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78章
游戏下载

死于嘲讽等级低

时间:2016-09-23   word格式下载

张宁的脸色很难看。

前三局都还打得挺顺的,如果能这样一路拿下,当然最好。

但是,消失的运输船这张地图,本来于七中而言就是不定时炸弹。

就看对面什么时候把自家事情扯清楚了,想到要来引爆这颗炸弹!

第五局一开始,罗敬之就刷了拼刀1v1,然后打了个“?”号。

谢轻名紧紧咬着牙,没有理会。

罗敬之的点杀,因为没有陈尧在场,完全可以再次启动了,只不过他顾及胡子的实力,并没有轻举妄动。

他没有单飞点杀。

但是,全队都在针对谢轻名一个人。

第五局比第四局崩得更快,胡子已经转了核心,但谢轻名被刀,他被点杀,瞬息之间局面就转到了博学中学那边。

谢轻名手开始微抖。

他当然不是过度操作。

每一局的比赛,对方的嘲讽都是接二连三:“每一局都第一个死好玩吗?”

“不敢拼刀?不敢拼刀就不会被刀死了吗?”

“你别怪我们,怪地图!”

“对啊,谁让运输船上这么多箱子,路都走不动……”

光谷七中在开场赢了三局之后,比分就一路往下拉,一路拉到了第八局。

如果让胡子说句不客气的……

从第四局到第八局,谢轻名在场上除了当靶子,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

第二张地图的时候,谢轻名明明不是这样的!

“什么毛病!”胡子慢慢有点焦躁了。

从他们顺利领先,到被翻了一局,到比分被反超,再到比分被拉开……

他的指挥从头到尾没出现什么问题。

甚至笑帮主有几次救场,都相当的漂亮,超过了他的指挥预期。

谢轻名什么实力?

他这样的实力,竟然还需要沈照楼的Ringleader频繁补位。

可以说,他们这几局是打得要核心没核心,要战法没战法。

“唉。”胡子叹了口气,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坐冷板凳的陈尧。

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刚好被罗敬之看到了。

罗敬之不怀好意地一笑,一个暂停叫了出来。

全场哗然。

三张地图,三次都是博学中学先交出了暂停?

但是,张宁的眉头皱得死紧:“小兔崽子,这么快就学会了……”

张宁第二张地图的暂停,除了打断博学校队的上升状态,和保护自己选手不过度操作之外,更有杀伤力的目的,就是留出时间给博学中学发酵队内矛盾。

也许雷道远看不出来,但是,被张宁这样摆了一道,不得不撤下了主力狙击手的罗敬之,可一定会怀恨在心的。

君子报仇,一晚上都等不了!

罗敬之抓住胡子回头看了陈尧一眼这个当口:“谢轻名你真是够了,你们的指挥位已经带不动你了,要换上现任队长了?”

他叫了这个暂停。

他留出的时间,是让谢轻名用来怀疑自己的!

“……”谢轻名也刚好看到了胡子的那一眼。

就在胡子那一眼里,他好像出现了匕首特有的,那种刀片的寒光。

很晃眼。

消失的运输船这张地图上,蓝色的橙色的,可穿不可穿的箱子,那么多,他看任何一个角落,都觉得会突然蹦出一把匕首来。

现在,匕首好像出现在了队友,指挥位的目光里……

“谢轻名!谢轻名!”张宁从后面猛地摇了他两下。

“不行……”谢轻名虽然已经极力压住声音,但还是免不了漏了两丝到对面去了,“我打不了。”

打不了?

沈照楼眼睛都瞪圆了。

谢轻名虽然心里一直在畏惧这张图,但是,他的行动,他的话,却从来没有认怂过。

甚至,在开学跟他们打单挑的时候,他自己都选了这张图!

他没脸说,但七中校队没有队员不知道,他一直在努力地,想要战胜运输船这个魔鬼。

即使打到自己自暴自弃了,都没说过“打不了”三个字。

他怎么可能开口承认,自己打不了运输船?

“你打不了?那现在怎么办?谁上?”张宁几乎是用吼的。

谢轻名默不吭声。

解说妹子被现场的情况,搞得有点懵,保险起见还是不插嘴。

而罗敬之看着七中这边暂停中的变化,满意地转向队友:“看到了吧?我就觉得他们换下那个星火有问题。”

“嗯,”吕洱笑着接道,“谢轻名都这个状态了,还不换下他,应该是星火的操作者无法上场了……”

“可是,太意外了!谢轻名居然认怂了……”田悯是在惊讶这个。

“因为他真的融入了战队,在为战队考虑了。”罗敬之眯起眼,“他的状态不好,如果他不承认,像以前那样任由自己的脾气爆炸地撑下去,就是在拖累全队。”

田悯他们的目光,还是那个眼里从来没有队友的谢轻名……

他竟然肯低头承认,自己上不了运输船!

“你,”罗敬之指了一个替补,“去论坛带一波节奏。”

“啊,好。”被他点了的那个替补赶紧拿起手机刷帖。

各种喷谢轻名的帖子,迅速地出现在了官网论坛和弹幕上。

“又白又菜,简称白菜。”

“你的游戏生涯,就是菜鸟生涯。”

“不会拼刀不会打枪还扛不住嘲讽,你跟我玩的是一个游戏吗?”

一阵风一旦吹起来了,就不怕没有人跟上,博学的人只是带了个节奏,官网论坛上的嘴强王者们,就落井下石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到最后,他们竟然直接拿一张死亡证明,PS之后放出来了。

……

谢轻名

ID:百无一用

生于xxxx年,卒于xxxx年

经鉴定,死于嘲讽等级低

……

谢轻名的身体颤抖,手指根本稳不住鼠标了。

他这样的状态,别说是打高强度高精度的FPS游戏了,让他去打连连看都是被秒杀的节奏。

陈尧静静地看了张宁一眼。

他虽然没有说,但他们光谷七中一共就六个人,谢轻名打不了,换陈尧上场是唯一的选择。

可是,换陈尧上,无论对陈尧的身体还是谢轻名的心理,都绝不是好选择。

身为教练,经常会面临这样的一种情况——怎么选都是错。

“玩死我吧!”张宁一脸挣扎。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