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015章
游戏下载

几步路的差别

时间:2017-10-19   word格式下载

独裁战队第六局的枪械配置,让解说席上两位都愣了好一会儿。

直到两支战队都已经从远点出发,他们才想过来,哦,独裁战队放了两个二号位在场上,军火点数分配出问题是必然的。

“哎呀呀,”谭丹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就很为这一局可惜了,“独裁战队盯上的是泯灭那把狙吧……”

“如果是近点出生,打一波冲锋还有可能,但现在双方是远点。”

“独裁战队这就很尴尬了。”

一把M4跟一把AK47已经拿出来了,临场再去出变化,变化也很有限。

即使是有变化也只是战术上的变化罢了,整个战略目标已经不可能改变——他们就是要泯灭的那把狙击枪。

但怎么拿到现在是一个大问题。

独裁战队全队五个人,在丛林里分别往两个不同的包点方向走了,百无一用和木秀于林一路,星火他们三个人一路。

“星火没有带狙,但是……他带来一个镜。”谭丹看到星火淡定地掏出他的M1911——这么一把手枪上面居然配备了双导轨瞄具,八倍带红外的狙击镜,看上去极其的不协调。

但是,在这一刻她这个“不协调”三个字却说不出来。

而乔永铭看到星火仿佛手上拿着狙一样,该怎么跳怎么跳,该怎么掩护怎么掩护,一时半会竟也找不出毛病:“独裁战队的打法……真心很拼。”

“是啊,比赛已经到第六局了,星火这手上拿的完全是一把……假枪啊。”谭丹说。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一方面能掩护队友,另一方面近战也不用切枪,多方便快捷又省事儿……”乔永铭开了个玩笑,只不过,有点冷。

而独裁战队打得一点也不玩笑!

陈尧的星火率先发现了惊弓战队的一号位,泯灭的位置。

同时,百无一用和木秀于林,顺利地找到了周于斯的死小卒。

“满队。”

“满队。”

陈尧自己看到的,和谢轻名他们的回报,汇聚成了一个统一的信息。

百无一用和木秀于林不可能直接冲上去了。

惊弓战队这个雷包,必然是能埋下去,因为独裁战队兵分两路去看两个包点了,现在回防来不及,只能看着他们下包,没有任何的办法。

“雷包在谁?”陈尧问。

“纯情少年。”杨林回答他道,“飘神盯着呢……”

惊弓战队一个人都没有分散,全队打了Rush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但是,这种“没想到”也不会持续太久。

因为惊弓这种队,打出什么来都不会让人太意外。

“惊弓战队的雷包能下去吗?早早就已经到达了包点的两个独裁战队的二号位,现在完全是不敢动手,他们……我靠!”乔永铭才刚刚说他们不敢动手,结果,就看到百无一用直接冲出去了。

哒哒哒哒哒……

百无一用扑上去就是一套连射,直接交了周于斯的死小卒。

“呃?”木秀于林短暂地愣了一下,手上的点射马上穿插跟上,他们两个人练习了无数次的配合,打得惊弓一个措手不及。

丛林里的回声很远……

不久,陈尧就已经听到了枪声。

他的一声“漂亮”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战斗就已经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

星火的面前还什么都没有,屏幕上就已经刷了三条消息,分别是死小卒杀死了木秀于林,百无一用杀死了泯灭,以及,该隐未隐杀死了死小卒……

相当混乱的消息。

如果不是双方选手的名字前面,都有队标和战队前缀以及赞助商的名字,看到这个消息都肯定不知道,到底哪个人是哪个队的了。

星火、不笑的小乙和洱海潮声已经赶到了现场。

虽然该隐未隐立刻也杀死了百无一用,如果算上杀死死小卒的话,他算是完成了双杀吧,但不管百无一用死没死,刚才他抓到的都是非常漂亮的机会。

惊弓战队刚才在埋包中。

纯情少年不能动,飘神掩护他,一个战队的二号位和三号位,一个带节奏一个扛压力的点,都不在正面战场。

百无一用现在不上,还等着过年吗?

“太漂亮了,百无一用和木秀于林顶着对方五个人,强行杀死了周于斯的死小卒……嗯,虽然是被黎队开队伍伤害补掉的,但是,这个击杀应该算在木秀于林头上。”

“没错,最后一枪是木秀于林打出的爆头,之后只剩3点血的死小卒,马上被黎队补掉,”乔永铭说着,“黎队的该隐未隐站位很好,他抬枪补掉死小卒之后一个前滚翻就能捡起他的枪。”

“是的,该隐未隐的枪只带了一个弹匣。”

咔擦,咔擦,咔擦……

先是不笑的小乙,然后是洱海潮声,最后是星火,三声换枪的声音。

惊弓战队打得焊,独裁战队也一样动作快。

砰!

狙点下方一枪没开的泯灭,尸体还挂在那里,她的枪就已经被捡起来,扣向了该隐未隐。

哒哒哒……

该隐未隐的目光也在同时越过了更靠近他的不笑的小乙和洱海潮声,准确地穿枪朝着星火打了过去。

陈尧判断得一点都没有错。

整个一局的比赛,他就只有一枪的机会。

但是,他做到了,他一枪爆掉了该隐未隐的头。

该隐未隐瞬间血线变红,身体还在倒飞出去的过程中,不笑的小乙直接刷了一个三发点射,把他给带走了。

当然,星火也是同时阵亡。

“哎呀,太可惜了,独裁战队这一套打得这么漂亮……”乔永铭都忍不住拍了两下桌子,“如果他们控制住了包点的话,哪怕现在洱海潮声都死了,就剩不笑的小乙一个人,都能跟惊弓两个人玩下去的……”

“但是,惊弓战队雷包已下。”谭丹也是非常的惋惜。

独裁战队执行了一套非常完美的操作,但是,他们没有预判到一个惊弓战队Rush包点的前提。

就慢了回防的那么几步路的时间!

否则,这一局惊弓战队就剩下飘跟纯情少年两个人怎么打?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