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005章
游戏下载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时间:2017-10-16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A级联赛的首胜

下一篇: 冠名M200

最后一个问题问完,赛后记者会就结束了。

他们找了个地方吃了夜宵,从晴川阁号回到战队基地,都已经十二点半了。

但是,一线职业选手群里,仍然在讨论着今天的两场比赛。

嗯……

名义上是讨论。

实际上,就是惊弓战队单方面的炫耀。

第二周的比赛分周六和周日两天,一共四场比赛,八支战队四支打主场四支打客场,惊弓战队今天就是在溪谷空中竞技场,迎战龙吟战队。

陈尧他们还在长江上,航程还没过半的时候,溪谷空中竞技场的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当时,晴川阁号上也播报出了消息,说惊弓两张地图轻取龙吟!

“飘神今天的枪不是一般的飞啊,第二张地图第七局的海陆空三杀,老子都剪辑下来单曲循环十几遍了。”

“我TM当时都看呆了……”Asa刷了一排惊恐脸。

Asa的操作者吴夜泊,就是方惊堂的队友,而且当时是在场并存活的!

他都看呆了,别人不更呆?

“还真轮不到你呆。”Firstdown打了一个无语的表情出来,“我看着飘神跟我们兵哥哥拼到空血的,当时兵哥哥倒了,我以为可以上去顺手把飘神补掉了,结果,谁知道他直接下跳,给我一枪爆头,我去!”

“他刚刚一落地,我都还看都没看到邵队,结果,邵队的阵亡提示就已经弹出来了……”夏虫不言都消息都带着哭脸了。

一共就七秒钟的镜头,被不少人翻来覆去地看疯魔了。

很久,邵东流的ZERO打出了消息:“都没说到点子上。”

黎隐的该隐未隐,跟上了一个笑脸:“是啊,关键是,飘拎一把XM1014就上去了。”

然后,一个抚额无奈的表情。

……

陈尧已经洗了澡,换了睡衣。

A级联赛的首胜带来的兴奋,竟然没有办法平息下去。

于是,他躺在床上翻手机。

一般情况下他翻一会儿手机,就很容易可以睡着的,但是今天光看着他们群里的聊天内容,都已经觉得燃爆了。

继第一周惊弓战队两张地图带走帝国战队之后,第二周又是两张地图干死了龙吟战队。

而且,看群里聊天的内容,精彩镜头似乎很多……

七秒钟的时间,海陆空三杀?

而且,关键是他还真是不挑枪啊!

XM1014是一把霰弹枪。

方惊堂拎这么一把枪,先怼死了海蓝军魂,再空中爆掉了Firstdown,落地2秒钟撂倒ZERO……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嘛!

XM1014能怼死AK47?

XM1014能打出爆头?

XM1014还能抢杀掉离自己十几米高的树上的狙击手?

光是听着就觉得,这绝对不是枪战游戏,而是什么魔幻游戏吧。

群里还在继续聊……

陈尧本来难得的有点失眠,再看他们聊惊弓跟龙吟的比赛,越看越觉得清醒。

不知不觉,都半夜两点了。

如果说拿到了首胜,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估计就是没能实时看到,惊弓对龙吟的这场比赛了!

陈尧想着,索性打了一句出去:“谁录了?能传给我一份吗?谢谢了。”

看着【独裁.Ireader.星火】的名字亮起来,群里短暂地静了一下,然后,马上就是一片恭喜的声音。

今天惊弓战队的光芒是有点刺眼了,但独裁战队也赢了比赛呢。

“我传我传。”群里很快就跳出了周于斯的死小卒的消息,“陈队接私聊哈。”

“……”该隐未隐跟了一串省略号。

很快,陈尧就收到了周于斯传过来的REP。

他们在收发消息的同时,群里一条消息,也同时发给了陈尧:“我有送贺礼祝贺你们首胜啊。”

消息的发送者是纯情少年。

祁希。

“贺礼?”陈尧并没有听说,赛后有什么来自惊弓战队的礼物。

然后,祁希就给他发了一个照片过来了。

汇仁肾宝。

“哦。”陈尧回以一个字。

回来的时候张宁还在奇怪,说因为他最后那个有点莫名的暂停,导致出现了“陈尧身体不好”的传闻。

但这个传闻怎么就会立刻被具体化了呢?

原来,惊弓战队的这位污神,带了他的节奏!

陈尧想了想,又加了两个字:“呵呵。”

……

周于斯发过来的REP居然是第一视角的。

陈尧一下就明白了,黎隐的那一串省略号的含义了。

且不说第一视角肯定是一边比赛一边录,这件事有多瞎来了——如果只是这样,黎隐带了这么久的惊弓,应该早就习惯了。

关键是,第三周独裁战队没有比赛,到第四周就是客场打惊弓战队了!

而周于斯在这种时候,给陈尧发他的第一视角?

如果这不是游戏而是真正的战争,他这跟叛国投敌有毛线区别!

“真是嚣张。”陈尧有点觉得,惊弓战队用尽了全部的绚丽色彩,泼墨一般地描画出了这么一个人。

看着他,就会觉得,嗯,惊弓就是他,他就是惊弓。

既然周于斯传了,他当然也不会客气,而且,还更不客气地直接往独裁战队的群文件里发了一份。

他没有起身去开电脑,转了个格式就这么在手机上默默地看起来了。

“对了,陈队,晴川阁号今天的解说出了问题?”他正看到一半,一条加好友的消息,和一条私聊消息,一起刷了出来。

说话的是群里为数不多的,没有挂战队ID的实名人士,谭丹。

又是解说?

其实,陈尧对这件事不是太清楚。

但在赛后采访的时候,记者说了一次,现在谭丹又来问,大概问题真的比较严重?

“嗯。见习解说是我们一位选手的哥哥。”陈尧一边回答谭丹,一边继续看着周于斯发过来的视频。

“CES联盟明天应该会开始展开调查。”谭丹跟他说道。

“调查?杨林的哥哥吗?”陈尧坐了起来。

谭丹发过来了一个摇头的表情:“不是,调查尹盈。”

陈尧看了一眼,又躺下了。

“你们放心,如果尹盈不只是状态问题,而且,杨境哲也不是特意去帮独裁战队拉偏架的话,”谭丹和陈尧说了两句,大概也看出来了,他当时专心比赛,没有其他的内情,“CES联盟这次得对晴川阁号有一个交代。

赛后,尹盈的问题爆发。

杨境哲又是挂蓝标的见习解说。

一场A级联赛的解说席出了问题,就等于一场婚礼的录像出了问题,不但降低了观赏性,而且都是无法弥补的。

所以,CES联盟必须要彻查这件事,并且给他们一个交代。



上一篇: A级联赛的首胜

下一篇: 冠名M200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