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905章
游戏下载

没有做错什么

时间:2017-08-25   word格式下载

谢轻名的房间很干净,张宁跟着钻进来的时候,都觉得这不怎么像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的房间。

不过,现在重点也不在这里了。

他钻进房间还没有等谢轻名开口赶人,就直接坐下,自顾自的说起来了。

“我觉得这样很好,真的,你看,我的心理素质的问题,你自己也早就注意到了,对不对?”张宁说道,“你觉得以后你还能有比一次更悲剧,更丢人的时候吗?”

谢轻名闭口不言。

但他也没有开口赶张宁出去的意思。

只是不理他而已。

张宁也没靠近他,笑着说:“叔给你说个故事吧。”

“嗯。”谢轻名闷闷不乐地回答。

“很久很久以前啊,叔还和你差不多大的时候,有一次,服务器里发生了一件怪事,”张宁压低声音,像是在讲鬼片,“有一个恶人,站在主城里面,没打怪,没交接任务,身上却一道道的冒升级的光芒……”

“呃?”谢轻名果然被他吸引住了。

“叔那会儿第一反应就是,哇,外挂啊!”

“不是吗?”

张宁摇了摇头,说:“有人说他是发现了一种秘籍,世界频道输入Levelup就可以和他一样……”

谢轻名想了半秒钟:“这怎么可能呢?”

“是啊,这怎么可能呢?”张宁苦笑一声,“可当时世界频道上,无数的人在打这个指令,我也在打……而且,别人全都已经反应过来了,这次只是个玩笑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还深信不疑。”

谢轻名看了张宁一眼,目光里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张宁笑着抚额:“不仅如此,我还在世界上非常友好、和善、真诚地询问大家,为什么我没有升……结果,一不小心,把升级的升打成了生……”

谢轻名本来挺不开心的,但总觉得这种教练在面前,有点憋不住想笑啊。

“就因为这件事,我被整个服务器记了好长时间,”张宁叹了口气,“直到一个多月之后,和一个妹子去下副本的时候,她还问,你就是那个想生又生不出来的战无伤?”

“噗……”谢轻名终于还是没有办法跟这种愚蠢的力量对抗,直接笑出声来了。

张宁看到他笑了,心里也松快了一大截:“你看,叔一没有你这样的天赋,二没有你这样的努力,实力和你天差地别,只能靠犯蠢犯到名声传遍整个游戏……不也不少胳膊不少腿的活到了现在吗?”

谢轻名哼了一声,说道:“我又不想像你这样厚颜无耻地活着。”

“哈哈哈……”听到谢轻名已经能拿话怼他了,张宁彻底放心了,“我只是给你说个小故事而已,你这么强,还能被流言蜚语砸死了不成?”

“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会被砸死了。”谢轻名刚才就是一副要去死的样子离开的训练室,现在转头就又不承认了。

不过,张宁当然也不会跟他计较:“好,好。反正,我真觉得这算是一件好事……你想想看,谁都不知道你的身体素质已经强到能面对这样的事情的程度了,他们对你的既定印象,就会害死他们的……我们可以示敌以弱。”

“哦?”谢轻名有种不好的感觉,怎么觉得他就被教练给说服了呢?

好像没问题啊。

以后再大的舞台上,也不可能再发生比被扯掉裤子更丢脸的事情了……

所以,如果他这件事挺过去了,以后心理素质什么的,全都是浮云了。

“谁再利用你的心理素质的问题,什么运输船啊,什么拼刀啊,来攻击你,你正好可以跳起来,一拳打中他的膝盖,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让他目瞪口呆!”张宁右手拳头往左手的手掌心上一拍,越说越觉得像那么回事了。

谢轻名冷着脸,问:“等一下,为什么我跳起来只能打中对方的膝盖?”

张宁眼睛一亮,打了个响指:“你看,我这么细微的一个口误,都能被你找到,说明你真的没事了。好样的,走,出去吧。”

谢轻名被张宁扯出去的时候,仍然没有搞清楚,为什么明明他是全队最高的身高,却在张宁潜意识里,显得那么的弱小?

可他一出门看到的就是吕洱。

这个问题已经是没有办法再问张宁了。

“呃,那个,轻名。”吕洱站在他面前,都需要抬起头去仰视他,“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虽然现在道歉什么的,都没有办法挽回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对不起……也不指望你能原谅我,只要……”

“我原谅你。”谢轻名哼了一声,打断了她。

吕洱“啊?”了一声,站在那里都不会动了。

谢轻名已经跟着张宁沿着走廊往前走了,走了好几步之后,听到后面没有声音跟上来,又回头去看吕洱:“而且,本来你也没有做错什么。”

他看着吕洱呆呆的样子,突然又觉得有点好笑。

被他原谅,原来在队友心里,是一件这么艰难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吕洱很少会为什么事情动容的,看她脸上的笑,总就会觉得她一副要吐坏水的样子,能把她弄呆掉,应该也算是一个成就吧。

“走啦。”谢轻名叫了她一声。

“呃……啊。那什么,”吕洱赶紧几步追了上来,扯住张宁,“教练。你给他灌什么药了?药到病除,见效这么快的?”

“再说,就换我记恨你了!”谢轻名脸又黑了下来。

吕洱立刻闭嘴不敢说话。

三个人从宿舍下来,刚走到楼梯转角,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就从前方传来。

因为楼梯上有地毯,他们的脚步声倒是不明显。

从转角转出来的时候,一道身影几乎是闪出来的,差点撞到他们。

还好,他们的高强度的训练,已经让游戏习惯代入了生活,谢轻名和吕洱两个人一左一右闪开,呈一个交叉火力站位……

于是被撞倒在地上的,就只有倒霉的张宁一个人。

“你……”张宁指着撞他的那个男生,想要说他认识,但又半天想不起他的名字。

“啊啊,教练?我正准备去找您呢!”那个男生赶紧把张宁扶起来,“我是麦子,今年需要随队前往职业定段赛的选手,我们在训练营见过几次。”

“啊啊啊,麦子!”张宁终于想起来了。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