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701章
游戏下载

担当,破军

时间:2017-06-05   word格式下载

陈锋知道他的问题出在哪里了,依赖心。

每个人都有依赖心理,这是在生长过程中,面对各种威胁伤害时,借助他人力量的保护、帮助得以豁免,逐渐形成的一种自我生存需要的基本思维意识。

不能说不好,毕竟大多数普通人无法改变环境,只能顺从、适应环境来生存。

没有足够能力与智慧,还要逆势而为、特立独行的,往往下场比较惨,被人群孤立、抛弃,无比孤独而憋屈的郁愤至死,那是常态。

只有少数人能够看清约定俗成的规律,以智慧发现可以打破常规的机会,脱颖而出成为众人瞩目的天才,这种万中无一。

百分之一的人大概摸到相同的规律,了解其准则,因势利导的利用、借助,让自己出人头地,走向成功之路。这也是绝大多数混得比较好的人,所共有的特质。

利用与借助,都跟依赖不同。

大眼看起来好似挺独立的,但每到关键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想到陈锋,绝少或者没有形成自己去解决问题的既定思维。潜意识里,他似乎认定陈锋能解决一切困难,必然做得比他更好。

这是一种惰性。

除了天生智障,人们的智商平均数差不多少,百分之一的成功者其实没超出的智商,他们只是更善于独立思考,也敢于大胆尝试,并能承受反复的失败挫折。

心理素质够高,有时候单纯且智商低一点的人,未必就不能做出过人的成绩来。

大眼一点都不傻,他敢出头来横行二中当大哥,魄力和闯劲儿都有一些,说明离开陈锋照样能混。

可一到了团队当中,他就下意识的把自己当成挂件儿、附庸,甘心成为陈锋的跟班和影子,把一切的决断权都交到陈锋手中,哪怕让他去死也不会犹豫。

看似忠心耿耿,其实已经没了自我。

邪教头目和某些领导肯定喜欢这种人,牺牲掉时甚至可能挤出点儿鳄鱼泪。

但陈锋不需要,而大眼这么做,等于是放弃了自己成长的可能。

“你的心态必须转变过来,不然再努力也没有可能突破心理障碍。”

陈锋再次拍拍他肩膀,留下他傻呆呆的坐着,起身回到大厅当中。

李猫抱着胳膊在那里,略带调侃的笑着问:“知心姐姐当的有意思吗?”

陈锋脸皮一黑,哼道:“我作为队长关心一下同伴的心理问题,很正常吧?”

“没说你做得不对,就是觉得太迂腐。”李猫一点都不客气。

陈锋瞪眼:“我让他自己想清楚,有问题吗?”

李猫撇撇嘴:“行胜于言,说一万句空话,不如扎扎实实的做一件事,你该放他出去独当一面。”

“那很危险……”陈锋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看看,他的问题里头,你老是想着保护,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陈锋恍然,懊恼的挠挠头,貌似还真是,他下意识的认定大眼实力差了些,单枪匹马出去执行任务的话,危险性太高。

可作为冒险者这一身份,面对调音师等存在,他们每个人面临的危险是一致的,冒险与回报始终是相对公允的,没人更特殊。

看似周全的保护,坏处比益处更大。

“那……你有什么好建议?”虚心求教专业人士,是陈锋一贯的良好思维。

李猫随意的弹弹手指:“简单,外头现在那么多人追着咱们屁股跑,让他随便挑一伙儿收拾了。”

“那很危险!”

陈锋一点也轻松不起来,他与来自金赛防务公司的那些雇佣兵交过手,还有吕零小队和鬼脸刺客这种冒险者高手暗藏,军方与官方的势力虎视眈眈,对天烽队而言,可谓四面皆敌。

“不危险,能锻炼出他的独立思维?”李猫面露讥讽,“要不要做,你自己看着办。”

她溜溜达达扬长而出,陈锋皱着眉头想了片刻,转头去找大眼。

没一会儿,那家伙闷声不吭的整理了装备,独自一人离开地下防空洞,去了地面。

这一次,他只有一个人,连个压阵帮忙的都没派。

“保持信心,他能行的。”王彬和吴伟斌来到身边,信心比陈锋还要充足。

“嗯,我相信。”陈锋握紧拳头,用力一挥。

地面,天都市区,太阳落山,傍晚降临,路灯次第亮起,街道上霓虹开始闪烁。

天都大厦的三十三楼走廊里,彭健稳步走到一个房间门前,停下来深深吸气,徐徐吐出,再次整理下衣装,确定没有任何问题,抬手梆梆敲响。

“进!”

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回应,穿透力十足。

彭健拧开把手进去,悄无声息的关好,步伐坚定的走到里边,立正敬礼,铿锵有力的喝道:“报告,‘破军’特别行动组三号,奉命前来报道!”

“稍息。”坐在办公桌后的青年抬起头,两道犀利如刀的目光凛凛扫过,正是代号为“鹰”的军官。

彭健平视对方,与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一碰,顿时有种被针扎了似的刺痛。

这人好厉害!

他的瞳孔为之一缩,身体并无丝毫的动摇。

鹰的往外透着不加掩饰的强势,似乎一眼将彭健的表里看个通透,幅度极小的点下头:“你能来见我,应该有所收获。”

“是的,我已经成为‘天烽’小队一员,并跟他们一起完成了一系列的训练和初次死亡挑战。”彭健一个字的废话都没多说。

“嗯,比我预料中还要顺利,说说你的看法。”鹰的剑眉一挑,表情却纹丝不动,好似并无惊喜。

彭健貌似也没指望他有多大反应,一板一眼清晰的将种种观察结果详细叙述出来。

自始至终,鹰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外露,只在听到陈锋和王彬突破时的异状,眉头挑动几下。

二十分钟,彭健陈述完毕,他交叉放在桌上的手分开来,轻轻一拍桌面:“很好,你获得的信息,是截至目前为止最全面的一份,我大概了解了。”

没要求提交书面报告,也没追问更多细节,鹰似乎且听且思考分析,结束时已经有了决断,只是没有跟彭健表露的意思。

彭健当然不能问询,闭上嘴巴默默的等着。

沉默了几秒钟,鹰道:“你可以回去了,努力成为他们当中可靠的一员,不要顾及其他。”

“如果碰上别的部门人员,不可避免要发生冲突,怎么办?”

鹰的嘴角往下一拉:“任务至上!”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