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649章
游戏下载

装,接着装!

时间:2017-05-04   word格式下载

山坡上,陈锋竖起大拇指赞道:“这逼装得很到位,老子佩服。”

“不许说脏话!”

李猫跟个蛮横的管家婆一样瞪他一眼,陈锋赶紧举手答应,然后继续看热闹。

下方,敦实头目缓缓的摊开双手,将军刺亮在明处,紧盯阴鸷青年沉声道:“我承认你很强,不过我得先说清楚,我们不是冲着你们来的,设这个套的另有其人。”

敌人强大的超乎预料,应对策略必须调整,没必要做无谓的死拼。

阴鸷青年啪啪鼓掌,脸上没有丝毫诚意:“好,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不过,老子不在乎!”

他的声音陡然转为凶戾阴森,似乎是从牙缝子里挤出来的字眼儿,还没说完,人已经向前扑出,五米距离一晃就到了近前,劈头一爪子拍击向对方面门!

敦实头目瞳孔骤缩,闷声不吭撤身往后闪躲,但低伏到半截时,却又陡然前窜,右臂曲肘如枪冲撞青年的胸膛,半截军刺在前端露出森然尖锋!

其反应速度,居然比之前表现出的还要快了一倍!

“也是个阴货。”陈锋看的分明,随口点评,并不感到意外。

他见过太多刁钻鬼祟的花招了,并且从那头目的身上也能感知到强烈的力量波动,分明有所保留。

阴鸷青年也全无震惊之色,嘴角浮现的讥讽更加浓烈,抓出去的手臂陡的绵软如皮筋儿,在方寸之间触电似的一抽,弯曲爪子狠狠拍在对方的肘关节上。

喀嚓!如枪般强劲的关节应声错位,暴击力道中段溃散。

敦实头目痛的腮帮子一抽,顺势矮身就地伏窜,妄图从对方的侧面闪躲开去。

阴鸷青年的另一手毒蛇般从腋下穿出,诡异的拉长足足一尺,正拍在头目的肩膀上,钢勾般的指头抓入肩井,顺势往回一带,连皮带肉的嘶啦扯下大片!

顿时头目浑身剧颤,强忍疼痛几步窜到瘦子跟前儿,一把将他捞起来,跟着冲到大个子的近前。

阴鸷青年并不阻拦,任凭他们三人重新聚齐了,再甩掉手上血肉,转身冲着管理处小楼招招手:“你们还打算藏到什么时候,再不出手,这仨家伙可要死掉了。”

疤脸两个不为所动,踏踏实实的窝在原地。

被拍趴下的大个子却又爬起来,整张脸基本搓平了,鼻子位置只剩下两个窟窿,露出闪烁着淡淡金属光泽的骨骼。

他似乎没觉得疼,双臂活动两下,浑身关节骨头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冲着阴鸷青年一声狂吼,四肢肌肉碰撞如水桶,轰隆一脚蹬开个一尺深的窟窿,贴地平推,合身硬撞!

“哼,不知死活!”

青年不屑一顾,淡定等其掀起的狂风吹动自己短发,就在大个子迫近一米距离时从容出手,再次抓住他一条胳膊,又要故技重施抡圆了拍地上。

大个子迈出的左脚陡然全力踹在地上,轰隆挤碎了混凝土,剧震足以让附近的人站立不稳。

他怒冲的身躯一个急刹停顿,脚下立地生根,两臂顺势往中间合拢。

“嗯?有点意思。”

阴鸷青年身子轻飘飘弹起,借着地动山摇的爆震一窜两米高,搭住对方胳膊的手臂再次软化,借来一股支撑力道催动身形要整个儿飞起。

大个子越粗壮越笨拙,眼看两臂包夹不及,居然脑袋一歪吭哧一口啃住青年的小腿。

那钢牙爆发的力量堪比抓斗,钢筋铁骨都能捏扁,腿骨什么的再结实,完全咬合了也是个粉碎性骨折的下场,甚至可能撕成两半!

“找死!”阴鸷青年一声怒喝,分明有点气急败坏!

他那条腿也陡然绵软坚韧,好似一根橡胶辊抖弹震颤,表面变得滑不留手,居然从钢牙铁嘴里挣脱了出来,脚尖一踢对方的面门,嗖的蹿高一米,又飞踹其后脑勺。

空中陡然一串尖啸,却是那头目抖手两把尖锥射向他的胸腹。

而那瘦子也不知何时又冒出来,闷声不吭的从底下一爪子掏裆,抓他的跨下!

身体凌空,三面皆敌,看似无法摆脱。

阴鸷青年却蓦地一笑,只看着猫腰冲来的敦实头目,两手连弹,将尖锥全部隔开,并不管下方的袭击。

“不对劲!”

头目再次撤身躲开,眼角余光看到有黑影从旁一闪,已经将手摸到了对方裤裆的瘦子才露出喜色,突然感觉胸口一凉,半截刀尖贯穿他心脏从前胸顶出!

一名原先站在旁边看热闹的高瘦男子,不知何时猝然动身,一出手就正中目标!

阴鸷青年两脚连续踹中大个子的后脑,连番爆震冲击差点将其颈骨踹错位,喝醉了酒似的趔趄向前。

青年轻飘飘落地,一把捏住翻了白眼的瘦子咽喉,歪头端详着他不甘的面容,狠戾的道:“我给过你们机会了!”

