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222章
游戏下载

没有一个好打的人

时间:2018-01-30   word格式下载

砰砰砰……

星火的身影和他的枪声,在大屏幕上被上帝视角给了一个大大的拉近特写,晴川阁号上马上就沸腾起来了。

两个人都是空血的状态。

星火闪出去一下就能命中一下飘,但飘在星火开第一枪的时候是背对着他的。

星火的闪位很漂亮,可惜飘在跟眼前的敌人对战的同时,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星火根本都没开枪,他就已经往旁边滑过去一步了,子弹一不注意从Asa的脑袋上飞过去了,吓得Asa直接一个战术动作匍匐下来。

但飘回头的这一枪也没有命中星火,两个人这样对了两三枪之后,才弹出了一个提示。

星火击杀了飘。

空血的战斗打到这个程度已经够了。

而这个结果,也是晴川阁号上的粉丝们相当满意的!

所以,欢呼震天。

可乔永铭的关注点却全程不在星火对主神的这个击杀上……

“炮灰!星火的炮灰,阿哲看到没有?”乔永铭像是验证了刚才自己的想法一样,“飘神一边压住队友,一边避过了星火,一边抢到了星火的……宠物的人头?哦不,狗头?”

“汗,还真是!”杨境哲没有乔永铭看的那么仔细,但也看到了炮灰的消失。

星火三次离开掩体,在这三秒钟的时间里能不死就已经非常强了,结果,他不但没有阵亡,还带走了飘,他无论是枪法还是走位还是实际的战果,都已经让人没什么可挑剔的了,只能竖起大拇指给他一个字,强。

但即使是这么强的星火,都没有吸引住资深解说的注意力。

乔永铭注意到的是飘在和星火对枪的这短暂三秒钟的时间里,做了三件事情。

那几颗从Asa头上飞过去的子弹,也不是失误,而是故意的!

飘在抢夺星火的宠物的脑袋。

“可从刚才前辈说的来看,一直在和飘神抢宠物的,不是泯灭大神吗?”

“Asa是有一个偷枪的意思……”

“所以说,飘神还在对战中发现了队友对他的猎物‘图谋不轨’,开枪警告了一下?”

“是的……”

都说飘的眼力,属于是三百六十度长眼睛,貌似一点都没错。

赛场上,就连队友的一点图谋不轨的小动作,他都要及时按下来。

“强,真的太强了。”杨境哲只能大写一个服字。

……

手枪局在中央营地打了半分钟,独裁战队一度都掌握住了局面,但随着一个埋包提示的响起,战斗一下子进入了更白热的时间。

惊弓战队这个雷包,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

比赛节奏拉起来之后,谁会想到他们突然拉扯他们一波视野,在帐篷后面放雷包?

这个雷包当着独裁战队的面,在中央营地放下去之后,其实,独裁战队的赢面就很小了。

十七秒之后,独裁战队拼到最后一颗子弹。

虽然每一秒钟他们都打得很棒,但还是很可惜地交掉了希望港的第一局。

他们在希望港这张地图上,很少有上半场第一局就拿不下来的情况。

不过,今天的对手是惊弓。

惊弓有多强,他们心里都有数,训练赛就没有赢过,今天却在第一张地图拿下了对方,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大的突破了。

“加油,继续。”陈尧也知道这对自己的队友,已经造不成任何影响了,只开口说了四个字。

然后,第二局他们带入了稀有弹药——这是惊弓为了拉自己的状态,放给他们的交换条件,不用白不用。

今天的惊弓战队,状态几乎是回到了之前的担架队。

所以,陈尧甚至都觉得,他们的交换条件不太够呢!

独裁战队第二局的稀有弹药,属于对战局影响比较大的,基本是一拿出来就能确定巨大优势的弹药,但即使是这样,飘神还差点直接手撕了这一局,独裁战队开出这种稀有弹药都赢得跌宕起伏也是够了。

第三局稀有弹药继续,先确定领先优势,然后,第四局直接三颗稀有弹药上场,算是比较轻松地拿下。

场上比分在独裁战队这种不讲道理的稀有弹药连续出手的情况下,一下子变成了3:1。

现在,独裁和惊弓的稀有弹药配额已经一致了,

但独裁战队军火点数领先,比分也是领先的,算是开了一个不错的局。

“好的,现在第五局比赛开始,我们看到双方都没有带稀有弹药,但独裁战队已经是三级甲带狙击枪了。”杨境哲觉得这个军火点数的优势,可能至少能够帮独裁再拿下至少两局的比赛,可因为对方是惊弓,他这个话不敢说,“我只能说,独裁现在优势很大好不好?就看这个优势能够稳住多久……”

然而,独裁战队出生之后的第一个举动,就让他意识到,这支战队根本就没有想要去稳什么优势。

他们不是龙吟战队,不是那种先猛地建立一波优势,再守住优势慢慢扩大,把优势逐渐变成胜势的打法。

一出生,看到出生点是中央营地,独裁战队就是两路走了。

星火和飞虫扑火的行动轨迹是往后的,准备走榕树小道,提前布控远点,而百无一用、洱海潮声和不笑的小乙三个人,冲了惊弓战队的阵——他们三个人最多能全身而退一个,另外两个就是要开局冲锋压住惊弓,并尽力带走他们一到两个人的。

中央营地的爆发立刻打响,而惊弓那边只有一个泯灭离开了中央营地,退入树林去了。

“独裁战队还真的是有点猜不透啊,一直在抢先手,好像是在断周于斯的指挥节奏,但这一局这等于是把先手让给泯灭?”乔永铭看到的信息很多,但信息越多越看不懂。

“泯灭镜头一扫直接定到了。”杨境哲对泯灭的灵性和开镜的感觉也是服气,“独裁正面战场难打,丛林对狙貌似也难……”

“对的呀!独裁战队怎么会主动做了这样一个开局?把自己陷入了一个两路都不讨好的节奏中?”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