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713章
游戏下载

这口锅我来背

时间:2017-05-15   word格式下载

要说独裁战队打得好,确实是真打得不错,但如果要问,还能不能打得更好,答案当然是能。

就拿第五局来说。

如果百无一用不那么早阵亡的话……

如果洱海潮生不被偷袭成功的话……

如果小叶子扛着M4打出了更多有效伤害的话……

如果最后离埋包点更近的是笑帮主而不是星火的话……

也许,结果都不一样。

可已经过去的时间无法倒转,说什么如果都没用了,因为哪怕是一线的指挥,全职业九段的阵容,也不可能做到理论上的完美。

理论毕竟只是理论,而比赛过程中每时每刻都有那么多不理论的事情发生。

事实就是这样——独裁战队全队五个人外加一个幸运女神,六个人战斗都没打赢这最关键的第五局,已经确定,没得改变。

雨时下时停的。

但是,一直也都没有下得很大。

只不过因为星光广场上太安静,这么小的雨声,竟也能听得清楚。

不少观众身上的衣服已经有点潮湿了。

大屏幕上,第五局的精彩回放时间有点长。

这一局独裁的以逸待劳,罪战的偷袭反击,笑帮主的三个雷,星火和了Holmes的拿命顶枪……精彩镜头太多了,值得多放几遍的镜头也很多,导致回放都持续了一分钟的时间。

一分钟的回放很快就结束了。

可就在第六局的比赛开始之前,罪战战队那边的裁判举旗了。

“呃,罪战战队要了一个暂停?怎么会是他们要了暂停?”谭丹已经关了麦,她看着去罪战的玻璃房确认暂停的主裁判,问道。

罪战战队要了一个暂停。

他们这个暂停,要得有点突然。

“因为他们也感觉到了绝望啊。”杨御晨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林低弦。

全场唯一没有被影响到的人,大概就是林低弦了。

杨御晨瞟了一眼他的手机,他刚跟妹子打了个晚安,还跟了热烈的大红唇的动态表情。

“唉。”杨御晨又更重地叹了一声。

林低弦也许是整个电子竞技圈有史以来,唯一的一个仅仅把电竞当做一份工作的神级选手。

他在暗影战队,算得上是安分守己,不闹跳槽不闹涨薪更不闹什么负面新闻,打比赛也是很物美价廉地完成着本职工作,从道义上来说,还真没什么好指摘的。

只是在这种时候,杨御晨身为一个电竞人,却总会觉得林低弦有种和他们不是同类的疏离感……

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林低弦真正地踏进他们的世界。

“其实,我现在担心的已经不只是比赛输赢的问题了。”谭丹看到罪战那边叫的暂停之后,身上的压力都感觉小了一些,但她知道这个暂停对独裁战队的减压效果应该很有限。

“嗯。”杨御晨担心的是同一个问题。

谭丹抿了一下唇:“像这样的比赛,很可能毁了一支战队。”

独裁战队的这种比赛,都绝望到了连对手都被他们影响的程度。

一群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有过了这样黑暗的经历,他们的职业生涯还怎么继续?

杨御晨和谭丹在他们的解说生涯中,见过了无数前途无量的职业选手,毁在了一场比赛中,但从来没有哪一次,黑暗成独裁战队今天这样的。

那种拿命去换一局胜利,都求而不得,是什么样的感觉?

作为解说,他们不怕独裁战队这一场比赛被打崩了。

他们怕的是整个战队就从此崩溃下去。

……

独裁战队的玻璃房里,一直这么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

谢轻名的脑袋像鸵鸟一样埋在了桌子上,看不到他的脸色。

而除了陈尧之外,其他人的脸色都明显很难看了。

无论是挂着笑容的腹黑萝莉吕洱,还是能从早上七点闹腾到晚上十点的那个精力旺盛的小孩儿叶虹影,都像是没什么力气了。

韩笑更是糟糕,本来他赛前一个多月的时间,睡眠就不是很好,今天登台之前状况还行,但五局比赛打下来,他的脸比这一个多月最白的时候都还要更白,一点血色都看不到。

打破沉默的是杨林。

“要不,先换我上去吧。”杨林看着谢轻名的样子,也是无奈地提出了一个建议,“这场比赛就算输,也总得有人背锅的。前面五局你们打得已经很好了,之后再怎么打的不好,也肯定是换上去的人的问题……”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陈尧猫一样的眼睛,像是从黑夜中射出来的两道光,静静地落在了他身上。

杨林喉咙一梗。

他觉得他刚才肯定看到了陈尧的瞳仁是竖的。

“你是独裁人,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陈尧淡淡地告诉他。

杨林一下子觉得脊椎都被拉直了。

独裁人!

“对不起……对不起……”他抓着脑袋赶紧道歉。

“没事。下面我们怎么打?”吕洱咬了一下嘴唇,在陈尧的“独裁人”三个字下,整理了一下状态,“按我们之前常规训练的那些打法,肯定是不行了。罪战的空中支援,下一局就会出来。”

叶虹影用牛眼看吕洱。

他的小姐姐有没有搞清楚状况?他们第五局也输了!

前面五局全输,就等同于这张地图已经拿不下来了,还有什么大招可放?

“嗯。”陈尧先把吕洱的问题放到一边,问,“在那之前,我想先知道谢轻名怎么回事。”

谢轻名一听,身体一僵,然后,把脑袋埋得更深了。

他这恨不得要把桌子上挖个洞,把他的脑袋埋进去最好……

可队友们的目光如有实质。

他脑袋再怎么埋,也能感觉到背后像针扎一样。

“哦,我的意思不是要让你背锅。”陈尧平静地说。

谢轻名身子一下弹起来:“背锅又怎么样?就是我的问题,怎么了!怎么了你说啊!!”

张宁他们都被吓一跳。

陈尧也愣了一下,他预计到谢轻名这肯定会有反应,但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大。

“不至于吧?”他皱眉,更加确定了肯定有什么因素,被他漏掉过去了……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