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200章
游戏下载

不会打冲锋呢

时间:2018-01-18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没有人看好他

下一篇: 嘲讽压制

杜蓝舟成为龙吟战队的正选,那件事闹得是有多大。

整个职业圈在新人的选择上,都是偏向越小越好,只要年龄足够小,实力稍微差一点也无所谓,甚至其中有一两项天赋还不错,也许就能被破格提拔了。

“这两年,那些连训练营的大门,都不让他进的战队,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吧……”谭丹只是随意的接了自己的搭档一句。

现在的重点并不是那些往事,而是,这一变再变的残局,将会迎来一个什么样的走向?

场上形成了一个一对一的对峙!

和独裁战队三张地图打出来的都不一样——这个关键的对峙,他们没有高位对低位的优势。

相反,吕洱面对的是龙吟战队的火力点,二号位!

就算是龙吟这样一支以稳妥风格著称的战队,二号位还是二号位,唯一的转折点可能就在谭丹刚才扫的那一眼上……

她刚才注意看了海蓝军魂的剩余弹量!

已经打到最后一个弹匣了。

如果开扫射的话,支撑不了几轮。

而海蓝军魂带的枪又没有三发点射模式,所以,要么就只能扫射,要么就只能选择点射爆头。

可双方下一秒的战斗,海蓝军魂的枪线却是一条笔直的上扬。

“扫射爆头,他要打扫射爆头……”杨御晨激动起来了,“洱海潮声现在并不在掩体附近,她被命中……”

洱海潮声本来生命值就已经不是很高了,海蓝军魂有两颗子弹都命中了她!

她的血量一下子掉到了死线。

四点血!

躲入掩体的时候,她就只挂着四点血了。

而两个解说都已经看到,她旁边的陈尧,已经在收拾自己的键盘了……

“哎呀。”谭丹觉得自己要解说今天这场比赛,消耗真的是特别巨大,“真的没有想到,最后这场比赛的胜负,竟然决定在相差不到半个人头的局面下……”

“其实,我觉得独裁战队这样输比赛,还不如在第三张地图的时候就直接输了。”杨御晨叹了口气,“这样输比赛对战队的影响太大了,很有可能会持续到下一场……”

哒哒哒哒哒哒。

无论如何也是这场比赛最后的枪声响起,但是,出来的结果却让杨御晨的后面的话也全部卡在了喉咙里。

洱海潮声杀死了海蓝军魂!

“我去,假象!全都是假象,”谭丹是愣了足足三秒钟,才开口叫了起来,“洱海潮声太绝了……她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如果打正面拼枪,这一局比赛他们绝对就已经输了……”

其实,如果只是一个跳出击杀,谭丹可能还会以为,这只是一个运气问题——比如很幸运地最后一枪是洱海潮声命中了海蓝军魂,而海蓝军魂没来得及杀死对方。

可当视角切到杜蓝舟的第一视角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不会打冲锋。”

海蓝军魂面前已经变成黑白色的屏幕里,只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出自吕洱本人之手,还是独裁战队的自动嘲讽。

不会打冲锋……

最后,洱海潮声人并没有离开掩体,她只是从掩体后面,伸出枪口,在没有任何视角的情况下,一枪爆头,带走了海蓝军魂。

“不会打冲锋,”杨御晨看到洱海潮声这句话,也立马秒懂了,“海蓝军魂最后的整个走位思路,都是冲锋啊……”

“对啊,洱海潮声冒着差一点直接送一个人头的危险,才让他在这一瞬间,对自己的冲锋有了充足的信心啊!”谭丹说道。

洱海潮声一瞬间被秒到四点血的每一步,其实都是有心走的!

很危险,但这是她唯一的选择。

她知道海蓝军魂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她就是要把他唤醒。

否则,一头睡着的狮子,她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有危险,在什么地方有危险?

十方天眼也不是说凭空就能看到很多信息。

所有的信息,都是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一枪枪打出来的。

“在那一秒钟……不,半秒钟,海蓝军魂成为了洱海潮声的木偶!”谭丹说到这里,已经举起了手,说出了那句她一整场比赛都最想说的话,“恭喜独裁战队,赢得了这场比赛!”

……

晴川阁号上上下下都陷入了狂欢的海洋,不管比赛过程再怎么艰难,当胜利的果实被捧到眼前的时候,一切都不重要了!

陈尧在洱海潮声还剩四点血的时候收键盘,也被有心的记者全程录了下来。

只是,这个素材代表的意义,已经和几秒钟之前完全不同了。

这是嘲讽!

几秒钟之前,这在记者们眼里,是已经知道了比赛的结果,提前收拾准备打道回府的举动,但几秒钟之后,这就变成了“他根本不用再看下去,也知道自己战队能赢”的嘲讽了。

这是代表独裁战队,对这支宿敌的致命一击!

独裁战队的粉丝能把这个的GIF动图保存到死,很显然,以后两支战队再出现什么冲突的时候,这张动图就能一次次都被甩出来,给独裁战队提气。

但和解说和粉丝们的激动完全不同,独裁战队的玻璃房里,气氛是相当淡定的。

哪怕是最后打出了近乎“绝杀”效果的吕洱,也只是冲着队友们轻轻一笑,和他们击了个掌。

打完比赛之后很久,霍小乙跟吕洱两个人才站起来。

不是他们不激动。

而是,已经根本就没有力气去激动了。

今天的这场比赛,从七点半到现在十一点半,四个小时的战斗时长就不说了,战斗强度还一局比一局高,中途有休息时间的陈尧、谢轻名跟秦一烛,都觉得吃不消了,更别说一直都没有换过人的两个位置。

独裁战队的玻璃房里,虽然也有胜利的笑容,但总有种惨胜的感觉。

因为,他们今天这场比赛打完,接下来至少三天的时间,训练应该是不用想能达到正常效果了。

“陈队。值吗?”吕洱笑着问陈尧。

“赢了,当然值。”陈尧也给了她一个笑容。


上一篇: 没有人看好他

下一篇: 嘲讽压制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