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014章
游戏下载

让一局,吃信息

时间:2017-10-18   word格式下载

只不过一个手枪局,方惊堂的飘打出了三连杀,马萌的泯灭和黎隐的该隐未隐分掉了剩下的两个人头,而祁希的纯情少年,则优哉游哉地跑去埋包去了……

结果,独裁战队团灭之后,祁希摘下耳机就指着方惊堂说了一通。

“方惊堂杀太快,他埋包的点数没拿到。”谭丹很无解地叹了口气,“大概算是……失误吧。”

“惊弓战队的失误率这么高,和他们大多数时候失误没失误区别不大,有很显著的关系。”乔永铭也不能否认,这当然算配合失误了。

而且是无可辩驳的配合失误。

一个选手的节奏没掌握好,导致其他队友的任务没有完成。

可这种失误……

失误了,那就失误了呗。

又怎么样了呢?

“秒周于斯还可以更快一点,死小卒阵亡之后,百无一用会是第一目标,洱海潮声注意接应木秀于林,不让他们打出双杀。”陈尧进入比赛之后,一切杂念都已经没有了,“小乙,继续拉高该隐未隐的操作频率,必须把他打下去。”

黎隐的操作其实并不差,甚至还属于职业九段中,比较巅峰的状态。

但是,他跟不上他自己的队友了。

实在没办法,谁让他带的是惊弓呢?

第二局和第三局,独裁战队打得都有点没放开,击杀周于斯的死小卒这个目标,完成得或早或晚,虽然能够完成,但杀了他之后就好像不会打了一样,游荡一下之后,在不同的位置被各自杀掉。

希望港的点位难守,而且丢了基本很难拿回来。

第四局,惊弓战队一开始就让死小卒埋包去了,但百无一用和木秀于林居然打出了一个千里追击……

无论如何都要把死小卒杀死!

于是,这一局的比赛一片混乱,两支战队都打得特别的散,每一个阵亡提示都好像是随机弹出的一样,死人跟玩儿似的……

“喂,”虽然开局四个小局,惊弓战队都赢了,但周于斯有点憋不住,“陈尧,不带这样的,给点游戏体验啊!”

陈尧只淡淡回了一句:“我为什么不秒飘神?”

方惊堂那边发出了一声极没有队友爱的笑声。

为什么?

因为秒不掉啊!

“好,好……”周于斯立马就转变了思路。

看到周于斯一脸的愤怒,黎隐索性在第五局笑而不语,直接将全部的指挥都交给了周于斯。

果然,周于斯上来就直接指挥出一个满团团战秒陈尧的星火。

死小卒是倒了,但星火是倒在他前面的。

第五局的团战打得非常的激烈,解说席都抑制不住自己站起来的冲动,但是,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

赢的是独裁战队!

可以说这一局的每一秒钟单独拎出来,都能轻易看到惊弓战队的火力凶猛、战斗精彩,但最后的结果却是独裁战队取胜。

“哈。”这一次其他人都没有笑,只有黎隐一个人笑了。

“黎队!!”周于斯朝着黎隐挥了挥拳头,“您再幸灾乐祸,您在我心里的人设都崩了啊!”

“噢,”黎隐笑着回应道,“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了?”

“当然!”周于斯抹了一下鼻子,“放他们一手而已……真当我不肯为惊弓捐躯啦?”

陈尧要挑事。

多显而易见呀!

黎隐也知道周于斯不可能没看出来。

周于斯在场上就之后一套指令的时间,虽然死亡之后也能挂尸体指挥,但没有那个战斗情绪,效果毕竟大打折扣。

那么,周于斯用这一套指令的时间,来完成首杀陈尧的举动,就没有办法指挥惊弓赢比赛了。

陈尧要的就是这个。

但周于斯顺水推舟就放了一局出去,输掉一局比赛不是什么大事,他真正关心的是,最糟糕的状况会是什么样。

陈尧得到了这一局的胜利,周于斯阅读到了他要的东西。

皆大欢喜。

而黎隐在周于斯要还陈尧一个首杀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他们两个指挥位的交锋,所以,这一局他一句话都没说,将舞台留给了他们。

“好了,这么打有点无聊。”周于斯说道,“下一局开始,不管远点近点,雷包扔给祁希,黎队直接蹲我,我快死了就直接开队伤,补掉,然后……泯灭和飘神两个人,屠城。”

言简意赅。

对惊弓战队来说,也极容易理解。

……

杨林的前额后脑全是汗,他都不知道具体打了些什么,比赛就已经直接拉到了第六局!

天哪。

输是怎么输的?

赢是怎么赢的?

全部都搞不清楚。

本来在训练中已经非常清晰了的战斗思路,一到A级联赛的赛场上,立马就崩溃了。

他就记着,配合百无一用,双二号位杀死小卒。

然后呢?

然后他就基本等于是一条咸鱼了。

“对面让了我们一局,下一局一把M4一把AK47上,你们还是杀死小卒,然后,洱海和小乙配合我干掉泯灭,我只要一枪的机会。”陈尧静静地就说清楚了他第六局的思路。

他让出一把M200的军火点数,让百无一用和木秀于林,能够第一时间杀死死小卒。

两个人杀死死小卒之后大概率能活一个。

然后,他只要拿到泯灭的狙击枪,只要一枪的机会——点死该隐未隐就够了。

“没有指挥位在阵,飘和纯情少年形成不了任何配合,”陈尧说道,“他们两个人,埋不了包。”

也就是说,独裁战队做好了四个人的准备,要点名对面三个选手。

剩下一个人就要开始溜大神了。

“最后活下来的那一个人,要么得是小乙,要么得是轻名。”陈尧已经看到双方刷进了第六局的地图。

很简单,陈尧的星火是不可能不死的。

因为杀死该隐未隐还能全身而退的人,不是没有,但肯定不会是他。

大概率他会像在希望港上和飘神的初识一样,迎面三百米一枪爆头,没有什么悬念,所以,他说了,他就只要一枪的机会。

如果他这一枪失手,这一局的所有构架就不存在了。

而吕洱和杨林都不具备在包点一个人跟两个人打游击的实力,或者经验。

必须得是霍小乙,或者谢轻名中的一个,才能完成这一局最后的包点拖延。

“明白了。”全队纷纷回答。

双方第六局的出生点是,远点。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