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45章
游戏下载

归队,谢轻名

时间:2016-09-21   word格式下载

如果沈照楼他们不是和谢轻名熟悉到,连他家住哪里,家里有几口人,养了几只宠物都知道,肯定会以为,来的是他的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

我替补!

这种话,他们宁愿相信是自己耳朵坏了,幻听了,也不愿意相信是谢轻名说出来的。

谢轻名自从进入光谷七中之后,他的名字,代表的就是七中最高水平。

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俨然已经是光谷七中生死狙击的第一人!

不但整个七中是这样认为,他自己也是这样认为,队友也是这样认为。不说别的,就他天梯钻石巅峰的段位放出来,整个七中有资格和他对话的人就不多了。

可是,他今天在这里,在陈尧面前,在熟悉他的领队和队友们面前,不算清晰却非常坚定地表达出一个让所有人怀疑人生的意思——他愿意当替补!

唯一不意外的,似乎只有陈尧。

他平静地问道:“你的课业?”

谢轻名整个人坐在椅子上,只能摇了摇头。

谢轻名说不出话。

刚才他那一声“我替补”实在是太耗费精力了。

他现在能坐住,都已经是非常为难了。

那些没有被一句话耗尽过力气的人,永远不会有那种体验——话一说完,嗓子突然变得发干,舌头和喉咙之间的那一小块地方出现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刺痛,鼻子里又苦又酸的不明液体疯狂地往上涌,好像要把眼睛、鼻孔、嘴巴每一个跟外界交流的通道都堵住,然后,嗓子越收越紧,加上呼吸不畅的感觉,难受得近乎窒息。

咚咚。

又是敲门的声音。

胡子的兄弟终于送水上来了。

“热死我了,”胡子的兄弟们一上来,完全没注意到训练室的紧绷的气氛,“胡子哥,水来了水来了。”

“胡子哥,场子出了点事情,耽误了,我们还以为你们睡了。”

“他们电脑都关了,估计是要睡了……”

他们一进来,就像是开了杂货铺一样,明明就只有几个人在说话,却突然一下让训练室变得特别热闹。

他们再来晚一点,或者今天没有访客,训练室现在肯定已经熄灯了。

但是,胡子没说他们什么。

他也知道江城市晚上九点以后两点以前是普通事故的高发时段,这段时间在酒吧街那一块出的事,都需要他们出头来处理的。

两点以后,事情就至少会少一半,但两点以后如果有穿制服的来了,那就必定是大事,反正他们也管不了,也就不用在意。

“我去,你们这空调都不开是什么梗?考验机箱性能?”因为没有电梯,十几箱水都是他们徒手搬上来的,他们一边咧嘴笑,一边黑乎乎的汗往下淌。

“多话的你们。”胡子笑骂了一声,“你管我们开不开空调?放一边去。”

沈照楼都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其中一个扯了条毛巾擦汗。

不巧,那是她用来擦桌子的毛巾。

“呃……”看到他们擦都已经擦了,她也就不多说了,她只庆幸,他们还好没顺手扯一条擦马桶的毛巾瞎用。

“陈队好!沈领队好!裴鹏天大神好,韩笑大神好!”他们放下水又跟屋子里一屋子人逐次问好。

“好好。”他们一口一个大神,裴鹏天一张脸都要被叫红了。

“嘿嘿嘿,大叔伤好点没有啊?”他那帮兄弟看到张宁脸上身上颜色还挺丰富的,有点尴尬,“要不,再回医院去住两天?”

“明天就要比赛了,大叔有那个闲工夫陪你们住院玩儿?”胡子挥手让他们赶紧滚蛋。

“嘿,这就走。”他们眼睛余光一瞟,“咦,胡子哥,这位是……”

他们看到了谢轻名。

他们这些人最擅察言观色、识人别样了。

训练室里多出了一个人,他们当然很快就发现了。

“我……同班同学?”胡子刚才听他们说了一圈,其实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不认识他。”

“啊?”沈照楼惊了一下,“你们两个同班?”

“对啦,我不是插班回去读高三吗?谢轻名坐我前排。”胡子终于有机会吭声了。

虽然两个人也就几句话的交集,但他和谢轻名也应该是走得最近的人吧?

可是,现在什么状况?

好像所有人都认识谢轻名,只有他一个人不认识?

“新队友。”陈尧简短地回答了胡子的兄弟。

“哦哦哦,上次没见,来来,这位大神握个手握个手……”胡子的兄弟个个自来熟,一溜地跑上去握手。

“谢轻名。”谢轻名站了起来,总算在这帮“虽然不明真相但先热情一番再说”的兄弟叽叽喳喳下,被补上了一管血,还开口介绍出了自己的名字。

“哦哦,原来是谢轻名大神,久仰久仰,幸会幸会,我们胡子哥虽然人挫貌丑,但心好,以后请大神多多照顾他……”

“草,谁人挫貌丑了?”胡子想把他这帮兄弟赶紧踹走。

这帮人晚上很忙,也不可能在这里久留。

闹腾了一阵,他们就离开了。

不过,经他们这么一闹,训练室里谢轻名回归的尴尬,被冲淡了很多。

“关于课业,”谢轻名也终于缓过劲来,才回答陈尧刚才的问题,“我已经做了复读的准备。”

“嘶……”沈照楼他们都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他们都知道,谢轻名这个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做事不喜欢给自己留后路,但是,他这决心,也下得不小啊。

谢轻名继续说:“你问这个问题,无非就是想确定,我到底只是心血来潮临时打两次比赛,还是想完完整整地归队,现在,我已经明确回答你了,可以了吧?”

其他人全部看向陈尧。

陈尧的每一个问题,目的性都是非常强的。

而谢轻名敏感的心思,非常清晰地捕捉到了这一点。

“复读?你自己能决定吗?”陈尧继续问。

“能!”谢轻名怒气冲冲地甩出一个字。

“嗯,”陈尧静静地站了起来,露出了沈照楼他们第一次看到的,一个勉强算是笑容的表情,“欢迎归队。而且,希望你做好准备——你不会有复读的机会!”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