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878章
游戏下载

你被我记恨了

时间:2017-08-08   word格式下载

张宁就软软地又坐了回去,看着陈尧不慌不忙地吃饭。

和陈尧在一起,有时候觉得涨脾气,有时候又觉得特别磨性子,反正就是陈尧不管怎么样,别人就是拿他没办法。

好不容易等到陈尧吃饭吃完了,张宁一把就把他扯去了会议室。

“你这个间隙指挥,说的原理我是懂了,”张宁一坐下就找纸笔,写写画画起来,“但是,我想说的是职业圈理论上很牛逼的技法也有很多,具体开发起来是什么样,就不知道了,你确定现在要在这个上面投入时间?”

“确定。”陈尧当然确定了。

独裁战队就算经过了个人训练和短暂十几天的团战训练,但陈尧心里有数,离A级联赛的绝对实力,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

联赛赛制,和一般的短期赏金赛事不一样。

这种比赛只拿出一两个大招没有用,因为它不分组,是双循环赛制,赛程漫长,有什么大招都只能用一次。

他必须要形成自己的技法。

技法和大招不一样,它不是靠抓住某一个特别的点,去打赢一场比赛,而是形成一段时间都无法被克制的技巧。

一般来说,一个独门技法具有最高效力的时间,至少都能有半个赛季。

“好吧。”张宁非常清楚陈尧决定的事情,那就不用再商量了,“你把具体的过程说一遍,我记下来。”

陈尧点了点头,然后把那天在气枪摊上,老爷爷说的话,都复述了一遍。

除此以外,他自己这几天的尝试,也全部告诉了张宁。

张宁全部记录下来:“那你自己现在是怎么觉得的?”

“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陈尧说,“就像教练刚才说的,看上去太理论了,子弹的零点几秒间隙,不但抓不到什么重要信息,反而因为频繁地切换战斗和观察的状态,出现的失误更多。”

“那你为什么还觉得可行?”

“因为现实中都能做到……”

他们打游戏的时候,一般享受的都是现实中根本做不到的那种感觉。

现在有一个技法,现实中都有人能够做到,他们在游戏中凭什么做不到?

“呃……”张宁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是这个道理。”

陈尧目光低垂,静静地看着会议室的一角。

这里非常的安静,很容易让人静下心来想事情。

张宁在纸上写,陈尧在旁边也没有再说话,纸笔摩擦的沙沙声,反而让室内显得更加的安静。

“好啦,就这些东西,”十分钟之后,张宁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战果,“我再去整理一下,收集一些相关的资料,三天之内,我会跟你商量具体的训练方案。”

“教练辛苦了。”陈尧找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合适的词,只好凭着记忆这么说了一句。

“没事,为战队服务……哈哈。”张宁兴奋地抱着自己的初稿就离开了会议室。

陈尧一个人留在空旷的会议室里,看着顶上已经有点陈旧了的灯具。

第一次,秦一烛踏入这个会议室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尽折腾。”陈尧轻轻叹了一声,也关了灯,离开了会议室。

……

叶虹影的悲剧生涯,终于结束了。

结束在陈尧把机位挪到吕洱旁边的时候!

叶虹影整个就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刚刚从大牢里面放出来的犯人!

那种“我的刑期终于满了”的错觉,差点让他泪流满面。

吕洱看到陈尧上上下下的打量自己,也是不自在了一阵。

但她也只是俏皮地一笑,没傻到去问“你干什么”这种问题了。

反正,问了也知道答案。

陈尧会说:“不干什么,看看你。”

“看吧看吧,反正我应该比之前的那两位要养眼一点?”吕洱捂着嘴巴笑道。

“嗯。实话。”陈尧毫不犹豫地点头,叶虹影在一边咬牙切齿。

“怎么了?还希望我继续看看你?”陈尧淡淡地问他。

“别……”叶虹影立刻乖巧。

大概是因为前面已经有了两位队友,被陈尧紧密盯人,吕洱显得要习惯很多。

只是,陈尧中午在她对面吃饭的时候,一抬头大眼瞪小眼,有时候还是会感觉有点不对劲。

当然了,这些也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以吕洱的心性,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可在陈尧盯吕洱的第二天,吕洱拉开椅子准备去卫生间,陈尧直接就站起来了。

“我靠……”全队都惊了,“不是吧?”

陈尧虽然话不多,可他也并不是那种完全什么都不懂的人。

如果吕洱上卫生间,他都要像之前盯谢轻名和叶虹影那么陪……

那可就是耍流氓了!

还好,陈尧在吕洱进卫生间之后,在门口停住了。

“嗨……”小孩儿一脸的失望。

怎么就不进去呢?

那多大的戏啊!

沈照楼本来看着陈尧跟过去,整个人都已经僵了,脑袋里各种各样的词往外蹦,却争先恐后地挤着,一句话阻止的话都没出来,现在看到他只是站在门口,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卫生间里面不断地在响起冲水的声音。

沈照楼叹了口气,她觉得她有责任,要跟自家队长好好的聊聊了——就算不进去,站在门口,里面的妹子也是会尴尬的好不好?

吕洱挺聪明的,用冲水的声音掩盖一下尴尬。

谁知道,她刚刚出来,陈尧就问:“为什么马桶一直都在冲水?”

“……”沈照楼给他跪了。

好吧,陈尧能知道妹子上卫生间的时候,不跟进去就已经不错了。

她不应该指望,自家队长能够猜出来,吕洱一直冲水是在掩盖什么声音……

“马桶坏了吧?”谢轻名对着陈尧冷哼了一声,“你怎么不冲进去?”

“?”陈尧茫然。

“你不冲进去,说不定她就被淹死了。”谢轻名想起陈尧紧密盯着自己的那几天,就还是一肚子气没有消。

“谢轻名……是吧?”吕洱非常难得地脸红到了脖子根,但也就是短暂的那么一下,她眯起眼睛轻笑起来,用手点了点谢轻名的方向,“我记恨你了哦……”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