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874章
游戏下载

熊孩子长大了

时间:2017-08-07   word格式下载

陈尧确实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听,而且也没有费脑子去想。

所以,什么外婆、老太太,少女A少女B的,他脑子里还是混乱的。

但也没有关系。

反正,这都不是他关心的东西。

他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霍小乙有什么必要要瞒着他们,来探访大姨妈一家。

难道就是为了节省一点口水,不跟他们说一个如此纠结的过去?

肯定说不通的。

而且,如果是大姨妈一家,那么,代表战队送一束花过去,有什么毛病吗?

花都不能送的咯?

霍小乙直接说“好”,他们这个话题不就结束了?

但是,他却选择了一次追溯三代的大坦白。

“我刚才说了,我有一对远房表弟对吧?嗯……是真的很远,因为大姨妈跟我妈妈,并没有血缘关系。刚才也说过了,我妈妈是老太太的女儿,我大姨妈是我外婆生下的龙凤胎里的一个,”霍小乙提起那对表弟,脸色又恢复了那种若有若无的笑,“所以,两个表弟和我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这我知道。”陈尧点头,“他们干了什么?”

“……不可描述的事情?”吕洱顺嘴就接了一句。

霍小乙一下就笑了。

双胞胎表弟这个物种,一听就不会让人有什么乖巧可爱讨人喜欢之类的念头闪现。

但不可描述的事情……

也还真不至于。

“他俩想走后门进独裁战队。已经都说了两年了,”霍小乙是真的不想说,但今天已经因为这件事闹得很不愉快了,他心里松了松,觉得也许说出来,陈尧能有办法呢,“可他们的水平,连训练营都考不过。而且,他们是真没这个天赋。”

这种事,他怎么跟陈尧说得出口?

送花是没什么问题……

可陈尧说的是代表独裁战队送去的花。

那就问题大了!

如果让他们误会了什么,那就更不好说了。

“你大姨妈给你施压了?”陈尧问。

“那倒没有,但也表现出了挺失望的,她已经人到中年了,这种年龄的妇女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全世界最棒的,你懂的……”霍小乙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情,但他也就痛苦了一下,又带着点甜地说出来了,“比如,我拿第一个冠军的时候,我妈给我打了六个小时的电话,说实话,我都没她那么兴奋……”

沈照楼像是突然被一道雷电击中了一样,两只眼睛直直的。

霍小乙刚才一直没有跟他们在一起,所以,也不知道沈照楼的父母已经不在世的事情。

沈照楼一瞬间满脑子跑过的都是,他拿到第一个冠军的时候,他妈妈给他打了六个小时的电话……

她也好希望有这样的时刻。

突然,她觉得手背一暖。

陈尧的手已经覆在了她的手上。

她“呃?”了一声,因为她的手垂放在自己身侧,搁在座椅上的,她都无法判断她身边的陈尧,这是无意识地垂下手刚好覆了上来,还是为了安慰她。

“我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给他们做训练……他们不愿意放弃,我也没有办法。”霍小乙先说了更难以启齿的事,突然也就觉得这件事不怎么复杂了,说起来也顺溜了很多,“但我一般不会占用战队的训练时间。”

“但你会占用复健时间。”陈尧一针见血。

“……”

“所以,你一直瞒着我们。”

“……是的。”霍小乙既然都说了,索性也就认错,“对不起。”

“噗……”吕洱指了指霍小乙,“大神你可真是啊……就为这么两个熊孩子,让陈队操碎了心,至于吗?这是多大点儿事啊,一定要你去解决吗?你是遗传了老太太保守秘密的特殊技能呢!”

“主要是,对付熊孩子这种事,根本没必要一个人去弄啊。”叶虹影认同地点头。

沈照楼一叠训练计划就拍过去了:“你自己都还是熊孩子呢!”

独裁战队的大巴车,已经快回到战队基地了。

而车上的气氛又重新恢复了他们习惯的阳光、欢脱。

“我们需要你站起来。”陈尧跟霍小乙说,“我们会换一个队医,专门负责你的复健。至于你表弟进入独裁战队的事情,很简单,让韩笑抽个空,去跟他们聊。”

“嗯……”

“行了,那今晚就没什么事了,回基地,休息。”

他们的车也已经到了战队基地大门口。

全队下车。

无论是什么事情,都已经结束在了战队基地门口。

韩笑怎么去解决熊孩子,那自然有陈尧去交代。

霍小乙的复健计划,也确实也不能再继续耽误下去了。

再像他这样把身边每个人都看的比自己重要,他真有可能一辈子坐在轮椅上。

那不是陈尧想要的。

他也知道,那不是秦一烛想看到的。

独裁战队所有人,堂堂正正地站在舞台上,举起冠军奖杯,身披独裁战队的金色战旗,才是他们期待中的画面……

今天已经结束了。

他们各自回房。

当他们明天再爬起来,钻进训练室的时候,他们会忘记悲伤的过去,也忘记遇到的麻烦,但他们会成为更加紧密相连的伙伴!

“小乙。”陈尧在关门之前,突然叫住霍小乙。

霍小乙沉静地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就好像是在电梯口两个人的对峙一样。

可不同的是,两个人眼睛里的,已经不是抗拒和对峙,而是信任和认同。

“我希望,以后你遇到难题的时候,能够说出来。”陈尧提要求还是提得一点都不拐弯抹角,都是只要霍小乙小学语文能几个就能听懂的话。

“嗯?”但霍小乙的尾音,还是微微上挑,他想听陈尧进一步的解释。

可陈尧没有解释,而是声音如有实质地迎头拍了下来,听上去好像音量不高,可对于霍小乙来说,力度还是那么的足。

他说:“像你这样闷事儿的习惯,又遇上火虫那种傻逼……你们之间出问题是迟早的事。”

霍小乙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