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023章
游戏下载

帮我一个忙

时间:2017-10-23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连打击都算不上

下一篇: 流氓数据

陈尧是输掉了比赛,才会有这种疑问。

周于斯带队赢了比赛还有什么好问的?还一样的问题?

陈尧木木地转脸到他那边,看了一眼。

“不是,我没跟你们开玩笑呀,”周于斯说话就这样,再认真都让人觉得他在笑一样,“上次跟独裁合训的时候,我的指挥被飘神在对面挑翻,我还觉得挺不服气的,但今天还是被飘神完美压制,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陈尧这么一听,还真是一样的问题。

只有指挥位能意识到,这是多危险的一件事。

独裁战队输给惊弓战队,陈尧并没有感觉到很大的打击。

周于斯的指挥被方惊堂的意外爆发直接压制,周于斯也没有被打击的感觉。

两个人虽然所处的胜负方不同,但问题本质没区别!

黎隐笑起来了。

“为什么你们会觉得危险?”他简简单单地问了一句。

当然是因为他们的心里,还有危机意识,还有想要提高的决心。

所以,他们在输掉比赛却感觉不到打击的时候,会有一种“我是不是已经认命了”的危机感。

“这种事情,你们自己觉得危险的时候,其实一点都不危险,”黎隐摇摇头,拍了一下周于斯,“等你们不觉得心态危险了,那才真的危险。”

“可那个时候,我们都不觉得危险了,也就不知道危险了吧……”周于斯下意识地就说道。

张宁在一边听得有点眼晕。

什么危险不危险……

完全不明白这三个人在说什么好吧!

“不过,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黎隐笑着看向周于斯,“如果飘压制了你的指挥,但无法战胜对手。那就是他不够强,他没有做到一个主神应该做的事情。”

“噗。”周于斯没有和黎隐争辩,毕竟在这件事上,他们的意见从来没有统一过。

黎隐一直是认为,指挥做指挥的事,主神做主神的事,至于指挥力量如何战胜对方主神,完全可以等哪天方惊堂掉下神坛再说。

但周于斯从一开始对自己的要求就很高,他年轻,有冲劲,绝不会是生死狙击第一指挥身后的一个守局者。

“好了,我们下一场去CES中心的打客场比赛,应该会比较轻松,”周于斯反正是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轻敌”之类的,他向陈尧伸出手,“你们下一场可难了。”

“嗯。”陈尧伸出手和他交握了一下。

周于斯笑了一声,捶捶陈尧的胸口:“加油哦。”

前面四周时间里,独裁战队打了三场比赛,除了对三生战队的主场比赛赢了之外,对龙吟和惊弓的两场客场比赛都输了。

而接下来的第五周,他们将在主场晴川阁号,迎战生死狙击的大Boss一般的存在——蜀道战队!

双子战神沈溪桥带领的这支战队,从杀入A级联赛至今,一半的年度总冠军都是他们拿到的。

蜀道战队有着一位不寻常的主神。

他能跟方惊堂打飘逸,秀翻全场,有时候甚至还要秀翻隔壁别的游戏的赛场……

他又可以跟邵东流打耐心,两个人蹲冰雪奇缘地图一分二十五秒,最后一枪决胜的事情,就是他们干出来的。

他还可以陪林低弦玩光影,甚至还能跟沐颜拼补位。

有时候,他还要跟秦一烛和乔雪依正面刚枪……当然,这已经是非常非常少的情况了。

他好像没有什么特定的打法,完美诠释了蜀道战队训练室里的那句“蜀道难,只要开心就好”的队训。

蜀道战队的选手也是一样。

他们一点都不像FPS游戏的选手,不吵不闹不喧嚣,互相之间说话都和和气气的,一群一米七一米八的男生,却会让人觉得有点可爱。

秦一烛第一次跟蜀道战队打完比赛,就跟记者说了,如果蜀道的队员在他队里,绝对一脚一个先踹下楼再说——那种说话做事慢慢来的样子,要让秦一烛急死了。

可就是这支不以“上青天”为目标的战队,一次次地站上了总冠军的最高领奖台。

溪谷空中竞技场的惊弓粉丝,都还没有退场。

沈照楼看了一下排表,没有他们配合采访的需求,也就开始组织自己的队员从选手通道离开。

“等一下。”周于斯都已经在往观众席那边走了,突然又回过头,朝陈尧喊了一句,“下一场比赛帮我个忙。”

“说。”陈尧原地停下。

“尝试一下,能不能打断罗旭对队伍的润滑作用。让沈溪桥……们,直接跟全队其他人脱节。”周于斯说着,”嗯,虽然难度很大……”

“我试试。”无论是陈尧还是独裁战队,都是不打针对的,也没有针对训练的内容,所以,这种对某一个战队的针对性策略,他不一定打得出来。

“那我就等着看下个星期的比赛了。”周于斯朝他挤了挤眼睛,“反正惊弓今年胜场多,等我们去晴川阁号的时候,找几个训练营的新人顶上来,挂替补的名,输你们一场呗。”

“不用。”陈尧不需要他们让比赛,当然,周于斯应该也是开玩笑,虽然放新人挂替补上来,输给独裁也不算打假赛,但周于斯不会放过任何跟陈尧拼指挥的机会。

“哎,你们两个现在说下半轮的循环赛,是不是太早了?”祁希回过头看到他们还在说,“先把上半轮给赢完再说行不行?”

“哈,也是……”周于斯对陈尧的信心,可以比对他对自己的信心,下半轮的循环赛,独裁战队的实力会到什么程度,现在说真的太早了,说不定根本就不需要他们让比赛呢?

“真是的,下半轮状态会怎么样谁知道呢,”祁希一边嘟哝一边追上方惊堂他们,“毕竟春天是个很消耗体力的季节呀……”

“咳……走走走!”周于斯的脸一黑,立马朝陈尧挥挥手,一边赶紧跟着祁希一起过去,一边还在回头说,“记着我的事情哦……”

“记得记得。”陈尧也跟他挥挥手。

而沈照楼这是第一次听到,他明明两个字能解决的事情,居然是破天荒地说了四个字!



上一篇: 连打击都算不上

下一篇: 流氓数据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