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880章
游戏下载

记恨二连击……

时间:2017-08-09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队长的……幻影?

下一篇: 微博求助

陈尧也看到了他们在开始观察自己,以及其他队友的操作方式和行为习惯。

但只要不影响到训练,他也没有说什么。

一天天的训练过去。

好不容易快要到第一个休息日了。

他们的这一个阶段的团战训练,算是他们A级联赛之前,最长时间的连续训练了,煤炭都是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二点。

虽然对训练也并不排斥,但是,已经三个星期没有休息的他们,对今天晚上即将获得的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也同样是非常的期待。

“不好意思,听说你们都在进行盯人?晚饭之前,我们总结一下成果如何?”张宁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扔给陈尧厚厚的一大叠东西之后,跟其他人说道。

他们的休息时间是从下午四点开始,张宁这是要占用他们一点休息时间了。

可教练都这样要求了,他们也只能同意。

“嗯,我们也来过一过组织生活,希望大家踊跃地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张宁把椅子围成了一个圈,就地就这么开始了。

独裁战队现在队内气氛很好,也很团结,每个人进步飞速,团战训练也在按照计划进行,按道理说,他这个当教练的,应该是没什么需要操心的了。

唯一的一点就是,他们家的队长太沉默了。

别看他一直都在观察队友,但其实真正构成打扰的情况,非常非常的少。

无论他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他都没有那种要说出来的冲动也意识。

所以,他这个教练就只能帮帮忙了……

“来吧,陈队先说。”张宁率先就指向了陈尧。

全队都还懵着呢。

张宁突然这么闯进来,椅子一摆,就这么开始了。

不止如此……

门又被推开了,他们才发现张宁这是有备而来呢。

因为萧墨妹子已经推着小推车,把零食饮料矿泉水都准备好了。

“嗯。”陈尧找了个椅子坐下了,“我的问题是指挥上过于自我中心,这不是一个一号位应该有的指挥,如果是以前你们秦队,他打二号位,以自己为核心,反推队友,带节奏,这没有问题,但我没有注意到一号位和二号位担任指挥之间的区别,一直以来都有这样一个重大的指挥失误。”

“不……队长指挥得很好啊。”果然陈尧说出来之后,他们才知道这持续团战训练第一阶段的盯人,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了。

张宁鼓鼓掌,说:“继续。”

陈尧接过萧墨妹子递过来的饮料,喝了一口才说:“我之前的指挥,会导致两种结果,一种就是极度的死板,战斗僵化,团队的临场反应跟不上我个人的反应,另一种就是……你们之前看到的,极度混乱。”

“所以,队长盯着我们,了解我们,是为了做出更适合我们的指挥。”吕洱听到陈尧亲口说出这些,很容易就完全明白他的思路了。

“是的。”陈尧往下说着,“至于其他每个人,多多少少也都有一些问题被发现,谢轻名在迪士尼乐园这张地图上的废操作特别高,其次是阿兹台克和消失的运输船,迪士尼乐园是地图声光效果很多,阿兹台克和消失的运输船分别是地图光效和声效很多,只要遇到这样的地图,你的废操作就会迅速拉升,影响到你秀技的成功率。”

“会吗?”谢轻名回忆着,如果陈尧不说他还真没注意到。

“小叶子,你开小差的问题……”

“哎哎哎,那个不用队长说了,我都改了,进训练连手机都不带了……”

“但你今天早上还带了一个口袋精灵。”

“我去!”叶虹影毛都竖起来了,“我就说吧,队长肯定有影分身术,不仅如此,还有透视术!我抓在手心里的小玩意也能被看到!!没天理啦!”

陈尧没有在说他,都已经转向了吕洱。

吕洱和杨林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一些个人的操作习惯,和谢轻名一样,特定地图上会出现,也不是太普遍的现象。

如果不是张宁突然跑进来,要他们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话,他们估计再打几年都不知道。

而听陈尧说完之后,两个人立刻保证马上去改,而且承诺在A级联赛之前,绝对能够搞的定。

陈尧最后说的霍小乙。

其实,张宁很期待的也是他对霍小乙的观察结果。

除了怎么去指挥霍小乙,才能打出真正的霍小乙起到的作用之外……

他能不能对职业九段的选手的不良操作习惯,也像其他人一样看到并且给出纠正的建议?

张宁等着……

但陈尧看着霍小乙,并没有说话。

正在张宁觉得,可能没有了的时候,陈尧突然站起来,走到了霍小乙的电脑旁边。

他迅速地打开电脑,然后调出了一直都在这些电脑里的,基础训练软件。

霍小乙的瞳孔微微一缩。

然后,他就看到陈尧迅速地翻到了“动态视力训练”上。

训练开启。

“陈队……”霍小乙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就这么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一局训练结束。

霍小乙的电脑上,赫然弹出一个提示……

“训练系统提示:飞虫扑火的最高纪录,已被不笑的小乙突破,其他队友继续努力哦……”

霍小乙低声笑了笑:“嗯。”

张宁眨了眨眼睛没看懂。

但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基本都看明白了。

陈尧是观察到了霍小乙在做动态训练的时候,一直在收手,因为,他不想最高纪录上的飞虫扑火几个字,被他取代而消失。

但他这样一直压着自己的实力,压习惯了,到A级联赛上,很有可能就在关键时刻铸成大错。

随着飞虫扑火的名字,消失在“最高纪录”几个字的后面,陈尧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也就结束了。

紧接着就是谢轻名。

“不是吧?轻名哥哥也有参与我们的偷窥……哦不,盯人训练吗?”叶虹影以为他的性格,怎么都不屑于去干这种事的。

谁知,谢轻名不但和他们一起偷窥了,而且还真说出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

等他说到吕洱的时候,大概是实在没词儿,只能说:“我注意到吕洱在训练过程中,经常有撩头发的动作,有时候影响到了配合。我建议,吕洱可以把头发剪了。”

吕洱愣了一下:“啊?”

陈尧看了看吕洱,一头打理得柔软卷曲的精致长发,披在她的肩头,他想了想:“嗯,这个建议不错。”

“不错你妹啊!!”沈照楼都要哭了,“头发长了,系个橡皮筋或者卡一个发卡,不就解决了的事?剪头发!亏你们想得出来。”

“哼哼哼,”吕洱笑得要多良善有多良善,“谢轻名,我又记恨你了哦……”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