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33章
游戏下载

你送我玫瑰,又不跟我睡

时间:2016-09-19   word格式下载

张宁的床头边,韩笑和裴鹏天正在一左一右地教育他。

“我们队长,他叫挡刀的时候,咱上,他卖你能卖得脸不红心不跳!”

“但他没叫挡刀的时候,大叔,你可千万再别挡了。”

“早点开门,让他一秒一个不就完了?你看,你这遭的什么事儿……”

张宁拿着拍的片子,看着没什么大的问题,正跟那儿咧着嘴笑,听到他们两个还在叽歪,手摆得像赶苍蝇:“少在那儿说得你们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似的!你们跟陈尧认识,也不比我早几天!”

韩笑看着他那样子就来气。

刚才,来医院的路上,张宁像是刚从战场上打了鬼子下来似的,又是摸头又是捂肚子,一会儿说头晕,要昏倒了,一会儿又说肚子疼,肯定肋骨断了,再一会儿还说什么不行了,内出血了,要死了,把韩笑跟裴鹏天两个急得团团转。

他们一进医院赶紧要了轮椅,到处叫医生救命。

一个新进医院的小护士看到血,还以为车祸了,一边尖叫一边跑去叫急诊医生……

等急诊医生跑过来,张宁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哇地一声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就跟真的要死了一样,结果,还是人家医生有经验,让他到检查床上去躺着,这里按按那里摸摸,问了两句之后,白了他一眼,开了几张单子说:“你先去做检查吧。”

张宁还跟那儿哭哭啼啼地问:“我还能活多久?“

“至少,今天晚上死不了。”当时那医生看智障的眼神,韩笑跟裴鹏天一辈子都忘不了。

谁知道张宁一听,居然立马就喜笑颜开了,真的是肉眼可见的那种“喜笑颜开”!

他真的不容易!

他用他一个人的智商,当场感动了急诊室的所有医生、护士、病患以及病患家属!

于是,为了不让他感人的智商传染到别人,韩笑他们赶紧拖他去做检查了。

很快检查做完。

医生看完单子,直接给他开了一套组合药,内服的外敷的,热热闹闹一大袋子,让他自个儿回去嗑。

张宁登时就腰也不酸了头也不疼了,恨不能一口气上五楼。

别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他倒好,伤疤还在流血呢,就已经忘了疼了。

结果,他刚刚踏出医院的大门,就被沈照楼带来的胡子的几个兄弟风风火火堵住,堵进了一个单人病房。

然后,胡子那几个兄弟又是端茶又是倒水,按照沈照楼一路拧着耳朵交代的,道歉道了好几遍。

张宁这下牛逼了。

就连韩笑跟裴鹏天跟他说话,他都听不进去了。

刚才要死要活的劲头全部不见了,已经刚开始忙着指点江山了。

胡子那几个兄弟一边伺候着,一边就听张宁在那儿叽歪:“你们啊,不行,才多大的年纪,身体就虚了,打架都软绵绵的。叔年轻的时候,一个能打你们十个,现在腰不好了,没力气了,不然啊……咳咳咳咳……”

“大叔威武,大叔荡漾。”胡子那几个兄弟都气得内伤。

敢情大叔这是嫌他们打轻了呢?

毕竟是被整个生死狙击新手区抢着喂核桃的人,还真是骨骼清奇,思维宽广。

他们打架,那叫有分寸好不好,真要像大叔年轻时那样打架,分分钟被逮进号子里去了!

大叔为了“补充消耗的体力”,一口气吃了三个茶叶蛋跟两个苹果,还在指挥胡子的几个兄弟给他冲牛奶、剥香蕉、出去买甜筒、土豆泥和玉米杯……

陈尧和胡子刚好到了。

胡子看着一个病房里,竟然所有人都能被他支使得团团转,登时拜服:“这他妈才是一流指挥位!”

这么多人围在这儿伺候一个人,还能个个有事做,互相不打扰,真的是不容易!

张宁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吊着嗓子问:“来了?”

“来了来了,”胡子他们战斗力还算可以,并没有张宁说的那么虚,所以,也很少有跟人低头认怂的时候,道歉都不知道怎么个说法,嘴巴张了几下,他看着张宁床头的那一大把玫瑰,说道,“嗯,花不错!”

“你们跪着送的,当然不错。”张宁大大地呼吸了一口空气,重重地说了一声,“香!”

“哈哈,是的是的。”胡子脸色变了一下。

要是换了别的人,这样嘲讽他们跪着来道歉,他铁定一拳先搂上去了再说。

他几个兄弟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都已经这样低声下气伺候着了,张宁还嘲讽他们跪了,就有点找事儿的嫌疑了吧?他们自己还有几个兄弟在医院里躺着呢!

“你们跪也跪了,玫瑰也送了,然后呢?跟我睡?”张宁突然话又一转。

“呃?”胡子他们被他带得找不到节奏。

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跟他睡?

沈照楼第一个反应过来,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大叔的脑回路果然跟正常人不一样!他们都以为是嘲讽,可是,他说的跪着送玫瑰那是求婚呢!

胡子他们听到沈照楼笑,也都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们被大叔给戏耍了:“别……别吧,叔叔我们不约。”

“我们不想捡肥皂……”

“那也行。”张宁直起身子,“都过来。”

胡子他们几个赶紧过去了,一溜站在张宁床边。

张宁一个个地从他们鼻子上点过去:“你们啊,就是书读少了,今天大叔要给你们做一次爱……咳咳咳……国主义教育。”

胡子他们就像长脖子的鸡一样,被他拎起来,又放下去。

“大叔指教……”

“我们还没做过爱……国主义教育呢!”

“洗耳恭听!洗耳恭听!”

陈尧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张宁挤兑他们玩儿,看了一会就先出去了。

韩笑赶紧跟了出去,问道:“不进去看看吗?”

“嗯。”陈尧摇头。

“呵呵,大叔就跟小强似的……”韩笑说,“不过,你开门你两下,我都看懵逼了,我当时真以为,要闹出人命了!”

陈尧的目光沉入黑夜,深不见底:“不会。我不是傻逼。”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