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84章
游戏下载

打他们需要拼刀吗?

时间:2016-09-23   word格式下载

飘神方惊堂创造出的一套枪舞,其核心其实都是同一样东西——压枪和放压。

谢轻名最初在七中机房,打出的枪舞-飞龙甩尾,只是利用第四枪枪口上扬的瞬间内准星和对手头部重合的时候一枪爆头,算是一种背后来敌的反杀技巧。而他这一次打出的枪舞-魔龙之息,则完全是一种华丽的、犀利的……

纯!压!制!

魔龙之息和飞龙甩尾相反,它基本不压枪!

和枪舞里的其他技法比起来,飞龙甩尾只能算小儿科,它只需要瞬间将枪压在胸口位置,一边开枪一边转身,第四枪的时候做出细微的调整,基本都来得及反杀背后的敌人。

而魔龙之息则是先将枪械调为斜握姿态,利用枪械的后坐力,让子弹的弹道偏离直线。

说起来很简单。

但实际操作起来,首先,斜握枪械只是一个出墙的操作,一瞬间就要正过来,就算是职业选手,一直斜握枪支视角完全不对,连个西瓜都打不中。

更难的是,枪械的后坐力不是那么好使用的!

像谢轻名这样要让子弹一瞬间连续穿过三个并不在一条直线上的箱子,在利用枪械后坐力的过程中,需要非常有灵性的细微操作,还不一定成功。如果失败了,那他打出来的就不是枪舞,而是一串子弹满天乱飞了。

枪舞可不是谁都能练得出来的。有时候,打出来的是华丽的枪舞,还是一团乱麻,取决于选手当时的状态和手感。

方惊堂做这套枪舞的教学视频的时候,很直白地说过“没有天赋,请直接右上角点叉”,他顺带还加了一句“举个栗子,像邵东流那种手感偏硬的选手,再怎么努力都练不出来,不用浪费时间”,结果,引发了龙吟的粉丝对惊弓战队的大规模讨伐。

但是,还好,谢轻名属于天赋很高的。

在这一刻,谢轻名和他的枪,人枪合一。

手感爆炸。

他打出了他在练习中,都没打出过几次的魔龙之息!

一瞬间,一串子弹连穿三个远近不一的,不在一条直线上的箱子,弹道可控,没有一点差错!

这不但说明谢轻名现在的手感好,而且还说明他对这张地图太熟了,哪个箱子可以穿,哪个看上去不可穿的箱子后面的人,在哪个角度能打到,他全部都清楚。

穿第一个箱子,直接杀人。

第二个箱子逼退暗夜之X的位置,刚好是己方狙击手最顺手的位置。

直到子弹到达第三个箱子,确实已经力尽了……

洱海潮生基本没怎么掉血。

毕竟,谢轻名的MP5A3不属于以穿透见长的枪械,根本就没为谢轻名打出的这种一瞬间连穿三个箱子的局面设计,如果是在一线战队,这场比赛打完,研究部门立刻就会动手考虑提高他这把枪穿透性能的问题了。

可惜,他们现在没有这么优越的条件。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对不起我漏人头了。”解说妹子挺不好意思,她被谢轻名的枪舞惊得说了废话,连续产生的两个人头都没有及时报出,“洱海潮生这是要退?”

洱海潮生虽然被一串子弹命中了,但掉血并不多,她像是勾引一样往后拉了几步,人没出来,手枪斜握象征性地伸出来还击了几下。

谢轻名没有操作百无一用追过去。

他听到了脚步声。

匕首,轻步……

就在背后。

不得不说这个东边日出西边雨还真有两把刷子,他在另一个队友的掩护下,顺利地躲着胡子他们交错而过,摸回来找到了百无一用。

可是,他太近了……

“百无一用前冲?起跳!空中转身!开枪!”解说妹子看得声调都忍不住扬起来了,“直接爆头!”

罗敬之的脸都是黑的。

东边日出西边雨做了那么漂亮的一个前置位移,却在靠近之后的最后一秒钟,被谢轻名点爆。

“哼。”谢轻名冷笑一声,“想拼刀?”

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寒光闪闪。

百无一用就正对着那道寒光,落了下来。

谢轻名的喉咙动了动,然后,罗敬之他们惊愕地从画面上,看到百无一用踩着那把银光刺目的匕首,就离开了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尸体。

滴答,滴答……

胡子和韩笑、沈照楼已经清理掉了暮下无醉,早早埋下了雷包。

光谷七中五人全齐!

博学校队只剩下洱海潮生一个人,端着一把小手枪,也不可能有什么别的念想了。

“好的,退了。”解说妹子看到洱海潮生退出了游戏,笑着说道,“恭喜光谷七中拿下决胜地图下半场的第二局!比分反超!”

双方的比分,已经是九比八。

谢轻名上场的第一局,为光谷七中带来了反超!

“那个东边日出西边雨在三秒钟之前,就有机会拿手枪把你点了,”沈照楼笑得肚子疼,“他想什么呢?”

“他点不动。”谢轻名随时随地的走位,都不是可以让人手枪一枪爆头的。

“就算点动了也不影响结果。”胡子说道。

“他估计是想把谢轻名打下去……你看,拿着一把匕首。”裴鹏天没心没肺地又提起了匕首的事儿,一转眼看到沈照楼他们都在朝他使眼色。

谁都没提匕首,就是怕触动谢轻名本来打忘记了的心病。

结果,裴鹏天又一溜嘴提了起来。

谢轻名的牙齿跟着就咬了一下,然后,冷冷的说道:“不需要拼刀!杀他们像切菜一样。太菜了!”

“是是是,不拼刀就已经能赢了,继续这样打,胜利在望!”沈照楼赶紧说道。

“没错,胜利在望!”胡子举起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他们指挥位的实力很强,但指挥能力跟不上,不巧他们少了一个主力,没团队默契,正是最依赖指挥的关头。呵呵,现在,真看不出他们能怎么赢……”韩笑摊手。

“胡子哥,快点,一口气再赢七局,”裴鹏天挤了挤眼睛,“嘿,学校里,还有人要表演辞职呢!”

光谷七中的论坛上,赛前那个陈尧和教导主任订立的赌约,被反复地提起,各个群里也都在问同一件事……

教导主任,您老现在,可还安好?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