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251章
游戏下载

任何一种“如果”……

时间:2018-02-22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新星陨落

下一篇: 比赛还怎么打

独裁战队训练室里,光线很明亮,但现在这种明亮却带不来一点温暖和安全的感觉。

秦一烛手足无措地坐在陈尧旁边的地上,抓着自己的头。

别说沈照楼没见过陈尧哭。

就是跟陈尧一起长大的他,这么多年都没见陈尧哭过。

哎,这可怎么办呢?

有经验还好说,但从来没见过的事情,可让他怎么处理!

如果面对的是别人,秦一烛心烦意乱,一脚踹翻,骂一通吼两句,把情绪宣泄出来,也许就完事儿了。

但是,陈尧……

他的战斗力大概也许仿佛……是不如陈尧的。

于是,这就很尴尬了。

训练室里只有他跟沈照楼,还有陈尧三个人。

沈照楼很快把票改了,和蜀道那边重新确定了到场时间,然后,训练室里就只剩下陈尧的哭声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周于斯也并没有什么深交的沈照楼,看着陈尧,不知不觉自己也红了眼眶。

“陈队……”她开口叫了一声,但是,接下去该说什么,她也完全不知道。

说什么呢?

告诉他这消息是假的?

多像假新闻啊!

那个周于斯,整个生死狙击有史以来,最跳,最狂的家伙,怎么可能死呢……

这种人就是一祸害,陈尧他们都蹦跶不动了,他都仍然会活力四射的才对呀!

可沈照楼已经确定了。

刚才和蜀道那边更改行程的过程中,沈照楼已经确定了周于斯自杀的真实性。

当然,也没有人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

于是,秦一烛和沈照楼两个人,就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除了杵在这儿,他们貌似什么也做不了。

他们都了解陈尧。

陈尧是个很少情绪外露的人。

无论是重新看到秦一烛站在面前的高兴,或者是之前一直带伤比赛的痛苦,从他的脸上都看不出来。

无论比赛是碾压,还是逆风到绝望,他的脸上也都是一样的平静。

如果说,秦一烛是独裁战队曾经最尖锐的矛,那么,陈尧一定是这支战队最坚强的盾。

所以,当他情绪崩掉了的那一瞬间,沈照楼差一点觉得整个世界都空了,陈尧手机的反光映在脸上的两行眼泪上的画面,绝对是沈照楼这辈子最深的噩梦。

然而,陈尧依旧是陈尧。

除了是周于斯的好朋友之外,他首先是独裁战队的队长。

所以,没有超过十分钟,他的哭声就慢慢小了。

“陈队。”沈照楼递过去了一张纸。

“谢谢。”陈尧微微闭上眼睛,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却没有接沈照楼的纸,而是直接越过了纸巾,抓住了她的手。

紧接着,他又朝着秦一烛伸出手。

秦一烛赶紧把手递过去,也被他一把拽住。

陈尧一声都没有吭。

但秦一烛和沈照楼,也不需要他开口。

他们都知道,他现在需要力量……

“太没用了。”陈尧抓着他们的手,抓了有一会儿,声音似乎又恢复了他平常的淡然和平静。

“是是是……”秦一烛听到他开口说话,声音再怎么不对,那种浑身上下无从宣泄的难受,才稍微往下放了一点,“太没用了。我们都太没用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我们怎么会让雷道远搞出人命来的……”

“我是说,周于斯,太没用了。”陈尧打断了他的话。

“是是是,雷道远再怎么也是前辈,不应该……呃?不是,你说什么?”

“就他这样,也配和我煮酒论英雄。”陈尧无力地抬起头,望着满是灯管的天花板。

他没有再哭得发出声音。

但他开口这么说的时候,眼泪依然无声地在往下淌。

其实,他第一反应根本想都没有去想什么雷道远。

在周于斯面前,雷道远算什么?

一个职业生涯已经到巅峰,都没有办法登顶主神,只能靠场外手段延续自己的职业生命,延续战队胜利的队长……

陈尧从来都没放在眼里过。

他觉得江志打惊弓那一场不对劲,就是因为不希望江志在太过执念的胜负心的压迫下,逐渐变成了和雷道远一样的人。

但江志马上道歉了,陈尧也会马上原谅他。

可是……

恐怕江志也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他的道歉,已经没有用了。

“刚才,我想过了很多种如果,”陈尧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软过,“如果周于斯不是在惊弓,而是在别的战队,这件事会不会发生?”

“不会……”秦一烛叹了口气。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周于斯和陈尧,和江志,都不一样。

周于斯一路走来,都只有鲜花和掌声,光芒耀眼,和他同辈的选手,对他的羡慕成吨成吨的,他实在是走得太顺了,太顺了……

生死狙击第一指挥黎隐,场内带他打败一个个强劲的对手,让他享受着成功的喜悦,场外不断地为他的接任造势,因为黎隐的资历,邵东流他们对惊弓战队的这位小队长,也是从来不吝惜赞赏。

整个惊弓战队,主神也好,职业九段的大神们也好,对这位队长都是充满了期待,给了他百分之一百二的信任和服从。

秦一烛自认为,就算换了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下都很难扛住的吧?

周于斯露出的锋芒太多了,因为多,所以脆弱,轻轻一掰就能折断。

可现在再想起这些,好像也没有意义了。

陈尧又问:“那如果黎队晚一年……不,半年退役呢?”

“呃,应该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沈照楼小声回答,有什么问题是他一餐饭不能解决的?

可黎隐怎么能想得到?

毕竟,周于斯给了他承诺呢!

陈尧摇了摇头,继续说:“那如果周于斯没有跟雷道远打这场媒体战,雷道远也没有使用自己的媒体资源和丰富经验去对付他……”

“呃,也……”

“或者,如果江志从来没有跟惊弓打那样一场比赛。”

“……”秦一烛和沈照楼都没有说话了。

只有陈尧一个人,还在继续假设:“如果我们和惊弓的那场比赛,我没有打出让他无论输赢都是输的效果……”

沈照楼两只手都覆上了他的手:“不,不,陈队,这不是你的错,绝对不是你的错,我们和惊弓的比赛,场外还打得不到10%吧?教练还说我们场外打得太少了……真的,不是你的错……”

陈尧沉默了好久,又问:“那如果去见王总之前,我没有关掉那个回复雷道远的文档……”

沈照楼一直在摇头,她的眼泪也已经跟着掉下来了。

“不是你的错,真不是……”沈照楼抓紧陈尧的手,说着。

“也许吧。”陈尧叹了口气,看了看旁边的手机,“如果……”


上一篇: 新星陨落

下一篇: 比赛还怎么打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