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80章
游戏下载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时间:2016-08-31   word格式下载

张宁喝了口水,看着他们一脸懵逼,好心地停了一下,才问:“你们觉得,我刚才说的这个战术,复杂不复杂?胜率高不高?带不带感?”

“……”沈照楼哑火。

“咳,”裴鹏天低声下气地赔笑道,“那个,要不我们还是回头说说那个比较简单的战术?”

他们是真懵了。

枪舞!

惊弓战队,飘神方惊堂的枪舞技法!

而且,张宁一开口要的,还不是像谢轻名上次秀出的飞龙甩尾那种基础款的枪舞,竟然直接就要他们上“信仰之光”!

不仅如此,打完信仰之光之后,他还要接死神镰刀收割!

其实一开始沈照楼他们都很兴奋地,冲着那个胜率100%仔细在听,可越听到后面就越是懵逼……

照张宁说的这样打,当然是100%的胜率了!妥妥的100%没商量!

可是,他这纯属在胡说八道嘛——如果沈照楼和韩笑要是都能秀出枪舞,他们还蹲在小破黑网吧里商量个毛线的战术?直接杀到博学中学门口,一脚把他们大门踹了不更好?

“明白了吗?整个战队,能谈得上‘打战术’的,只有我一个人。”张宁很满意他们的反应。

“陈尧也不行吗?”沈照楼的声音挺弱的。

“当然。”张宁毫不犹豫地回答。

”为什么?怎么可能连他都不行?”裴鹏天又有点不服气。

“个人实力相差太大的人,不可能在同一套战术里兼容!”张宁贼兮兮地笑了一声,斩钉截铁地说,“你们以为那些一线战队,除了七鬼神之外就是全是酱油了?就拿独裁战队来说,你把韩止水换成沈照楼试试?霍小乙换成裴鹏天试试?”

“……”裴鹏天一缩脖子,“别说了。这个理由我接受!”

张宁提出的这种假设,让他们有点毛骨悚然。

独裁战队的每一个大神,都是他们仰望的对象,完全无法想象,让沈照楼和裴鹏天跑去顶下那两位大神是什么概念,那画面,一定很车祸!

事实上每年战队年会,大神们带着粉丝互动的视频,放出来也确实很车祸现场,同一个战术由个人实力不同的人来执行,就跟熊孩子打碎了万花筒一样,明明组合起来应该很漂亮的花样,打碎了弄出来就是一堆破烂的碎片。

“我有疑问。”陈尧居然在沈照楼他们都被张宁侃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十分淡定地开口问,“三点式闪影战术套系,光刀也好,闪袭也好,雷鸣也好……全都是爆破模式的战术吧?”

“呃……”刚刚好不容易把沈照楼他们都镇住的张宁,直接就卡机了。

什么鬼!

没听出来他是在扯淡吗?

拿他扯淡的话当什么真啊!

“我们不是要打死亡征召模式吗?”陈尧一副比他更卡机的样子。

“那个……这个……”张宁欲哭无泪。

让他多装两分钟的逼,行不行!

陈尧一板一眼地回应他的胡说八道,让他怎么接下去?

“而且,我记得光刀是很容易破的。”陈尧继续说道,“打出自己的节奏,掌握比赛主动权,不被对方干扰就行了。”

“我了个草。你说的‘就行了’也太简单了吧。”张宁都听不下去了,“惊弓战队面前,你要打出自己的节奏?你在跟我开玩笑?职业圈最能把对手的节奏给带到天上去的人是谁?飘神!生死狙击七鬼神之一的飘神方惊堂!”

“哦?是吗?”陈尧还真不大清楚。

“再说掌握比赛主动权?职业赛场第一指挥,就是站在飘神背后的,惊弓战队队长黎隐,你要在他手上抢比赛主动权?逗我呢?”

“……”陈尧默然。

“不被对方干扰就更扯了!”张宁说到这里都翻白眼了,“你当惊弓战队那位‘最污嘲讽战’的大神祁希是空气啊?喷得你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让你直接怀疑自己的性取向,恨不能立马下了赛场就找个男粉丝去同归于尽,你竟然告诉我说,不被对方干扰很简单?”

惊弓战队,打的就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飘渺不定,随心所欲。

和他们打比赛,都不知道这帮人到底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下,上一秒你觉得他们在跟你玩极限转移,下一秒他们可能就出现在你面前要正面拼枪了,再下一秒说不定还能顺手给你秀个恩爱。

“但是,独裁战队四个字就破了光刀——杀完再说。”陈尧静静地说道。

“我……草!你以为每支战队的脑袋,都有独裁那么硬?”张宁对陈尧的没常识,已经都深感无力了,“他妈独裁战队全队打起来都像喝了假酒似的,嗨起来连解说都害怕!‘杀完再说’那能叫破解战术?得了吧,独裁秦队的指挥都是没有战术逻辑的,那种带着一队人‘以嗨克飘’的打法就不要谈战术了,玩战术的指挥位们会伤心的!”

独裁战队的比赛,就是凶,就是拼。

一旦开启假酒模式,解说除了抱着话筒哭之外,还真没什么别的办法,因为战术逻辑和思路根本没法解释,突然一波启动,然后就莫名其妙打赢了……

解说这个时候要怎么说?

啊,各位观众,独裁战队因为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赢得了这波团战,真的是太精彩了呀……

真的是太为难解说了!

惊弓战队还算好的,据说细节逻辑最好的龙吟战队,只要看到赛程表上排了独裁战队,他们队长邵东流就会犯头疼。

“多谢指教。”陈尧从张宁这里补充了很多的信息。

如果把他所知道的“三点式闪影战术”之类的战术体系,比作是高难度的钢琴曲,那么,秦一烛就是那个能够演奏出来的人。

他只能算听秦一烛弹过一遍,他坐得离演奏者近,所以,一遍听出很多的东西。

而张宁,才是那个仔细聆听过几十遍的人,因为他听得多,他的理解比陈尧也深很多,同时,因为他坐得离演奏者很远很远,他除了乐曲本身,还能注意到很多其他的因素,他的视野也会更加全面。

两个人唾沫横飞地说了半天,又是战术,又是大神,又是一线队战斗风格,沈照楼他们愣是都没敢插一句嘴。

直到陈尧说出了这句结束性质的“多谢指教”,沈照楼才吭声道:“歪楼歪完了吧?”

张宁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草!我装个逼一不小心装歪楼了!”

“那……咱能开始练那个简单点的战术了吗?”裴鹏天苦着脸说。

“能能,抓紧时间!”张宁一看墙上的挂钟就脸一垮,“好好练几个小时,中午大叔请你们吃大餐!”

“又是拉面吗?”几个人异口同声吐槽。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