手腕一转,喀嚓扭断瘦子的脖子。

后边的同伙哧啦撤刀,表情淡然的侧身站立,形成协防。

敦实头目没跟一般人似的呼天抢地,脸上也看不出丝毫的悲痛哀伤,只将军刺交到左手,双臂虚掩错开在前,目光闪动的看着对方。

的确看走了眼,但后悔没什么卵用。

山坡上,陈锋小声赞叹:“都不简单啊!要是之前碰上他们,说不定要吃大亏。”

实话实说,无论哪一方表现出的近身格斗水平,都超过本次任务之前的他和多数同伴,也只有吴伟斌有把握胜过一筹。

不过么,现在哥几个水平暴涨,另外都是玩枪为主,却不必纠结于贴身肉搏的高下,能弄死对方才最重要。

李猫没搭碴儿,又摸出三根箭矢来准备上手,陈锋赶紧阻拦:“别啊,好歹给学霸姐留点儿原生样本,要都感染了,咱们上哪儿找新的去?”

李猫想了想,暂时作罢。

下边战场中,阴鸷青年随手丢开瘦子尸体,貌似无趣的摆摆手:“不玩了。”

另外几人应声而动。

其中一人微微下蹲,双腿跟轮胎充气似的鼓胀,跟着腾腾腾几大步冲上来,与摇头晃脑的大个子撞个结实。

嘭的一下爆响,大个子居然被整个儿撞飞!

那家伙得势不饶人,跟上去一圈将其凌空砸落,大脚连踹不停,大有将其碾成肉渣的架势。

另有两人窜身到了管理处小楼下,抓着外墙窗户三蹦两跳的到了顶层,穿窗而入,里面立即响起一片砰啪暴击的声响,转眼间几条人影相继跃出,疤脸和眼镜男落地一个踉跄,显然已经受伤。

两人仓皇闪到场中,与敦实青年会和,相互依靠向外警戒。

“我早说让你们出手,偏偏要冒充高手在后边死撑,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阴鸷青年貌似话痨,居然又停下来嘚啵嘚没完。

陈锋不由吐槽:“这哥们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的真理吗?”

李猫轻哼:“他那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指望咱们或者暗处的其他人露头呢。”

“我就说么,身为冒险者怎么能犯那种低级错误。”

两人都看出来,那阴鸷青年和其同伙,铁定是冒险者无疑了,现实中绝对没可能强化出那种诡异的身体,而其战斗风格也太眼熟。

这就不奇怪他们为何能沉得住气,自始至终都不在乎这帮嚣张的拦截者,而之所以作出仓皇逃窜的姿态,估计也是为了引出暗中的敌人吧。

嗯,随便他们表演吧,哥们是肯定不出去的。

陈锋两个淡定看戏。

下方敌我态势逆转,敌强我弱分明,疤脸面色格外难看,狠狠瞪着对方咬牙切齿的道:“我们之间没仇,你非得下死手吗?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就不怕……”

阴鸷青年抬手打断他:“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们是什么来历出身,就别在这儿显摆了。”

几个人顿时一愣:“知道了你还敢下手?”

阴鸷青年仰天打个哈哈,干巴巴的全无一点喜悦,再看向他们时,满眼都是凶戾,厉声喝道:“老子特么等这天很久了你知道吗?”

几人完全懵逼,这特么让人如何接茬?

好在对方也不等他们接话,自顾自的说下去:“从一开始,你们背后的龟孙子就故意设套儿,把哥们坑进去给丫的卖命,累死累活整到最后颗粒无收,还特么得罪上一帮要命的狠角色!”

……仍是不明白啊。

“要是一般情况也就算了,特么这回居然把战场都摆在现实国内,你们特么的不知道政府管制有多凶残?!老子那么好的装备一点都不敢拿出来用,光靠两只手过来跟人家对拼,这跟送死没两样啊!”

阴鸷青年抓狂的舞动双臂,尽情发泄内心堆积的郁闷,根本不管对方能否听出根由。

那么大动静,隔着老远陈锋两个都听到了,同时也明白其话里的意思。

这家伙还有其队友,估计一开始就被人收买,最可能是吕零那一伙儿。

背靠着强大的跨国集团力量,吕零很早就能拿出相当多的资源,尤其是涉及到人体强化和有关里世界的一切资料,想要活命的新手冒险者根本无法拒绝诱惑,答应其要求几乎成为必然。

无论是帮吕零探听消息搜集情报,还是里外两重世界中协助其对付敌人,比如联合起来围攻陈锋小队之类的,这些被收买的人很难拒绝和背叛。

吕零的好处又岂是那么容易拿的?那些活儿绝对不好干,看看上次那些队伍的下场吧,前后加起来起码有两三百人,最后能活下来的屈指可数。虽说大部分死于环境威胁,可谁又敢说这不是因为他们要对付陈锋小队,被迫陷入那种危险境地当中?

吃了亏,活着回来的当然要找人算账。

实力骤减的幸存小队不敢再招惹陈锋,掉过头来反噬吕零却有很大可能。

或者,他们未必敢直接对付吕零,但收拾属于其势力的人马,发泄发泄,没问题吧?

不管阴鸷青年这帮人此番到底为什么来,他逮着机会泻火,那是万万不能错过的。

所以说,只能怪这六个家伙倒霉。

敦实头目和疤脸眼镜三个听不出真相,但知道对方是来真的,只能彻底放下侥幸,死死盯着阴鸷青年喝道:“你就是杀了我们,也跑不掉公司的制裁!”

“呵呵,只要把这里的人都杀光,谁能知道真相?”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