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714章
游戏下载

意思就是,滚

时间:2017-05-15   word格式下载

“没错!你们就是碰上了一个脑子有问题的队友!”

“我去精神病院关一年,行不?我明明就知道,比赛到这么关键的一局不能分心,但就是控制不住……”

“一想到后面那帮记者说的话……”

“我就烦躁!我打得很烦躁!我跟训练的时候打的完全不一样,我跟团队脱节了!我全都知道,所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

谢轻名嘴上在低低地吼着,但他心里什么都清楚。

他从第四局开始,完全就飞得找不着北了。

有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打什么。

他的队友们肯定打得更加懵逼。

可是,陈尧等他发泄了很久,才说:“不,你这五局都打得很好。”

谢轻名像是听错了一样抬起头,怀疑地看着陈尧。

三天两头就把他气得胃疼的陈尧竟然会说,他这五局都打得很好?

陈尧很肯定地点了一下头:“我没跟上。”

张宁当即就惊成了一只河马。

看陈尧的目光,也像在看一只十年没洗澡的河马。

从旁观的视角来看,谢轻名的发挥确实是有点不像话了,一个二号位飚成百无一用在场上那种状态,而且,还飚得那么突然,那么毫无征兆,鬼才跟得上呢!

“接着说,你听到什么了。”陈尧问。

“……”谢轻名突然有点说不出口。

“你是说我们后面的记者席,我离他们更近,我什么都没听到啊。”张宁有点奇怪,这都玻璃房隔着音呢,比赛激烈起来,他也就能听到记者席一阵嗡嗡嗡,知道有人在说话,但内容肯定是听不清楚的。

而谢轻名坐在电脑前面,属于玻璃房里更靠近舞台中央的位置,更应该听不见才对。

张宁心里有点慌。

该不会是他紧张到幻听的程度了吧?

那就真的需要干预治疗了。

但陈尧没动一下,继续点头:“他的听力比我好。听他说。”

张宁诧异地转向谢轻名。

在张宁眼里陈尧的眼睛和耳朵的观察力都已经算职业圈里非常有天赋的了,但陈尧竟然说谢轻名在其中一方面比他还要更强?

谢轻名又埋了头。

陈尧看了看时间。

罪战他们叫的暂停,还有一分半钟。

他举起手,让他们这边的裁判,也帮他们要了一个暂停。

“这场比赛真是奇了,我解说这么多年的职业比赛,还从来没见过,两个暂停叠加的事情?”杨御晨看到独裁这边也跟了个暂停,真有种活久见的感觉。

“他们的选手似乎出了点问题。”谭丹一双紧紧蹙眉,不太确定地说。

杨御晨都没有话可以接。

他能怎么说呢?这种时候出问题才是正常的,不出问题反而是有毛病好不好?

……

独裁战队的玻璃房,一下子又静下来了。

谢轻名的呼吸声就显得特别粗重而清晰,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气,脑袋依旧埋在双臂之间,含糊不清地说:“他们可能以为,第三局我偷看了你的电脑,才卡在风吹埋雷的时候,跳进去找他麻烦。”

沈照楼惊讶地往回看了一下。

他们背后的记者席,有人说过这话?

“妈的,谁啊?”沈照楼抡起袖子都要干架了。

而听到谢轻名终于出声,陈尧握着的手反而舒展开了。

他知道谢轻名能在枪战最激烈最杂乱的情况下,分辨出一颗狙击子弹的声音。

也知道谢轻名在枪一响的时候,就能知道这是什么枪在哪张地图什么位置打出的声音。

所以,大概率谢轻名确实是听到这种刺耳的话。

陈尧直接就起身了。

“呃,队长干什么?”叶虹影被吓到了。

“讲道理。”陈尧已经出去并且关上了玻璃门。

不但独裁战队玻璃房里的队员脑子有点晕,就连解说席上的解说也都愣住了。

谭丹看到了陈尧离开了玻璃房,很想看看他下去干什么,可解说席刚好被独裁战队机位上的一台电脑挡住了视角。

她只能看到陈尧下了舞台,却看不到他去哪里。

但很快,她就不用琢磨了。

整个舞台上都能听清楚,陈尧清晰而穿透力极强的声音:“请各位全部后退二十米。你们已经越线了!”

记者席的座位离舞台边缘是有大概三十米的距离,但比赛一开始,记者基本都是扒在舞台旁边。

只要他们不爬上舞台去搞事情,保安对于他们扒边的行为一般也是默许的。

“为什么啊?”很多记者都不满了。

一旦破坏规则已经形成了习惯,就会认为破坏规则属于他们的权利了,所以,陈尧让他们后退二十米,引起的是一片愤怒。

陈尧是独裁战队的队长没错,但他们记者也不是好惹的,得罪他们有什么好处?

“第三局连解说都是在百无一用跳进去之后才知道,风吹不过在埋包中。百无一用偷看的是导播间的镜头,对吧?”陈尧的声音很淡,但清晰度极高,“现在是在比赛中,现场只需要解说席上专业的声音。我不希望你们不专业的评论,继续影响到我的队员的状态。”

刚才那几个说谢轻名偷看的记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稿子,脸都是一黑。

陈尧说的没错……

第三局的时候导播是一直在放百无一用的视角。

所以,在百无一用跳进去之后,所有的观众视角才能看到风吹不过正在埋包!

陈尧简简单单一句话,就从逻辑上聊爆他们了……

“独裁战队赢不了比赛,就甩锅给我们是吧?”那几个记者恼羞成怒,“你什么意思啊陈队?”

“我的意思就是,滚。”陈尧的声音不带一点火气,说完之后朝保安打了个手势,转头就回去玻璃房了。

那几个记者想再争辩几句都没有机会。

一些没有参与到刚才关于“偷看”的愚蠢讨论的记者,都默默地看了那几个记者几眼,回到座位上去了。

他们还是有点心惊,因为陈尧在阵亡之后,竟然连导播间每一个时间切的是什么视角都记得?

那他再往前一步,一个指挥位高难度的纸面复盘之类的事,他是不是都能做到了?

再说谢轻名,他隔着比赛专用的玻璃房,都能在他们这么多记者的讨论声中,分出那么一两句诋毁,他这耳力的清晰程度打什么电子竞技,直接去靠音乐学院不好?

“独裁战队,前途无量。”一个记者打破了记者席的尴尬,“即是他们今天的比赛被零封,这也是一支前途无量的战队!”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