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022章
游戏下载

连打击都算不上

时间:2017-10-23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带崩了没?

下一篇: 帮我一个忙

陈尧抬起头,在周于斯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一丝一闪而过的迷茫和沮丧。

方惊堂的爆发,其实是不可控的。

像这种主神级的二号位,绝对是“对面扛不住,自己人搂不住”的节奏,至于原因,也很难去定义,也许是百无一用秀他的那一枪,让他状态直接满格?也许周于斯完成了被全队每个人击杀一次的成就,让他幸灾乐祸心情大好,所以飚起来了?

谁知道呢?也许各种原因都有?

反正,这就是一种不在周于斯掌控之中的强大力量。

一局比一局看得准,一局比一局枪刚……

方惊堂用实际的表现诠释了主神的“残局不败”的神话。

溪谷空中竞技场,完全燃烧起来了。

谭丹他们都已经看到,不少男生举着“飘神我要给你生猴子”的提词牌,疯狂地挥舞着。

他们是谁?管他呢!不知道!方惊堂一个人带起残局,干净利落地结束第一张地图,全场就为他疯狂。

“飘神!飘神!”

所有人现在只知道,方惊堂是谁。

他说,我,即信仰!

他就是惊弓战队的神,他就是他们所有人的信仰!

“啊啊,独裁战队这第二张地图怎么打啊?”谭丹看着这主场气氛,已经连他们解说都感觉到强大的压迫。

方惊堂所做的其实只是一个二号位应该做的。

爆发是爆发了,可如果跟对阵其他主神的状态比起来,其实还远远没到。

但在这样的主场氛围下,他的表现被一遍遍地加成,变成笼罩在独裁战队头顶上的一层火烧云……

陈尧和周于斯都没有说话。

其实,两个人都知道,比赛打成这样,对他们两支战队以后的比赛,都没有好处。

他们不断地在拆招,使出浑身解数去战胜对手,让其他战队有了更多的针对他们的方法,可是,谁都不愿意停下来……

明明两个人都很清楚的事情,却就是要这么去做。

因为,没有人愿意输。

可因为方惊堂的意外爆发,第一张地图直接被带走,周于斯和陈尧之间的这场对决,也不得不停止下来。

两个人在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到了同一句话。

这不是方惊堂的极限所在。

一个根本就不算极限状态的主神,直接取代周于斯的指挥,顺利带走了比赛。

同样,陈尧带队拼成这样,却连他的极限状态都没逼出来。

“这就是主神呢。”张宁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就如谭丹所说的,非战之罪。

无论陈尧还是周于斯,在主神爆发的那一刻,就已经被隔离到了另一个位面。

方惊堂的极限,目前只有一个人,能够逼得出来。

那个人的名字叫,沈溪桥。

……

第二张地图蓝图基地的比赛,几乎是真的变成了练习赛。

独裁战队在明知道已经不可能取胜的情况下,也没有像观众想象的那样直接交枪,他们还在不断地去尝试各种打法。

甚至,百无一用跟飘的单挑,每一次都打得非常的精彩。

独裁战队的节奏慢下来了,让惊弓战队这会儿也慢下来了,方惊堂不断地放掉爆头必杀,跟百无一用打正面、打突然遭遇,打CQB……就跟只是在训练一样。

除了不笑的小乙两次跟死小卒的空战对拼,打出了一点火药味以外,第二张地图实在是没有什么太激烈的镜头。

“嗯,11:16,恭喜惊弓战队再一次取得了比赛的胜利。”谭丹看到最后一局比赛打完,站起来为双方的选手鼓掌。

“惊弓战队目前已经四连胜,已经拿到了十二个积分,高居联赛第一,”乔永铭对着溪谷空中竞技场欢腾的观众们说着,“而和惊弓同样名列第一的,是蜀道战队,我现在已经有点期待,这场比赛快点到来了……”

惊弓和蜀道的比赛,绝对是今年的一场大戏。

如果赢了蜀道,今年的惊弓将一路打出担架效果,无人能挡!

“也感谢今天远道而来的独裁战队,精彩的表现,”谭丹看向了独裁战队,“惊弓战队和蜀道战队的比赛,还没有开始,但下周即将面对蜀道的,可就是独裁战队了……”

谭丹这么一说,现场的粉丝也才反应过来。

然后,居然是一片火红色的“独裁加油”的提词牌……

今天的比赛反正是他们主队赢了,最后欢送独裁一波,也没什么毛病。

只是,张宁他们怎么就觉得,这四个字还有点惊弓专属的幸灾乐祸的成分呢?

“惊弓战队过来握手了。”沈照楼拍了拍陈尧他们。

陈尧他们抬起头,停下手上收拾键盘鼠标的动作,就看到苏绮瑶带着惊弓战队过来了。

作为胜利的一方,惊弓战队的脸上甚至都没有什么兴奋的表情。

周于斯的笑容甚至都还有点僵,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

“呐,在这里输了,是什么感觉?”方惊堂朝着霍小乙就扔了一个嘲讽过去了。

“哦……”霍小乙笑得还挺正常的,至少看上去比周于斯正常多了,“感觉啊?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哈哈哈哈哈……”马萌丝毫不给面子地就指着方惊堂说,“他说你是猴子!”

“没毛病啊,不是那么多人哭着喊着要给飘神生猴子呢……”祁希的手搭在陈尧的肩膀上,“陈队呢?在这了输比赛会不会有一种……嗯,特别有纪念意义的感觉?就好像在星空之上和妹子……”

“你敢偶尔不污吗?”周于斯直接踹了他一脚。

什么感觉?

陈尧其实觉得挺复杂的。

“如果连输比赛,都感觉不到打击……”陈尧静静地抬起头,看的却是黎隐,“是不是很危险?”

惊弓强成什么样了。

陈尧真的一点被打击到了的感觉都没有。

他觉得这太危险了,这不是说明他已经有了“惊弓就是打不过”,或者“输给他们是正常的”这种潜意识?

可是不能这样的!

回答他的却不是黎隐,而是周于斯:“你这个问题,我也想问啊……”



上一篇: 带崩了没?

下一篇: 帮我一个忙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