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677章
游戏下载

唯一的牧师

时间:2017-04-24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无光街

下一篇: 尸体是最干净的

一开始画面的视角很高,那些叫声、骂声、推攘声都好像离玩家的耳机好远。

陈尧他们就好像是在看电视里,一群无关紧要的“别人”,在迎着码头上一船船的垃圾扑过去。

但镜头拉近了无光街三个字之后,画面一下就跟着近了,声音也近了,从石碑旁边跑过去的人,挂在腰间的各种网兜,和因为很久没有清洗而黏成了一团的头发,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任何游戏里毛发效果都是最让美工头疼的东西,甚至有些游戏里,连玩家骑的马都是光溜溜没有毛的……

可陈尧他们看到的头发花样繁多,而且,还会随风吹动,效果十分逼真。

“等等我!等等我!”克里特也终于有声音了。

他的位置其实不错,如果要翻捡垃圾的话,他脚下就有不错的收获了——几件款式不怎么好看,但还挂着吊牌,穿都没有穿过就被主人扔掉了的衣服,以及竟然都还没有开封的过期食品。

可克里特的眼睛都没有在这些东西上停留,他拼命地朝着扔完了垃圾,正准备返航的大船冲过去……

“我不应该呆在这里!请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他的声音听在陈尧他们的耳机里,显得那么刺耳,但其实在嘈杂的港口,谁都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每个人都只顾着拼命地翻找,被克里特抛在身后的几罐未开封的过期的罐头,已经成为了重点争抢的对象,已经有人为它们打了起来。

克里特的身后就是斗殴的血迹,可他的前面被他大声挽留的船只,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鸣响汽笛离开了……

看到大船就要离港,克里特急了,他的奔跑的速度不但没有降低,反而还冲刺了。

船已经离港……

他毫不犹豫地噗通一跳,跳进了水里,声音嘶哑地叫:“等等我!为什么不……等等我……”

砰!

船上的水手当然注意到了克里特,但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回应他的,只有一颗枪子!

因为这一声枪响,港口的人群叫着往后退去……

没有听到第二声,他们才继续低头,进行翻捡垃圾的大业,当然有人看到了克里特中枪,就算没看到他中枪的,也至少能能看到乌黑的水面上,泛起的一抹鲜艳的红。

可是,没有人多看他一眼,更没有什么“不要命吧?”、“这里可是无光街!”之类的闲话出来。

没有闲话,因为根本就没有人会多看一眼别人。

之前克里特脚下的那几罐过期食品,最后被一个年轻的女人收入了怀中,虽然不少人围着她拳打脚踢想要抢夺,她却身体弓在地上,死死地护住这几罐食物,试图抢夺的人很快就放弃了,因为每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一秒钟的时间,就多一份物资被别人拿走了。

克里特在水面上痛苦地挣扎了两下,连呼救都没有呼救。

呼救完全是浪费所剩无几的精力的行为,因为,不可能有人来救他。

可他中了一枪,几乎致命,不可能再有力气游回去了……

他的身体已经在下沉,飘满了各种垃圾的黑色海水已经涌入了他的口鼻,他闭上了眼睛,直到一浪一浪的海水没过了他的头顶。

而就在这个时候,水面上一声叹息,一个之前就已经被挤落水中的中年男人,朝着克里特那边游了过去。

画面黑了一阵。

等画面再亮起来的时候,克里特已经睡在了一顶帐篷里,因为严重的感染,他一直都在昏迷中,这个地方没有药品,他又受了这么重的致命伤,死亡似乎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但上帝似乎对他还不错。

清晨的阳光洒进帐篷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

半瓶清水递到了他的嘴边,他错愕地抬起头,张张嘴,嗓子里却说不出简单的为什么三个字。

“我知道,你不是罪犯。即是在这里长大,你的眼睛仍然是干净的。”那个中年男人笑道,“当然。我也不是。”

呜呜……

克里特的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抖声。

“自从地表资源紧缺,再没有地方修建监狱,各国纳税人也不愿意再为囚犯提供生存必需品之后,所有的罪犯都只有这一个去处了,这就是我们无光街,”中年男人说道,“这是国际公用的垃圾场,他们把罪犯往这里一扔,就不占任何社会资源了。”

克里特的眼睛里有无力,还有一丝震惊。

因为,这个地方当然不会有人告诉他,无光街是什么,他可能也会有种感觉这里的罪犯挺多的,可这大概还是第一次知道,无光街真正的用途。

“我们这条街,这个海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都是阴雨天气,呵,你运气很好,今天天气不错……”中年男人说着。

“……”克里特喉咙动着,环顾四周。

“其实,曾经,我也是支持把罪犯当垃圾一样扔掉的人,”中年男人说道,“直到有一天,我的女儿因为上大学的第一天在阳台上晾了一件内衣,而和杀人犯一样被扔来了这里的时候,我觉得,他们一定是疯了……”

克里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不是中年男人觉得他们疯了,他也一样觉得这帮人疯了吧!

虽然,克里特似乎不太理解什么是大学,因为他不识字。

中年男人声音平静:“她根本不知道,法律规定大学女生宿舍的阳台上不能晾晒内衣。她是个好女孩,心地善良……”

“然后……呢?”男孩子沙哑而颤抖的声音里,其实已经带了一丝悲伤。

“你应该是在这个地方出生长大的吧?那么,你应该知道,没有然后了……”中年男人垂下头,声音也低了下来,“我的女儿很漂亮。”

克里特也沉默了。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那个漂亮的女孩子被扔到无光街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这个话题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

“我来这里,不奢求能把她活着带回去,”中年男人好久之后,才重新开口,“我是一个牧师,我只想,为自己的女儿,完成一次像样的葬礼……”

克里特鼓起勇气,终于问出口了:“那……那您为什么要救我?”

中年男人又是好一阵的沉默,之后,他也没有回答克里特的问题,而是问他:“你愿意成为无光街上,唯一的牧师吗?”

“唯一?”克里特不理解了,“不是还有你吗?”



上一篇: 无光街

下一篇: 尸体是最干净的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