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123章
游戏下载

输与赢的差错

时间:2017-12-12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很艰难,很骄傲

下一篇: 最后一轮

现场的场面一度有点混乱。

而混乱之中,两支战队的选手,都已经看不见人了。

就粉丝这架势,别说是正正经经的记者了,就算是资深狗仔,都很难挤进去找到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舞台上就已经空了,至于陈尧他们去了哪里,有说已经下船去了记者会的,也有说他们回战队基地了的,记者们来来回回的打电话,来来回回的跑,都没得到一个准确消息。

CES联盟的工作人员,电话都已经打不通了。

他们也是一样各个地方找了找去,几头奔波,就是没看到两支战队的选手。

只要一打电话,就是不在服务区。

“什么情况啊?”工作人员都懵逼了。

两支战队就好像打完比赛,直接趁乱人间蒸发了一样。

其实,前面几场比赛,找独裁战队还是挺好找的,因为找到霍小乙的轮椅,基本就能找到他们人在什么地方了。

可今天……

他们都记得,霍小乙是队友扶着走上来的。

他根本就没带轮椅。

一个这么明显的标志物没有了,找人一下就变得特别困难。

再加上现场的混乱还在不断地升级,从一开始有节奏有组织的烟花燃放、队歌庆祝,到现在已经变成什么样了?

“先有独裁后有天……”

“先有独裁后有天……”

满场的歌声都已经不成调了,整个鬼哭狼嚎的。

而且,到处都是碎掉的啤酒瓶,找人的危险程度开始变高……

记者们只好先行败退,乖乖地回去指定地点等消息。

喧嚣来的很快,去的也很快。

狂欢逐渐在往岸边的酒吧和咖啡厅转移,相对的,喧闹的晴川阁号慢慢变得安静了下来。

大概十五分钟之后,已经人去船空了的晴川阁号,独裁战队的选手休息室里,还昏昏暗暗地亮着一盏灯……

里面,沙发上是秦一烛和韩止水相对而坐。

韩止水脸色铁青。

他旁边的余米,扯了一下他的衣服,没扯动。

“也就是说,尧崽可以专心临场,是因为你在上面看大局?”韩止水刚刚听完了陈尧的整个复盘,已经完全搞清楚了这场比赛,他们到底怎么会输的!

很好!输就输个明白。

韩止水咬着牙,却很感谢陈尧的复盘。

他当然不会跟陈尧生气,他气的是秦一烛:“我说今天百无一用怎么实力飙升……”

“没错啊,我当他陪练当了一个星期,他实力不飙升,我干什么吃的?”

“所以,就是说,你TM回来一个星期了,连个消息都不给,什么意思?就是故意等着坑我是不是?”

“你TM好意思说,有坑你就要随便跳?你自己看看,怪百无一用打得好啊?你们自己打的什么破东西?老子跟尧崽这才叫双指挥,你们两个,啊?大局上想当然,临场上打出依赖,看的老子肺都要气炸了,你说,就算百无一用打得不好,就你们今天这点本事,还能干点啥?”秦一烛这种人,就算是自己理亏,嗓门也是一样的不落下风,资强词夺理和转移话题两个技能,妥妥的MAX加点。

“你瞎扯个什么,我有说怪百无一用打得太好了?”

“我知道,你想说怪我咯?”

“不是吗?”

“尧崽都给你们复盘得这么清楚了,你自己说,怪你怪我?”

“我……”韩止水输了比赛,被陈尧叫过来看到这么个东西,还要被他点草,郁闷简直是倍数增长,“行。我不跟你说了,下次来日月岛,你等着。”

“我等个蛋?”秦一烛扔了一块苹果到嘴巴里,“等你们屠神呐?屠啊,屠了又怎么样?你们自己看看,好好的双指挥,非要去打什么屠神,方向都跑偏了,玉米这么好一孩子就被你带沟里了……”

“咳咳,没有没有。秦队别生气,嗯……”余米跟陈尧他们打比赛的时候那叫一个嚣张,一口一个韩止水是他们的队长,结果在秦一烛面前,整个就跟只猫儿一样,摸着他的光头大气都不敢出。

“余米啊,你说说,你们要是不去练什么乱七八糟的屠神,今天打独裁能输吗?啊?”秦一烛大口地嚼着东西,含糊不清地指指点点。

韩止水和余米两个人都同时摇头。

刚才在输了比赛的时候,他们就一直搞不懂,他们是怎么可能会输的?

就算今天百无一用发挥超过了他们的预期,他们也不应该输比赛的,差错到底在哪里?

他们现在明白了。

没错,他们两个人都是A级联赛指挥能力名列前茅的指挥位了,可他们打独裁怎么就输了呢?

方向……

他们不是实力不够,而是方向上出了问题。

“啧,主神是那么好屠的呐?你们一场比赛杀菜鸟十次又如何?能赢蜀道啊?一场比赛把飘杀穿又如何?能赢惊弓啊?以为赢了一个帝国就牛逼啦?我跟你说,水水,那头小母狼是第一场被惊弓灭了主场,不在状态,不然,你以为你屠她就能赢帝国?”

“……”韩止水捏了一下手。

“得了,老子也没空跟你扯,吃夜宵去吧?”秦一烛转话题转得真是一点都不自然,可对面一个战队的人,都呼呼地点头。

陈尧淡淡地看了秦一烛一眼——他回来之后,没跟韩止水招呼一声的事情,就这么直接被带过去了?

没毛病,一切都貌似没什么不妥。

“吃什么啊?我记得西街那边有一家修皮鞋的店子,奶茶做的很好喝,他们隔壁修表的店子,烤鱿鱼也不错……”秦一烛拿起口罩带上,压了压帽子往外走。

“哦,那些可能都吃不到了。”陈尧十分平静地告诉他。

“为什么?”秦一烛一僵。

“被你的猫掀了。”陈尧无辜地回答。

“……”秦一烛更僵了。

“然后,被我们投资人拆了。”陈尧的声音更加的无辜,一脸的事不关己。

“你说什么?!”秦一烛和王某人就只见过一面,还不知道他干过这种事,“干嘛啊?他把那两家店都拆了?”

“不,”沈照楼抚额道,“事实上,他把整条街都拆了。”


上一篇: 很艰难,很骄傲

下一篇: 最后一轮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