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169章
游戏下载

第一主神

时间:2018-01-03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不卖十万真的亏

下一篇: 真输了?

第三张地图的下半场,这张常规到不能更常规的地图上,就因为一个不常规的人,从手枪局开始就变得不常规了。

沈溪桥的资深菜鸟,并没有带一把枪。

从玻璃房可以看过去,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奇异的笑容,像极了那种等着捉弄人的熊孩子。

而战斗也就在他笑容绽放的这一瞬间爆发!

虽然不知道他背着雷包,手上拿着一根绳索是准备去干吗的,但显然他都没有机会了,因为,方惊堂的飘从极其刁钻的角度,到达了他的背后,一枪直接就冲着他的后颈崩了过去……

双方都是非常熟悉的选手。

方惊堂是非常清楚沈溪桥的资深菜鸟,头部防御的强度,而且,他也有那个信心去打更高难度的点。

“好的!飘这一枪太突然了,直接命中让资深菜鸟……啊,不,资深菜鸟顺势就是一个前滚翻,他这是在诱战?蜀道战队其他人都上来了,飘一瞬间的处境变得相当危险……”

“并没有啊,泯灭一枪干掉了飘背后的竹林第八贤!飘根本没有回头,他的目标依然是资深菜鸟!”

“资深菜鸟一枪未开,啊……他跑了?我靠这是在玩神庙逃亡吗?”

“咳,沙漠金字塔逃亡……”

陈尧他们都可以听到现场的欢呼声了。

资深菜鸟飞快地跑远,而飘原地不动,手枪的子弹却一路追了过去!

“三十米?五十米了……六十米,还能打?七十?八十?啊……出射程了啊……”

飘只是在一个小区域里不动,但原地走位还是没有落下的,而就在解说说他出射程了的一枪,却是精准地再一次命中了资深菜鸟。

两个解说似乎都很激动……

“飘是在全队的体系下,一个人和除了资深菜鸟以外的‘第二支蜀道战队’周旋着,而资深菜鸟则是在拖住飘一个人的视线和火力?”

“现在就看两个人谁先死……”

现场的加油声已经疯了,两个人无论是正面刚枪,还是追击战、阻包战,都打过无数次,但每一次无论谁输谁赢,都会是一场大风波。

陈尧静静地看着屏幕,却远没有屏幕里的现场那么激动:“资深菜鸟死了啊。”

他看到的是泯灭的枪口的方向!

果然,一瞬间飘立刻转回五十米以内的战场!

而泯灭的手枪里,一颗子弹飞出去的速度,就已经让所有观战的人叫一声不好。

四百多米……

一颗手枪子弹是不可能打出什么效果来的。

但是,这颗子弹顺着飘的枪线压出去,却是一枪带走了资深菜鸟。

“哈,资深菜鸟这是被飘完秀了一把啊!”两个解说纷纷说着。

“飘在资深菜鸟出幺蛾子之前,就已经提前拦截,把他硬生生拖回了正常的比赛节奏中,然后,用他精湛的操作带起了节奏,为队友的击杀创造了完美的机会。”

“很漂亮,但我更想知道,资深菜鸟手上那根绳索是准备干吗的啊!”

“哈哈哈,刚才不是说了,用来逃亡的吗?”

……

第三张地图的下半场,惊弓战队很快就把比分拉到了10:7,眼看他们有飘神带节奏,整个团战体系圆如一体,继续这样打下去应该是能赢下来了。

两个主神在赛场上拼得你死我活,仍然是互有胜负,有方惊堂一梭子子弹直接弄死资深菜鸟的时候,也有沈溪桥不知道哪里突然冒出一个奇葩想法,瞬间弄死飘的时候……

无论谁看这场比赛,都只有一个感觉……

生死狙击这第一主神之争,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是分不出胜负的。

可是,今天的比赛却能分出胜负。

从下半场第四局开始,蜀道战队完全已经打成了在晴川阁号上打独裁战队的那个样子,彻底分成了两支战队。

一支叫做沈溪桥,一支叫做其他人。

然后,周于斯最担心的问题发生了——他无法同时指挥一场变态的比赛,和一场正常人类的比赛。

好在惊弓战队是有主神的,他很快直接让飘去搞定那个变态,而其他人跟着他和正常人作战。

“不行。”陈尧看到这里就皱眉了,“蜀道可以分成两支战队,但惊弓是不行的。”

惊弓从黎隐时代开始,就一直是一支团战型的战队。

飘是不能离开团战的!

飘是一只能飞很高的风筝,但绝对不能没有线,拽在指挥位的手里。

而且,蜀道战队有着丰富的放沈溪桥自娱自乐的经验,惊弓战队可没有!

“呃……”秦一烛听着陈尧的话才刚觉得有道理,却看到场上局势的变化,“这个周于斯!”

“他是直接当方惊堂死了。”陈尧瞬间明白了周于斯的想法。

吴夜泊的Asa的位置,被提了上来。

惊弓战队也有惊弓战队的优势——他们所有人的实力都是职业圈顶尖水准,一个人都不止能打一个位置。

Asa从五号位直接提到二号位,在正面战场上起到了带节奏的作用。

“飘那边还是有点悬……”吕洱是刚这么一说,就看到飘单杀了资深菜鸟!

这一局,惊弓战队又拿下了。

可是,这一局之后沈溪桥和方惊堂之间的战斗,好像又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明显能看到方惊堂的APM一路飙升,各种战术动作间杂攻击,让他的每一枪看上去都绚丽夺目,可是,这一局却是他被沈溪桥的资深菜鸟击杀,惊弓战队也没拿下这一局。

而之后无论方惊堂和沈溪桥之间的战斗打成什么样,惊弓战队都似乎有点力不从心,差那么一个半个人头打不过……

“惊弓打个人战和团战的交错节奏,一直都打得很好的,根本没有必要跟着蜀道去变花样,”陈尧看到这里仍然还是那个观点,“蜀道可以分两支战队,惊弓不能。”

那一次,让他针对罗旭,把蜀道打脱节,看看是什么效果的,就是周于斯,而今天在主动脱节的蜀道战队面前,吃亏的也是周于斯了。

秦一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嗯,惊弓要输。”


上一篇: 不卖十万真的亏

下一篇: 真输了?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