你用不着这种调调吧?我们本来就属于敌对的阵营好不好,一时的交情代替不了根本,你那么聪明,没道理看不清楚啊?!”

“就是因为看清楚了,才觉得人生无常,世事多变幻。”

劳伦好似深闺怨妇附体,语气中满满的伤春悲秋,听得人压根发酸,头皮发麻。

“就算是感情破裂,起码还要有个缓冲阶段让彼此适应,你的动作如此粗暴,还觉得理所当然,正如一首歌里唱的,‘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我靠,你还没完没了了?闭嘴!”

比伯实在听不下去了,一紧匕首,差点忍不住扑上去一刀戳死这丫的。

“你那什么用词啊,很恶心的知不知道?要是让不明真相的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们俩在搞基呢……啊呸!总之,我们之间的分歧不可调和,你要么就痛痛快快的干一场,磨磨唧唧的,是不是男人啊?!”

“搞基跟是不是男人有关系吗?”

“当然没有……啊呸,少废话,你到底想怎样?!”

比伯感觉被劳伦折腾的大脑有点缺氧,暴躁的大力挥舞两下匕首,眼角都快瞪的裂开了。

劳伦似乎失望的浑身都没了力气,手软脚软脑袋都耷拉下来,轻声叹道:“我还能怎样,事到如今,也只有……”

“弄死你!”

他左手枪口蓦地毒蛇般跳起,直指比伯连射三发子弹!

比伯怪叫一声,拧身一窜四五米,躲到一截断裂的石笋后方,扯着嗓子吼道:“贱人!我就知道你满嘴胡话,肯定没憋着啥好屁!说什么感情深潜,全都是骗人的!”

三发子弹全部落空,劳伦似乎也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趁机往后跳到祭坛的侧面,只露出一截手臂,据枪瞄准。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奈何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不肯顺人家心意。”

“我呸,要顺了你的意,我就要当叛徒了!”

“哎呀,没有说的那么严重,本来你们‘风暴联盟’结构松散,多数谁出钱就给谁卖命的货色,来我们雷霆这边一样混嘛。”

劳伦循循善诱,苦口婆心的架势,好像真心在为对方着想一样。

“呸,我们可是有节操讲信用的,哪有你说的那么差劲。”

“节操什么的,能当饭吃吗?”

“当然能……哎呀,你又使诈?!”

两人一问一答的,渐渐进入劳伦的节奏,比伯一个不提防,差点给对方打出的折射子弹给崩着,顿时怒火高烧。

劳伦绕着祭坛轻松换个方位,躲开比伯气愤之下丢过来的手雷,在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哈哈笑道:“这叫礼尚往来,谁叫你先朝我下刀子的?”

“我是坏人嘛,偷袭暗算什么的,本来就是理所应当!”

“你无耻的样子简直可以称之为业界楷模!”劳伦讽刺道。

“嘿嘿,承蒙夸奖。”

两人你来我往,谁嘴上都不肯吃亏,各自在黑黢黢的山洞中不住变幻方位,插在祭坛上的荧光棒都无法照亮他们的身影。

如此缠磨了几个回合,谁也没有找到对方的疏漏,难以一击得手。

劳伦终于停止搞怪做戏,正经八百的道:“说真的,我们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这次又是我在关键时刻把你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就算是还我的人情,行不行?”

“其他时候都可以,今天,不行!”

比伯一口拒绝,右手拇指在黝黑匕首的刃口上轻轻一抹,斩钉截铁的道,“这次的发现太过重要,不光是远程控制和精神共振的问题,只是‘魅影’的异变情报,足够我拿到一笔丰厚的报酬。”

“情报也可以共享啊,你我都能交差,不是挺好?大家继续维持下去,合作愉快。”

“嘿嘿,让你们雷霆也拿到手,这情报就一文不值了,赔本的买卖咱们从来不干。”

“当真没得商量?”

