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94章
游戏下载

我不背,这个锅是电信的

时间:2016-09-10   word格式下载

不过,不管怎么说,沈照楼他们今天真的是开心极了!

他们不但赢了比赛,而且,他们从来没想过,竟然有在对方给他们科普的时候,被反科普回去的时候。

两年了,他们每一场练习赛之后,都会被隔壁这么秀一波优越感。

他们七中的浅薄无知,一次次被用来衬托博学中学校队的专业和见多识广!

今天陈尧这随口几句反科普,帮他们把两年的气都给出了。

“去年图灵竞技大会第一轮,飘神方惊堂是后仰跳下的直升机,他在倒头下坠的时候,对双子大楼十九层窗口的两个目标,都是有视野的,所以,这不是Godshot。”一直坐在角落没吭声的张宁,深深地看了陈尧一眼,接过了话。

荆朝他们几个脸红得不行了。

如果只是面对陈尧一个,还可以再掰两句,可没想到,竟然又出现了一个真懂的。

“而你说的第三轮,那场比赛我没看,但是,你说的中央喷泉的地形我知道——那个音乐喷泉的水柱有起有落,所以,沈溪桥大神是能够在水柱不断变化的缝隙中,看到喷泉对面转过来的三个目标——这也是有视野的,也不是Godshot。”张宁摊开手说。

“那……那星火……刚才……”荆朝的一个队友,刚才可没看到星火的身影。

“……”陈尧淡淡地开口,“我更不是Godshot——我有脚步,有视野,你们知道我来了,我也知道你们在那里。”

“可你不是说你不能1V3?!”那个队员输了比赛,还一脸“你不讲信用”的委屈。

“我是不能啊。”陈尧没觉得自己判断错了。

“是是,你不能1V3,你只能1V5……”荆朝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也不能1V5啊。”陈尧无辜,“我明明是3V5……”

当时跟在星火后面的沈照楼和裴鹏天,互相看了一眼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他们就是跟在后面而已!

一点配合都没有,星火一个人就转过了转角!

他们这也能算3V5?照这个逻辑,篮球场上的啦啦队也算球员的?

“可是,我没想到,他们没动……”陈尧指了指沈照楼他们两个,正在荆朝几个要张嘴说话的时候,又把手指指向了他们,“不过,还好,我也没想到,你们也没动。”

双方都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同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们当时,都是被突然扔出来的烟雾弹,给吓呆了才会不动的,陈尧倒好,现在还一副跟他无关的样子……

樱吹雪是多名贵的烟雾弹!

没见过的人,就多了一秒钟“这是什么鬼东西”的反应时间,不允许啊?

“我在转过来放烟的一瞬,就看到了你们五个人的位置,所以,我是有过一次你们视野的。然后,穿雾五枪都是打在之前看见的爆头位……偏偏你们一动都没动。所以,我就把你们杀了。”陈尧平静地说完。

“你他妈……真是太‘会’复盘了。”裴鹏天都想帮他把战斗过程重新说一遍了。

那可是一杀五!

而且还是穿雾一杀五!

再而且还是穿过名贵烟雾弹樱吹雪的一杀五!

什么叫“所以我就把你们杀了”,哪有这么顺理成章?

陈尧也真是人才——被他这么轻描淡写地一描述,顿时紧张感全无,听起来一点儿也不牛逼,就好像他刚才只是打爆了随便插在地上的五个稻草人。

当然,被荆朝他们几个稻草人本尊,更加吐血。

“那不是网卡了吗?网不卡,我会不动?”荆朝红着脸,试图说明自己不是稻草人,“你们就是故意把网速拉慢,把我们的操作拉到跟你们同一水准,才好赢我们,这样做有意思吗?”

“喂喂,”张宁一听不乐意了,“网速不好,我们就打得很舒服是吧?你卡的时候,我们是引爆了核弹还是放了什么禁咒魔法?不都是一样卡吗?”

沈照楼当时其实也卡了一下,但绝对不至于像荆朝说的那样不能动。

荆朝当时也绝对不是纯因为卡,更是因为樱吹雪的音效和光效。

张宁叹了口气:“少年郎,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可以理解,呐,我给你们说……下楼之后你从右边的小巷子穿过去,穿到大路上,朝着南边走两百米左右……”

“干嘛?”荆朝皱眉。

“那里就是电信营业厅啊!”

“滚!”荆朝唰地一下站了起来,正准备背起键盘就走,但他拉开门的时候,风吹开了窗帘,他看到角落里的张宁,又看了看门口的陈尧,仔细回想今天的整场战斗,突然又觉得不对了,“等一下,我还没问……你们两个是谁?”

练习赛没有输赢,也没有规定必须打完.

但是,没有听说练习赛要请外援的。

本来就是为了练习,还请别的战队的人来代打,不是搞笑的吗?

可七中不一样……

荆朝知道,他们有多想找回场子!

他们和七中打得不算多,也不关心他们队伍里有些什么人,所以,一开始他也就以为是七中校队的人。

可是,现在回顾整场……

穿插、引诱、带节奏的,完全是战无伤。

见缝插针出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完全是星火。

虽然少了一个实力强劲的谢轻名,但是,多了这两个人,七中校队有了一个战术整体,这个战术整体中还有了一把锋芒不展的尖刀,当然实力大增。

他们除了被网速打败之外,还败给了不了解和无防备。

一切的关键,就在这两个人!

“我们是校队成员啊。”张宁一看要糟,立马拉住窗帘。

荆朝索性直接走到了他身边,把窗帘哗啦一下全拉开。

阳光洒在张宁的脸上,他脸上岁月的痕迹,立马把他出卖得干干净净。

“你……在七中的……校队?”荆朝费劲地看着他的脸,一边上下打量一边问,“光谷七中还有成人教育班?”

“带队老师不行啊?”张宁撇撇嘴,靠在椅背上摇晃。

“呵,呵呵呵……”荆朝扫了沈照楼他们一眼,“哪儿找来的代打?多少钱?价格不低吧?你们付得起吗?”说着,他又看向陈尧,“这一个肯定更贵!我猜猜,是哪个二线或者三线队的在训选手吧?”

他的目光落在了陈尧的键盘、鼠标和耳机上,突然哈哈大笑:“难道是独裁战队梯队的?战队垮了,无家可归,只能在外面干干这种代打的活儿了?”

陈尧的键盘上,金色的独裁队徽,和他一样安静却耀眼。

陈尧没有说话。

他站起来,冷冷地从口袋里掏出了学生证。

一直往前拿……往前拿……

最后,贴到了荆朝眼睛前面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他没有说出那句“看清楚了吗”,但荆朝就是能听到,而且在听到的一瞬间,他觉得浑身都僵了。

什么感觉?

如果在职业赛场上,他被七鬼神这样站在面前,估计就会这样肢体僵硬,舌头打结的吧?

那种突如其来的压迫感,说起来玄妙,却绝对不是什么好的感受!

还好,荆朝旁边的一个队员不知情地戳了戳他:“副队,我好像记起来了,开学那天社团招新……他好像就是那个翻墙的!”

翻墙的?

荆朝前两天倒是听队友们说过,说是开学的时候有个隔壁的土包子想加入他们校队,加入失败翻墙跑了,他们说一次笑一次,估计至少能笑一个月。

可现在他才知道,那个“翻墙的”不好笑!

真的,一点也不好笑!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