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037章
游戏下载

只剩下两条路

时间:2017-10-31   word格式下载

手机一直亮着,但再没有了信息的往来。

陈尧过了很久才关掉手机,和队友们一起参加发布会,回去战队基地……

主场输比赛的效果,真的和客场输比赛完全不一样。

陈尧他们也是第一次明白了,虽然在主场比赛有诸多好处,但其实承担的责任也更大。

他们第五周的比赛,也是第四场比赛的结束,败战积1分的结果,也让他们沉入了深深的降级圈。

蜀道战队就好像只是“晴川阁号一日游”了一样,赛后也没有再提起这场比赛。

甚至让整个职业圈都大为震动的,罗旭被现场打断的事情,对蜀道战队来说好像也不存在……

“不,对他们来说本来就不存在。”陈尧在复盘的时候,同样也都没有提起这一点。

因为,独裁战队已经用自己精湛的指挥和爆种的发挥,证明了打断罗旭之后,对蜀道战队的影响并没有所有人想象中那么大。

一直都是其他人在说,打断罗旭会如何如何。

而在蜀道战队,这个命题从一开始就是伪命题,自然不需要关注。

“嗯……战神昨天飞了科隆。说是……买手办去了。”张宁对他们主场败战的对手,也是没有多余的话要说,只简单地表达了一个结果性的观点,“蜀道这支战队,要赢他们,就只有全方位的实力领先,指挥、枪法、赛场上的想象力是……全部取胜。”

A级联赛期间,飞去科隆买周边,整个职业圈也就沈溪桥干得出来了。

他对待游戏的那种极致纯粹的心态,就像陈尧在山林中奔跑的感觉一样。

沈溪桥是真正地和他喜欢的东西,完全地融为了一体。

“陈队,”张宁低着头,跟陈尧说道,“根据我收集的资料……A级联赛开局打成这样的战队,大多数……其实都很快弃赛了,队内矛盾会发酵,赛场信心也会受到影响,下一场比赛……”

其实,进入A级联赛之后,张宁一直在队内承担的是一个近乎心理辅导的职位了,每一场比赛的赛前赛后,他都会用积极的正面案例,以及拿自己做反面教材,去鼓励全队的信心。

但输给蜀道战队之后,就连张宁都好像有点撑不住了……

陈尧嗯了一声,拍拍手,说道:“全队,集合。”

……

昨天比赛的兴奋已经完全褪去,而独裁全队就像前一天跑完马拉松,第二天就直接跪了的状态一样,再提不起一点精神来。

今天的训练已经无法继续了,所以,张宁才会跟陈尧说这些。

而陈尧将全队都集中到了会议室,然后,关上门,一言不发地坐下看手机。

一开始,谢轻名他们也就是面面相觑。

但随着一个小时过去,陈尧依旧一句话不说,甚至还在手机上聊起了天。

两个小时之后,陈尧在手机上打起了泡泡龙。

整个会议室的安静,让一种很奇怪的气氛在蔓延。

“咳……队长这是什么意思?”终于,霍小乙在其他队友很“推举”的目光下,很勉强地开口了。

陈尧看了一眼时间,不说话,还指了指他们的手机,让他们也一起玩。

其他人也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反正也没有事干,他们也都开始玩起了手机。

从中午一点半,到下午四点多……

独裁战队安静的训练室里,就是一片沉默的手机声。

但是在临近五点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很焦躁地陆续放下了手机。

“队长,有什么话就说吧。”吕洱叹了口气,“就算你说要解散战队,也……”

“有趣吗?”陈尧也放下手机,声音平静而淡然地问他们。

“呃……”

“我们现在面前,已经只有两条路了,”陈尧按熄手机,说道,“要么,回到以前的正常训练中,要么……以后你们的生活,就全部是今天下午这个样子了。”

“……”

“自己选吧。”陈尧起身离开。

他的队友都是和他一起,从校园赛中拼出来的,他不需要像张宁那样,长篇大论地去进行心理建设。

因为,他能感受到竞技对自己的改变。

竞技是人类的本能需求。

陈尧自知他一个来到江城市之前,对电子竞技毫无概念的人,现在都已经无法脱离这样的生活了,更何况是在他之前,就已经对电子竞技感情深厚的队友们?

“什么意思……”陈尧离开之后,谢轻名他们再一次面面相觑。

“嗯……队长在嘲讽你们。”任北游肯定地说道。

“嘲讽?第一个该嘲讽的就是你吧……”叶虹影自从在昨天的比赛中,跟蜀道战队拼得各种放飞自我之后,就好像对任北游形成了鄙视链。

“我们是不是……表现得有点太消沉了?”杨林倒是能理解任北游说的嘲讽是什么。

张宁抚额:“不是表现地消沉……是本来就很消沉。”

本来,他们第六周的比赛,也就是他们上半轮循环的第五场比赛,是一场可以争取的比赛。

他们对战清河战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输过!

但他们这个星期输给蜀道真的很糟糕,带着主场失礼的负面状态,去客场打清河战队,真的不好说会打成什么样。

“陈队说的没错,确实是只有两条路,”张宁也说出了他的两条路,“我给陈队看了一篇统计,像我们这样的战绩,大多数都在上半轮就直接崩溃了……我想,下一场比赛很关键。”

“哦?一条路就是从主场输比赛的消沉里,迅速调整过来,拿下第六周的比赛,也许还可以抢救一下?嗯,第一条路叫血战到底?”吕洱被他说得笑起来了。

“但如果我们继续这样……第六周再输给清河战队,那就是第二条路了……”叶虹影咬手指。

“第二条路叫做,血崩到底。”谢轻名冷着脸,哼了一声道。

陈尧和张宁说的两条路,其实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而谢轻名他们在这里坐了一下午,心里的烦躁和不安,也都沉下来了很多,他们会怎么选择,张宁其实已经不担心了。

“我觉得,陈队真的有点小看我们。”吕洱脸上又恢复了那种坏心眼的轻笑,“这样可不好呢……”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