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092章
游戏下载

不用问的问题

时间:2017-11-27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久违的对战

下一篇: 完整的独裁战队

油箱的爆炸让车腾空而起了一下,但这个时间只有不到一秒钟,而火光和烟尘的遮挡下,在这一秒钟的时间里去看或者听清楚对方的位置,然后再开枪肯定是不可能的。

秦一烛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动着,三秒钟之内就会决胜负的时候,也无所谓留不留子弹了,他的子弹横向划出了一道明亮的横线,笔直笔直的,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

然后,马上又是在那条横线的三分之一位置,一条纵线同样笔直地扫了下去!

张宁和沈照楼都还只能在那儿他的这两条枪线拉成这样有多恐怖,但是,谢轻名的拳头却已经攥出冷汗来了。

就在刚刚秦一烛骂霍小乙猫在掩体后面的时候,他还以为这货已经飚上头了。

但是,无论是爆炸边缘的准确踩线,还是现在,在子弹一秒钟扫过去的那条横线中准确分辨出火光中的那一朵溅血的颜色,然后立刻枪线下拉……

都代表他的操作一点都没走形。

可在谢轻名身后,却传出冷漠到极点的一声:“傻逼。”

谢轻名不用回头去看,就知道是陈尧来了。

紧接着,他们面前的屏幕上,就是飞虫扑火被不笑的小乙击杀的提示!

飞虫扑火输了。

他们这一局,其实一共也就打了十三秒钟。

但在谢轻名他们看来,好像已经交战了几百个来回。

“你拿一号位的站位去判断四号位,”陈尧看着秦一烛摘下耳机,“脑子怎么想呢?”

“哈哈哈,哪来你说的那么多事?我只是拿火妞的站位,去判断火妞而已。”秦一烛放下鼠标,笑着回过头,“醒了?”

陈尧无视了他这个近乎废话的问题。

没醒,难道他还是梦游过来跟他说话的不成。

“你拿一年多之前他的站位,去判断他现在的站位,”陈尧淡淡地接道,“你是太看不起他,还是太看得起你自己?”

“哈哈哈哈哈……”秦一烛直接朝着霍小乙竖了个大拇指,算是回答了陈尧。

然后,他就推开椅子站起来,紧紧地跟陈尧抱了抱。

张宁他们看地眼睛都直了。

陈尧的脸上总体来说还是挺平淡的,最多有一点点嫌弃,但是,那种被靠近的时候马上就会自动出现的警惕感一点都没有。

他们认识的陈尧,好像和秦一烛认识的陈尧,并不是同一个人。

“辛苦了。兄弟。”秦一烛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背,说道,“久等。我回来了。”

陈尧静静地等了很久,直到秦一烛松开他,他才面无表情地回答:“训练。”

……

独裁战队训练室里,好像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但是,其实没有人心里是平静的。

训练室里就这样多了这么大只的一个活人,怎么能平静呢?

“火虫这段时间陪练轻名,把北游让出来给小叶子。”陈尧倒是毫无违和地,按照比赛回来之后的惯例,跟张宁安排着接下来的训练,“对抗烟波府的双指挥,经常会面对两线作战,不用特别去上心,但五号位这个点从一开始就需要有足够的参战能力,不能随便崩掉。”

“是是是,北游哥哥这个星期就是我一个人的啦……”叶虹影倒是手舞足蹈。

张宁的笔却停在半空中,看了看似乎没有什么话要说的秦一烛,果断低头记录下来。

陈尧没有注意到张宁的停滞,继续说了下去:“小乙。和烟波府的比赛,位置可能会被打得比较乱,我被点杀的可能性也很高,“他看向张宁,“小乙每天改一个小时的狙击枪的训练,能不能安排?”

“半个小时可以安排,一个小时不行。”张宁愣了一下才回答。

“好。”陈尧点了一下头,“那就半个小时……安排吕洱这个星期多看对方一号位余米的视频,只要吕洱不被他带乱,我们按我们的团战打,应该有一拼的能力。”

安静的训练室里,他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静。

好像他的好友有没有回来,并没有对整个战队,对他本人,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谢轻名一直低着头,很紧张。

终于,陈尧说到他了:“下一场是主场比赛,轻名不用紧张成这样。”

“我……”谢轻名猛地抬起头。

他是在紧张比赛的事情吗?

陈尧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跟他装糊涂。

好吧……

以他对陈尧的理解,真不知道的可能性比较大。

谢轻名索性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就问了:“下一场比赛还我上?”

陈尧反而被他问住了:“什么意思?”

“主神回来了……”

“哦。然后呢?”陈尧依然淡定脸。

“你确定还让我上?不是秦队上吗?”谢轻名是确定不跟陈尧说明白,陈尧就不会明白的。

陈尧一脸无语。

秦一烛也是一脸无语。

两个人互相看一眼,然后,又都看向了谢轻名。

谢轻名的眉头皱起来:“我说错什么了吗?”

“嗯,首先,独裁战队的队长是我。”陈尧的声音没有一点起伏。

“……”

“其次,他被禁赛,请问,轻名你有什么办法让他上场?”

“……”

谢轻名没话说了。

这下就轮到张宁泪流满面了——得了,谢轻名一个问题,倒是把他犹犹豫豫不好问的东西,直接给带出来了。

关于队长……

张宁怎么都觉得,如果他要开口问“独裁战队的队长现在是谁”这种问题,场面一定会非常的尴尬!

但这个问题不问又不行。

毕竟,每一场比赛提交名单都得搞清楚的。

而且,这个问题对于战队来说,是必须要清晰的,否则,出现队内分派的话,那就很麻烦的。

可实际上,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他脑子里转了几圈的各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一点苗头都见不着。

所以,结果就是,他问都没有问,陈尧就这么直接当着秦一烛的面,说出“独裁战队的队长是我”,而秦一烛对这件事似乎也是默认的。

正当张宁松一口气的时候,陈尧又补了一句:“是的,你不要指望他能上场比赛。如果他能在战队基地待满假释期,不惹出什么事情,我们就应该满足了。”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