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42章
游戏下载

彻夜苦训

时间:2016-09-21   word格式下载

以沈照楼的Ringleader为核心,重点在于她一个人能承担起两种职责,具有相当进攻性的时候,补位意识非常好。

围绕她打,几乎就是让全队多了一个人。

但是,理论只是理论……

“小楼,死太快了。”

“小楼……反应再快一点,那么大一个转角,你刚才有优先视野啊。”

“哎呀,哈哈哈,两个AI弄死了。”

“再来再来!”

第四套体系练起来,理论和实战差距非常大。

陈尧在中午和张宁电话沟通,以沈照楼为核心的单核体系问题的时候,就已经预想到了这一点。

其他人的弱点,在以他为核心的单核体系中,可以顺利地规避掉。

比如胡子的走位问题,可以通过拉快比赛节奏解决。

比如韩笑的枪法不好,可以通过让比赛乱起来解决。

只要全队为他们提供一个舞台,他们就能顺利发挥,可是,沈照楼要说有什么问题,还真的是没有,要说她唯一的问题,恐怕就是天赋不够。

打法僵硬,冲起来容易死,退下去退不到位。

她什么都不缺,唯独缺了一点临场的灵性!

“好了,再休息半个小时,胖子去煮几碗面条。”张宁看着他们练这套体系都练得有点吃力,抓紧他们的休息时间,叫陈尧过来一起复盘,看看有没有什么调整的办法。

理论可以辅助比赛。

但理论肯定无法决定比赛的胜负。

如果光靠理论就能赢比赛,那数据能力一流的龙吟战队,恐怕年年都是总冠军了。

事实上,无论是惊弓战队那位飘到他们自家队长要连喊暂停的方惊堂,还是蜀道战队能一个打退九个的沈溪桥,或者是干脆带着“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打比赛的秦一烛、每张地图都是主场的林低弦、补位补到不讲道理的沐颜,正面对枪胜率高到70%以上的乔雪依……哪一个是龙吟队长邵东流敢仅凭理论和数据去对付的?

更不用说,职业圈里还有雷道远、黎隐这些强大的指挥位,他们的临场发挥,更是数据所无法预估的变数。

甚至,嘲讽战有时候都会对比赛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理论仅仅只是理论,能不能赢,最后看的还是人。

……

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除了张宁和陈尧在复盘之外,胡子被沈照楼拉着继续练,裴鹏天抓着一袋三块五的面条就去厨房了。

短短几分钟之后,面条被端了过来。

张宁吃了一口一脸怀疑地看着裴鹏天:“煮熟了?”

“咳,好像水放少了点。”

“你这一锅面条就放了一瓶水吧?”

“我这不是想让它快点煮开,快点熟吗?”

一窝人要崩溃。

他那么大一包面条就放了一瓶水,他有考虑过锅子的感受吗?

“能吃。”陈尧却在一边平静地小口吃着继续看复盘。

“靠……”张宁瞪眼。

“怎么了?”陈尧无辜。

“你你怎么吃下去的……”

“哺乳动物的胃部,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陈尧淡淡地说道,“相信我。能吃。”

全队给了他一个大大的鄙视。

能吃,就是对待食物的态度了吗?

“我是公的,我不哺乳!”张宁气愤地表示反对。

“……”全队鄙视的目光,一秒转向了他。

“你的生物学老师,一定很想打死你!”胡子说道。

半生不熟的面条,还清汤白水的连个鸡蛋都没有,他们就在陈尧的带领下,就这么咽下去了。

而且,就如陈尧所说,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反应。

……

训练继续。

他们将方案调整了一下,在围绕沈照楼的单核战法中间,加入了一部分沈照楼和陈尧的小配合。

利用陈尧的临场意识,带动沈照楼行动的灵性。

他们两个人的小配合练着,其他人又被张宁交代了个人强化训练。

只要能练出来的,沈照楼就不虚任何人。

一直练到晚上一点半,张宁才叫了一声熄灯休息。

“今天的调整有点多,睡觉的时候都注意消化一下。”张宁提醒了他们一声。

“我们这打得真是不容易啊,不停地训练、调整……”裴鹏天打着哈欠,“中午没睡觉,我后面打得状态有点不好。”

“凭我们的实力,想赢,怎么可能容易?”韩笑耸了耸肩,“有得调整,总比束手无策的要好吧……”

“第四套体系练好了,真的能直接把胜率提到45%?”裴鹏天深知罗敬之什么实力,隔壁队的主力什么实力,45%几乎是他不可想象的胜率了。

“肯定能。”张宁非常确定地点头,“所以,加油吧。”

“你们为什么都不问,45%以上怎么办?”胡子说。

张宁和沈照楼他们,全都指向了陈尧。

陈尧也没有谦虚的习惯,直接回答:“嗯,45%以上,看第五套体系。”

第五套体系!

也就是张宁留到比赛当天,才会给他们宣布的,围绕陈尧打的单核体系!

从45%到100%这个胜率的区间,全部是属于陈尧一个人的!

“楼姐,不走?”陈尧看到所有人都关了电脑,就剩沈照楼一个人。

“嗯,你们先睡,我查点资料马上就去……”

夜已经很深了。

今天中午没有睡午觉的几个,明显都比昨天睡得更香甜。

陈尧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霓虹灯一盏盏熄灭……

繁华的商业街的夜生活,都慢慢地渐进尾声。

一间间的夜铺关门,等待明天新的一天。

但是,他们的战队基地有一盏灯却一直没有熄灭。

直到第二天早上,张宁一个个叫他们起床,叫到沈照楼的房间一点反应都没有。

再一看,沈照楼已经穿戴整齐,从训练室走了出来。

“没睡觉?”张宁有点怒了,“我说了,不能这样练的啊。”

“切,我就是早上又去查了点资料,”沈照楼打死不承认,“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没睡觉?”

她偷偷吐了吐舌头。

她就像逃学去网吧的小孩子一样,没证据,大叔也拿她没办法。

张宁指了指他的鼻子以示警告。

直到他们到了学校,陈尧才揭穿了她:“训练室在我寝室楼上。”

“嗯?”沈照楼一时没明白陈尧说什么。

“键盘,有声音。”陈尧静静地看了她一眼,说道。

“我草!”沈照楼想拧他的耳朵,看看他的耳朵什么构造,但一想到她的把柄在陈尧这儿,立马换了一张笑脸,勾着他的脖子说道,“别告诉大叔啊。”

她背后的几个男生,看到她突然这么一勾陈尧,都吓了一跳。

他们七中的校花这是突然怎么了?

陈尧被她一个突然袭击,搞得都差点出现应急反攻了。

但是,听到她有点无奈又有点讨好的声音,他眼角一抽,点了点头,能够说出口的只有一声:“辛苦了!”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