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923章
游戏下载

我不需要真相

时间:2017-09-04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心事

下一篇: 病来如山倒

新秀之夜结束,季晓茹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本来在选手通道安排好的一次见面,因为霍小乙提前退场出现了意外,而刘沁纯和她的助手也已经要离开了,如果错过这一次,下一次就不知道再到什么时候去了。

毕竟三星电子现在又不是CES联盟一个很重要的赞助商,他们名下目前没有任何战队,只有一两个短期赞助合同而已。

如果一次次地把他们请过来参加活动,谁都会觉得很怪异。

季晓茹踩着高跟鞋,在走廊上匆忙地跑过去,她现在得想想办法……

可是,走廊的尽头一盏灯突然打开。

靠在墙上的一道人影,让她心神一乱,差点没站位摔倒在地上。

“季领队很忙啊。”陈尧安静的声音回荡在狭窄而空旷的走廊里,仿佛扬起了清越的回响。

季晓茹心里一个咯噔。

她还穿着舞台上的礼服和鞋子,都没有时间去更换。

是忙,真的忙。

一方面是CES联盟的事情,绝对不能出差错的,King不是一个在别人出错的时候会讲道理的人,那个时候他只会“讲”道理。

而另一方面又是雷道远的事情,那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出差错的。

陈尧会等在这里明显是已经看出了点什么。

她讨厌指挥位!

真的,很讨厌很讨厌!

一点事情都瞒不过这些人的眼睛。

“明天就是最终轮了,忙过这两天也就没事了。”季晓茹挤出一抹笑。

她笑得很好看。

可不论别的什么,就只纯论颜值的话,沈照楼的存在已经可以秒杀整个职业圈了,季晓茹笑得再好看,对陈尧来说也就是一般而已。

“我不关心季领队在忙什么,但是,最好不要忙到独裁身上来。”陈尧平静得仿佛只是在下达一个稀松平常的指令。

季晓茹在暗影做了这么多年的领队,也不是那么容易露怯的。

她沉默了片刻,索性直接说了:“那不行。”

陈尧抬起头,有点意外地看他。

“有些事,不只是独裁战队的事,”季晓茹顶着陈尧的目光,看了回去,“秦一烛跟霍小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必须要搞清楚,因为,这涉及到CES联盟一个非常重要的投资协议。”

陈尧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

怪不得季晓茹要来CES联盟。

因为,如果她只是一个暗影战队的领队,很多事情她都没有权限去查,也没有立场去管。

“什么协议?”陈尧没有听秦一烛说过这件事。

“独裁战队的梯队和联盟其他投资人之间,可能存在私下交易的行为,甚至涉及到B级联赛的假赛操作、赌局排约等等,牵连非常的广,性质恶劣。以前是B级联赛进行中,无法调查,现在,整个B级联赛几乎都在瘫痪状态,也该是查下去的时候了。”季晓茹一开始的慌乱,已经被压了下去,“我已经问过了King的意思,King放手给我了……至于秦队和小乙大神之间,到底和这件事有没有牵连,牵连多深,我现在都不知道,但是,真相一定会有的,我不会像那些记者一样,因为两个人都不开口,就不了了之了。”

陈尧从来没有问过霍小乙,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一烛不愿意说。

霍小乙也对这事只字不提。

陈尧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两个人,绝对都不会干季晓茹说的这种事。

两个人的人品、信念,他都非常确定。

但是,他们两个人出事,也一定是和季晓茹说的这件事有关。

“所以,你请刘沁纯来,和小乙对质?”陈尧冷冷地问道。

“没有。”季晓茹当然不可能承认这件事是她做的。

要是让人知道,她利用CES联盟的背景私自修改邀请嘉宾的名单,那事情就大了。

陈尧也没指望她能承认。

“独裁战队出事前两周,刘沁纯被三星电子炒了鱿鱼,之后就是独裁战队出事,等到整个结算工作全部做完,刘沁纯突然又恢复原职,我觉得,这并不是巧合。”季晓茹说出的,确实是当时去追新闻的记者,都没有注意到的。

“哦。”陈尧兴趣缺缺。

他转身就要走了。

季晓茹紧追两步:“陈队难道就不想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陈尧停了一下,摇头。

“为什么?”季晓茹不相信。

她都已经把她知道的和盘托出了,陈尧依然没有兴趣,难道他就不怕独裁战队的危机再来一次吗?

为什么?

陈尧以前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他对独裁战队以前的事情,对秦一烛和霍小乙的过往,就没想过要追根问底呢?

但现在,他觉得他明白了。

“因为,这和胜利无关。”

……

季晓茹一个人站在空旷的走廊上,面前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陈尧只不过就是来提醒她,不要去找霍小乙的麻烦。

除此以外,什么意思都没有。

“和胜利……无关。”季晓茹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下。

职业圈人人觉得她能力强,长袖善舞。

可是,她没有发现“胜利”这个词,好像已经离她越来越遥远了。

任何一个人进入职业电竞圈的时候,初心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胜利。

即使是现在实力仍然只是一个天梯黄金组的季晓茹……

那段幼稚又美好的时光。

慢慢的,是哪里多出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季晓茹也不知道。

她一直都是不喜欢陈尧的,但她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喜恶影响判断,她不得不承认,比起胜利,那些已经被翻篇了的什么真相,陈尧全都可以不放在心上。

他的一颗心已经全部投入到了比赛中,他要的只是胜利。

“呵,呵呵呵……”季晓茹蹲在墙角,笑出声来了,“真是幼稚。”

真是幼稚……

就和以前的她一样。

和以前的他们,都是一样的。

季晓茹笑得更用力了。

“我就不信,你这份初心能保持多久,”季晓茹抹掉眼角边上,笑出来的不知道是什么湿润润的东西,“咯,我……不信……”



上一篇: 心事

下一篇: 病来如山倒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