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715章
游戏下载

其实,输了挺好……

时间:2017-05-16   word格式下载

“行了。”陈尧下去记者席不到一分钟就直接上来了。

看着从来没有这么规矩过的记者,张宁的脸都苦出了水。

陈尧得罪人的能力真不是盖的。

今天他这么干了,不知道比赛结束以后,独裁战队能被这帮记者黑成什么鬼。

可陈尧一点都没在意这些东西,他上来之后敲了一下谢轻名:“别装死了。今天确实不是你的问题。”

“你就是说以前都是我的问题了?”谢轻名怒。

“当然。”陈尧若无其事地回答。

“……”谢轻名本来听陈尧下去一针见血地把记者怼怂了,还是很感谢的,可没想到一上来又让他气得半死。

谢轻名除了今天觉得是他的问题之外,以前从来没觉得他自己有问题过。

但陈尧偏偏要说,他只有今天的发挥没毛病。

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的思路,就永远不在一个频道呢!

谢轻名正这样想,和他们更不在一个频道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咳,其实……我还生怕这一局赢了。”

全队关爱智障儿童的目光,再一次免费送给了张宁。

张宁被他们看得有点心虚:“真的啊。这个第五局输了挺好的,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认为吗?”

“只有你一个人这样认为。”所有人都用明确的答复告诉了他。

被全队这样反对,张宁也有点为难。

但他这一次是真觉得自己智商爆发了:“以我作为一个教练的判断,第一张地图即使拿下了第五局,我们应该也是赢不了的,那么,赢了第五局对我们而言收益在哪里呢?”

“……”虽然张宁的话有点刺耳,但他说的是事实。

独裁战队拿下第五局,只代表他们缓了一口气。

其实,他们这张地图的赢面真的不是很大了。

张宁看他们没吭声。

反正,在他眼里,不反对就是好态度了,他接着说:“所以说,第五局比赛赢下来,对我们是没有任何收益的,相反,坏处倒是不少!”

沈照楼揉了揉耳朵。

她刚才还觉得张宁是在开玩笑,但这才三两句的工夫,她怎么又有一种要被他说服了的感觉?

“坏处一,这是大型地图,拼完之后输掉,对我们的体力消耗太大了,尤其是陈尧……你们应该没忘记你们的队长手上是有伤的吧,第一张地图这五局下来,战斗强度已经很大了,一局起码顶训练十局!但好在我们第五局输了,下面有充足的时间,在拉扯比赛中试招、观察、复盘,以及恢复战斗损伤……”张宁越说越高兴,这种全场绝望的气氛下,他的声音真心是欢快得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你还有一分钟。”陈尧看了看时间,说道。

“好好。”张宁得到了陈尧这一分钟,像是得到了鼓励一样,“坏处二,拉高对手的状态!你们打得这么好,就是在送对手的状态,一般这种B级联赛战队,状态起飞比你们会慢很多,可如果你们一张地图都这样和他们拼,到第二张地图的时候,他们的状态就已经能追上你们了。”

张宁的意思表达很清楚。

因为第五局比赛输了,基本代表独裁战队这张地图没有希望了,他们会被重型武器压上来,然后在对方经济战经验比他们丰富的情况下,他们就是被压到死的节奏。

在张宁的视角了,这样挺好的,因为独裁战队没有还手之力的情况下,对方拉不起状态来。

“嗯。”陈尧又看了一下时间。

张宁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语速,抓紧时间继续说:“坏处三,输的时间拖的越长,看我们比赛的人就会越难受,有时候,只要不是那种很丑陋的弃图,而是弃图打拉扯,迅速结束赢不了的地图,反而是一件好事。”

说完,张宁也看了一下时间。

两支战队叠加的暂停,还剩下两分钟左右。

陈尧给他的时间,大概还剩十几秒。

于是,他又补了一句:“看问题不能太死板,死板会吃大亏的,叔走过的饭比你们吃过的屎都多,有时候看似很糟糕的局面,换一个角度想,你就会发现其实是好事。”

如果张宁没有补这一句的话,沈照楼都差点要给他鼓掌了。

因为他真的好有道理。

三个点都抓得特别关键,每一个都无法反驳。

无论是陈尧的伤病问题,还是对方的状态问题,或者是观众情绪问题,都是他们需要考虑和照顾的。

而从这三个方面来看,他们第五局没有赢,不把比赛拖下去,真的是很好的局面。

他们的玻璃房里静下来。

陈尧认真地看着时钟,等他给张宁的时间结束。

然后,他才开口:“好了,我来说第六局怎么打才能赢。”

“……”张宁猛地眨了几下眼睛,“啊?等一下,你有没有听我说……”

陈尧很认真地点头:“你不是说完了吗?”

张宁有点想撞墙:“我是说完了,那你呢?”

“我也听完了啊。”陈尧依旧很无辜的认真脸。

“靠……”张宁想跳起来骂他。

“嗯,”陈尧没有再看他,而是转向了其他队友,“第六局我们继续打集合,集合之后不进攻包点,全部在非随机跳跃点之间进行跳跃。先找对方的重型装备,确定他们进图的重型装备类型之后,我再进行了临场调整,但首先是需要做到,在重型装备升空后,保证不在同一个地图跟他们打超过十五秒的团战,并且每一个十五秒内的团战,必须取得战果,否则我们拆包时间不够。”

他说完之后,吕洱他们都陷入了思考。

陈尧这套方案是有变化,也有不变的地方,听上去很笼统,但有几个点执行难度比较高。

张宁一听就知道他这还是准备全力以赴打第六局的节奏:“陈队,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他那个急啊,怎么一到关键时候,陈尧就总是会出现跟秦一烛一样的决定呢?

陈尧以一种“全世界谁都没有我平静”的目光,看向张宁:“教练。你说的很有道理。”

“嗯嗯,那我们……”

“但是,我们不能那样打。”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