“嘿嘿,你是明知故问嘛。”

“既然你不肯让步,那我只好全力出手,再也不留情面。”

“说得好像你有留过手似的……”

比伯嘴里吐槽,左手悄然掰下一块碎石,既阻碍最后一个字吐出时,突然探身抖手掷出,把荧光棒砸飞到几米外的石缝里,洞窟中的光线顿时暗淡下来。

随即,他悄然无声矮身从另一侧窜出去,幽灵一般摸向劳伦最后发声的位置。

别看比伯五大三粗的壮汉一枚,玩起小巧功夫来,半点不逊色于体型小两号的专业人士。

洞窟遍地碎石的复杂环境,他穿着高腰战靴一步步走来,居然没发出丁点儿声音,一次磕绊都没有的,悄然来到祭坛边缘。

略作停息,他突地左手一按石台,腾身跃起两米多高,哑光匕首挥出一道浑圆弧线,狠狠斩向后方。

“咻!”

锋刃裂空,居然发出长刀砍劈才有的尖啸,足见其力量之大、速度之快,威势之猛!

但是,这志在必得的一击,完全落空!

劳伦不知何时已经偷偷溜走,并且还在祭坛背面石头上画了张笑脸。

那笑容,在比伯看来绝逼是对自己的无情嘲笑。

“啊~!混蛋,胆小鬼,无耻懦夫,吹牛不上税的大话精……”

乱七八糟的骂声充斥洞窟,甚至在外面的山谷里,都能清晰听到,足见比伯的愤怒是何等强烈。

只可惜,除了招来一大群失去头领的变异体和丧尸,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够给他回应。

荒漠戈壁上,一辆越野车疯狂奔驰。

顾英男兴奋的不住扭动方向盘,脚踩油门不放松,一直保持六十公里左右的时速,操控车辆在崎岖不平的河床边缘跳舞似的乱蹦。

车里和后面的乘客们,都给颠的差点把胆汁吐出来。

大眼实在受不了了,哀声叫道:“大姐,拜托你能不能开稳当一点儿,再折腾下去会出人命的!”

顾英男眼睛里精光闪耀,灼灼生辉,紧盯着外面漆黑一片的荒野,随口答道:“堂堂男子汉,要坚强一些!看看人家李猫,还是个小姑娘,都没有叫一声苦。”

“她那是……”

大眼一激动,差点把实话给说出来。

李猫那是在跟你老人家较劲好不好?别说车辆颠簸,就算被刀子插了,都不会在你面前叫疼的。

可话到嘴边,他一眼看到李猫绷紧的脸皮,登时心中一惊,把剩下的话吞回去。

车里还算好,后斗俩人才叫悲催,干脆跟进了搅拌机一样,身不由己的滚来滚去。要不是都死死抓住了不松手,早给掀下去几十次了。

王彬原本还对这位细腰大胸漂亮新成员有点心思,现在彻底放弃了,打定主意以后敬而远之,同时对于整个世界的女性感到越发的悲观失望。

“连那么聪明能干的女学霸都不靠谱,随时随地要发疯,还有谁能靠得住,老子特么是注孤生么?”

陈锋则下定决心,除非别无选择,否则以后绝不再让顾英男开车了,这姐姐根本就是个公路杀手的最佳人选嘛!

估计去玩卡丁车、碰碰车的话,她一定少有敌手。要是开一辆装甲车进了市区,指不定搞出多少交通事故来!

万幸这里是荒无人烟的瀚海沙漠,至少不必担心撞死撞伤其他人。

退一万步讲,就算撞到了,估计也是敌人或者变异体之类的,不用担心承担责任。

“算了,她第一次出任务,就碰上这么紧张刺激的战斗,估计心里头积累了太多的压力,释放一下也情有可原。”

陈锋将心比心这么想着,咬牙稳定自己身体不被抛下去。

他只担心一点,如果持续的时间太长,万一遇到敌人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被颠的彻底失去了战斗力,到时候该怎么应付?

头疼啊!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