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66章
游戏下载

现在就练!拿他们练!

时间:2016-09-22   word格式下载

沈照楼就笑了。

如果是她,可能真的会去点杀陈尧试试。

但是,罗敬之是能把自家校队带出校园赛的队长,他吃饱了没事干去点杀陈尧?

罗敬之那个暂停要得很果断。

谁都不知道他那个电话打给什么人了,但至少效果很明显!

可以想象,以他手枪局那个状态,就算当时不要暂停,再拖几局,也只不过就是多输几局而已,暂停还是要叫的。

还不如手枪局一完,发现状态不好,立刻就要暂停。

他的状态马上回归了。

既然已经状态回归了,他怎么可能会脑子犯抽去点杀他最不了解,也是七中队内最强的陈尧?

现在,他一回来,直接开单飞、上杀招,击杀谢轻名之后,连续点掉笑帮主和胡子,最后,如果不是死于星火一枪狙击,他还能继续点杀下去。

很快,第二局打完。

现场一片欢呼……

第二局竟然是七中输了。

在拥有优势火力的情况下,他们遭遇罗敬之宛如刺客的定位点杀,前期一上来就劣势太大,最终,没能拿下这一局。

“暂停。”张宁直接要了暂停。

看直播的观众都无语了。

下半场开场两局,就出了两个暂停。

陈尧他们都摘下耳机。

张宁站到了他们中间,低声而快速地说道:“陈尧!谢轻名!胡子!你们这样不行,刚才的一局,你们三个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罗敬之身上,博学校队的其他人都被忽略了……罗敬之放弃团战指挥,单飞点杀,你们就跟着他一起放弃团战,一起配合他,一起被一个个地点杀?”

“但是我指挥得有点卡。”胡子说。

“你卡是正常的,陈尧和谢轻名两个人从来没有配合过,两个人又都是核心型的选手……放眼整个职业圈,可能只有惊弓的队长黎隐一个人,来了有资格说一句,还好,不卡,”张宁继续说着,“他们两个就是不同步,你是指挥位,你必须面对。”

胡子被他说得哑口无言。

谢轻名的实力真的强!

以至于他都没有办法,用指挥沈照楼的方法去指挥他。

就比如刚才的中门压进,不熟悉地图的沈照楼,肯定不会在那里停下观望,但谢轻名注意对点的狙位,已经是本能了。

类似这样的小细节的区别,还有很多。

胡子也想打团。

可是,怎么打?

他自己身为指挥位,现在都是雾的,张宁让他开团,不是强人所难吗?

“再把小楼换上来?”胡子一想,自己就否定了这个构思,“呃,还是不了……”

罗敬之都开始秀点杀了。

沈照楼的绝对实力和赛场灵性不够,被点杀太容易了。

“罗敬之要点杀的是谢轻名,”陈尧提出解决方案,“我配合他反杀。胡子在埋雷上想办法。”

“不行,你没练过这样的配合。”胡子说。

“现在练。”陈尧说。

“靠!现在在比赛啊,怎么练啊?”

“拿他们练。”陈尧指着对面的五个人。

“……”全队无语。

“不练的话,下一局,下下一局,下一张地图……都会这样。早练,早赢。”

“……”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是,就这样现场拿他们当练习对象,真的好吗?”

“我们打的不是练习赛?”陈尧反问。

“……”他说得好像更有道理了。

可这是一般的练习赛吗?

估计只有陈尧一个人,能这么淡定地把这场比赛当练习赛吧!

“开吧。”陈尧不多废话。

“我必须提醒一句,他们已经十四比三了,再赢一局就能拿到赛点。”沈照楼说。

“嗯。”陈尧眉毛都没动一下。

“拿到赛点之后,他们就有可能一口气拿下这张地图了。”沈照楼又说。

“嗯。”陈尧点头。

“……”沈照楼没词了,“好吧,你们开吧。”

张宁没有反对。

陈尧朝裁判举手示意,裁判挥旗。

双方进图。下半场第三局的比赛,很快开始!

光谷七中这边3-2开局……

“其他人跟我走,打乱战,看阿笑能不能找到机会。队长跟谢轻名卡住A点货车。”胡子的指挥比刚才更具体了一些,“有发现你们就先报,不要对枪……”

他话还没说完。

谢轻名砰地一枪已经出手了。

指挥和执行再一次脱节。

谢轻名的百无一用没有视野,就和罗敬之之前点杀他的情况一样,找的穿透点很准,也同样命中了罗敬之。

可惜,单飞出来的罗敬之几乎是满配,并没有被他这两枪穿射给弄死……

砰……

陈尧的星火立刻跟上了,二对一的情况下,罗敬之几乎是秒倒。

“切,说好的点谁杀谁呢?”张宁叫道。

“可是……”沈照楼知道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罗敬之又不是第一次玩单飞点杀,更不是第一次同时遇上对面两个实力最强选手的围剿,几乎是在倒下的一瞬,他手上的手雷就已经脱出了……

不用胡子开口,画面上百无一用和星火,同时撤出。

再然后,砰……

一声枪响!

“草,一穿二。”张宁震惊地看着百无一用和星火同时倒地。

罗敬之是单飞出来玩点杀了。

可他的队友都是和他配合默契的队友!

他的雷一扔出来,百无一用和星火退到的那个位置,正好就是911发生器架狙的镜头下!

第一次配合的尝试,肯定算是失败了。

下半场第三局,也没什么悬念地输掉了。

就在沈照楼他们都郁闷得要死的时候,陈尧只说了声:“再来。”

“十五比三,赛点了啊。他们再赢一局,就终结这张图了。”沈照楼说。

“上一把,其实我们三个埋雷埋挺好……”裴鹏天挠了挠头。

“嗯,所以,再来。”陈尧静静地推了一下鼠标,看刚才一局的回放。

他们没有练过两人小配合,陈尧和谢轻名更是没有任何配合的经验,但第四局和第五局,胡子通过精湛的细节指挥,埋雷守雷,竟然在对方的赛点下,抢了一局出来了。

十五比四。

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有数,第一张地图的战斗,已经快要结束了。

“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沈照楼的眉毛往下沉了沉,第一张地图,他们应该还是要交了。

“嗯。”陈尧点头。

“呃……”

“拿一张我们都不熟悉的图,把对方队长的点杀绝技都逼出来了。”

“……”沈照楼直眨眼。

“然后,你,还想要什么意外?”陈尧认真而困惑地问。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