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819章
游戏下载

千钧一发

时间:2017-08-14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变数,坦白

下一篇: 作茧自缚

呵呵不是呵呵哒,通常从李猫嘴里冒出来时,某些被针对的人最好先交代好后事。

至少大眼是这么认为的,彭健也不由为自己和“鹰”打了个突。

说实在的,他有点儿怕这个腹黑少女,小孩子家家长得娇俏可人,却是心狠手辣杀人如草,偏偏也没见她产生什么心理障碍,这就有点吓人了。

陈锋不打算让气氛变得太压抑,问道:“你说的首领‘鹰’,是不是《生死狙击》游戏以前的天榜第一,枪王‘鹰’?”

“应该是的。”彭健不假思索的回答,“他还负责组织军方精英专门去玩《生死狙击》这游戏,开始大家都觉得很荒谬,后来才知道在游戏里特别出众的话,有很大几率会进入里世界或成为冒险者。”

“也就是说,军方其实从很早就开始以这种方式对冒险者、里世界展开渗透,他们真实掌控的信息量和里面可用的人手数量,其实已经很多?”

陈锋开始明白,为什么阿唐那么容易进出里世界,也许从很早之前,他就在执行类似的任务,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被强行退役,回了中祥县当网吧老板。

他那么容易就得到了阿唐的指导,当真只是经常去玩,两人感觉投缘?

现在想来,大错特错,阿唐分明是早就知道玩《生死狙击》的“好处”,从开始默默观察着陈锋的表现,直到以十六岁年纪登上“枪王”第一,表明是一块可造之材,值得培养。

如此就有了以后的一系列自掏腰包悉心教导,而陈锋也不负众望的成了真正的“枪王”。

至于为什么没有把他拉进军方阵营,也许时机不到,也许有着不为人所知的理由。但从阿唐能把唐诗国介绍过来,看得出不是特别在意他成为军方一份子,只可惜到了现在,陈锋得为全体人员负责,身不由己,也受不了那种严格军纪的约束。

原来如此,缘来如此啊。

陈锋说不清道不明五味杂陈,一时感慨良多。

外人自是无法体会,彭健察言观色的本事也一般,没发现他略微的走神,接着说下去:“军方在这上面投入的力量很大,据我所知光是在里世界活动的特战队,起码有十几只之多。有的与本土力量达成合作,有的发生冲突,战斗时有发生,经常有我们的兄弟失踪或阵亡。”

陈锋缓缓点头,里世界有多危险他太清楚了,并且那还是危机没有全面爆发的前期,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多半碰上丧尸群和怪物,少数变异体,而不会有太强大的家伙。

不过一旦碰上两大集团的超级战士,或者那些赛博体,只能算他们倒霉。

相对于正常人的特种战士,那些家伙跟超人没什么差别,电影里用M4A1集火喷死变形金刚的事情,绝不会在那帮家伙身上发生,一个贝拉赤手空拳就能横扫整支特战队无压力。

现在里世界危机大爆发,天烽队出了很大力气,如今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也许已经打成了一锅粥。

军方下属那些能通过漏洞进入里世界的队伍,即便经过初级强化,此时恐怕也不会好过多少,因此天烽队这种强力的冒险者战队,就显得格外有价值。

彭健的袒露身份,未必不是一种拉拢关系的手段呢。

但是段长风又在搞什么,莫非是跟天烽队唱默契双簧上瘾了,到现在已经无法自拔?

“没有那种可能性,他肯定是在谋划着什么,而且必须在我们或其中某个人身上实现,我猜测最大的可能是你。”

李猫直指陈锋,让他菊花一紧,让老段看上绝不是啥好事儿啊!

“我有什么好企图的,段长风有军方和高层支持,想要什么弄不到?”陈锋坚定的摇头,这猜想太吓人。

李猫又是呵呵一声,不再多说。

彭健把能说的都说了,然而对于猜测段长风的用意毫无帮助,陈锋不以为意,握住他手郑重表态:“欢迎加入天烽队。”

这次是正式承认,彭健如释重负。

段飞伸长了脖子过来,咋咋呼呼的道:“还有我呢!”

也伸手来握,被陈锋一巴掌拍开:“一边儿去,别捣乱!”

众人哈哈一笑,气氛顿时舒缓。

王彬翻着白眼道:“转了一圈儿又回来,关键问题是还是没解决,外边的家伙可是越来越近了啊!”

可不么,嗞嗞的烧门声,顶部隆隆的冲击越来越清晰,震动的幅度显示距离打穿掩体钢门没多少时间了,看看距离午夜十二点进入里世界,少说还一个来小时。

外边的家伙只要捅开一个鸡蛋大的窟窿,把灌浆的喷头送进来,不用五分钟就能把里面彻底充满,然后大家都卡在里头,等着被人拿榔头敲出来,或者用设备切割出来……

感觉跟出土文物或者刨土豆一样,忒膈应人。

看他们急的跟什么似的,李猫毫不掩饰智商的优越,嗤笑道:“我有说指望别人来救了吗?办法总是有很多,就看你能不能想得到。”

“嗛!大话谁都会说,有本事你现在就出一个来解决麻烦!”王彬嗤之以鼻,装逼谁不会啊。

李猫不受激,来到顾英男跟前,问:“有结果了吗?”

学霸姐头也不抬,右手在全息屏幕上飞快的弹动,一长串化学公式流水价卷动,众学渣看一眼都觉得头大,李猫也不刻意的往上瞅。

——她左手打个响指,随口道:“再给我十五分钟。”

李猫点点头,转身对众人道:“都听见了,十五分钟,就算用身体去堵,也得挡住他们往里灌东西。”

陈锋隐约猜到点儿什么,断然点头:“绝对不会有问题!”

话不必多说,而敌人也没给他们更多时间,十分钟后,头顶上轰隆破开一个脸盆大的窟窿,伴随着碎石砸落,一大蓬黏糊糊的液体在高压下猛喷进来!

段飞怪叫一声窜起来,手脚指尖伸出钢勾,扣住洞顶横身遮住窟窿并聚集能量向外增生,变成一个类似凯普的胸炮轰出去,瞬间蒸发掉大片液体反冲回去,跟着以胸膛死死顶住不放。

钢门跟着破开,铝热剂烧的钢水滚滚,一长串爆破筒似的玩意塞进来轰然爆发,跟着是一条高压喷枪猛灌粘液。

吴伟斌一声虎吼,左手变异出厚厚鳞甲,一下捅进窟窿里,任凭烧灼的嗞嗞冒烟也绝不松开!

但第二个第三个破洞马上出现,陈锋王彬大眼不得不上前封堵,问题工具不就手,眼瞅着从缝隙里挤进来的粘液迅猛膨胀,把他们活动空间挤压的越来越少!

十五分钟到了,顾英男抬起头,右手一推镜框,傲然道:“成了。”



上一篇: 变数,坦白

下一篇: 作茧自缚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